第六百六十五章 谁派你来的-我的老婆是总裁-赛车比赛游戏网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六百六十五章 谁派你来的

    听到石爷的话,萧阳笑了笑。

    “石爷,你也别安慰我了,老四他们看我不顺眼,也是正常的,谁让我抢了二当家这个位置呢。”

    “萧老弟,其实,我也看的出来,咱们帮内二当家这个位置,对于你来说,已经算是屈才了。我孙国海,已经有些跟不上地下形势的变化了,燕京这地下世界,终究会是你这样的年轻人的。”石爷拍了拍萧阳的肩膀,脸色认真道。

    萧阳勾了勾嘴角,没说什么。

    “萧老弟,我们研究一下进攻策略吧,咱们该如何和天下盟一争高下。”石爷对萧阳道。

    萧阳想了想,道:“石爷,你对天下盟的内部人员情况,了解吗?”

    石爷点点头,“天下盟,现在的地盘,比我们要大的多。加上他们之前吞并我们的地盘,现在一共有二十一个堂口,这些堂口之中,有四个堂口的堂主……”

    石爷把天下盟总体情况,和萧阳详细的说了一遍。尤其是他们那四大堂主,还有樊天的情况,石爷向萧阳交代的很仔细。

    在叙述的时候,石爷把四大堂主和樊天恐怖的战斗力,也都向萧阳说明了。

    萧阳听完,沉默了一会儿,淡淡道:“石爷,我想,你应该也知道,要想摧毁天下盟,必然要先除掉那四大堂主,然后,再除掉樊天。”

    石爷的脸色变了变,“萧老弟,我当然知道这一点。但是,除掉他们,谈何容易,对于我们石邦来说,简直难于登天!”

    他顿了顿,继续道:“那四大堂主的战斗力,很是强悍,尤其是他们之中的鲨鱼和黑鹰,战斗力相当的恐怖。他们的老大樊天,实力就更加骇人了……据说,他是燕京地下世界战斗力最强的人,和他交过手的人,没有人活着……”

    萧阳的眉头皱了皱,樊天的恐怖,他早就听人说过了。但是,他对这个樊天的了解,大部分都来源于别人的传言。

    不过,那次在燕京大学,墨阳公司新片首映礼那次意外事件中,萧阳在被那两个外籍劫匪绑架的时候,得知樊天这个家伙,好像是国外那个什么王者佣兵团的冥王。

    萧阳虽然不了解那个什么王者佣兵团,到底战斗力如何,但是从那两个外籍劫匪的实力判断,想必肯定十分的强悍。

    而樊天在这支队伍中,被称为冥王,那他的战斗力,肯定是惊人的恐怖。

    萧阳想了想,脸色变幻了一阵子。

    沉默了半分钟,他对石爷笑了笑,“石爷,再难啃的骨头,咱们也要去啃,天下盟的这几个家伙,总会解决的。我想好了对策,再告诉你。”

    “好。”石爷点了点头,心里却并不踏实。因为,在他看来,天下盟的四大堂主,再加上樊天,相当的难对付。萧阳凭借一人之力,不可能把他们全部除掉。

    这时,萧阳又皱眉问道:对了,石爷,咱们从老三那里收回来的场子,这一两天,有没有遭到天下盟的反击?”

    石爷摇摇头,“没有。”

    “不应该啊……”萧阳有些纳闷,“按理说,我把老三杀了,夺了他的地盘,抢了他的场子,还弄死了不少天下盟的人,他们应该组织反扑才对啊,要不然,这气岂不是受的太窝囊了?”

    石爷也是点点头,“没错,我也很奇怪,他们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天下盟是有仇必报的主啊……”

    萧阳眼皮挑了挑,皱了皱眉头,忽然对石爷道:“石爷,赶紧把咱们的人,现在就从那十几个场子里撤出来!”

    “嗯?为什么?”石爷有些不解。

    萧阳道:“你刚才也说了,他们是有仇必报的主,而到现在,他们却并没有动手,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在憋大招。所以,尽快让兄弟们从那抢回来的十几个场子里,撤回来。”

    “那……这些场子都不要了吗?”石爷更疑惑了,这可是好不容易抢回来的呀。

    萧阳笑笑,“当然不是,咱们只是暂时退出来,目的,是为了瓮中捉鳖。”

    “瓮中捉鳖?”

    “对,瓮中捉鳖。”萧阳很肯定的回复道。

    石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思索了下,随后笑了。“好,我明白了,现在就去安排。”

    两人又商量了一会儿,基本确定了帮内最近要做的事情。

    萧阳对石爷淡淡道:“石爷,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有事再通知我。”

    石爷点点头,眼神闪烁了几下,“好,我去安排下兄弟,另外,萧老弟,有机会的话,你和老四他们的关系,可以缓和一下,毕竟是一个帮内的兄弟,你说对吧?”

    萧阳笑了笑,眼神闪烁了下,“知道了,石爷。我先走了。”

    于是,萧阳转过身,离开了石爷的办公室。

    走到自己车子旁边,萧阳骂了声草,因为,他的车玻璃在之前被老四的马仔给砸碎了,现在还没来得及修呢。

    以萧阳现在的身份,让老四负责给自己修车,当然可以,但是,他懒得再去找老四,索性自己上了车,往修理厂的方向开去。

    这辆suv,其实并不是萧阳的,而是萧阳从罗家开出来的,所以,现在车子被砸成了这样,他肯定要找个好点的修理厂把车子修好。

    于是,萧阳给林墨晗打个电话,向她询问了一下哪个修理厂好点,然后便开启导航,向着那个修理厂的方向开去。

    在萧阳的车子开走后,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偷偷的跟在了他车子后面。

    从石邦总部,到修理厂,中间要经过一片人烟稀少的道路,这条路,刚刚修好,启用也不过才有半个月的时间,路上几乎很少有车经过。

    萧阳沿着导航,开上了这条路,然后不快不慢的开着。

    他心里想着樊天的武道修为到底达到了哪个层次,注意力有点分散,而这时,前方路上,忽然钻出了一只野猫,吓得萧阳赶紧把脚踩在了刹车上。

    滋啦!

    车子瞬间停了下来,萧阳惊出了一声冷汗。

    而这时,他的目光,被后视镜内,出现的一辆黑色轿车给吸引住了。

    他貌似有点印象,这辆车,似乎一路都在追随自己。

    而当他急刹车之后,这辆车,在他后面很远的距离就开始刹车了,似乎要保持着尾随他的最佳距离。

    萧阳忽然明白了。

    这辆车,是盯着他的。

    尼玛,竟然有人在盯着自己?

    萧阳突然做了个决定,他猛地打了一把方向盘,车子一个180度的急转弯,迅速调转了车头,朝着那黑色轿车,快速的奔了过去。

    那车子的里的人,似乎很是吃惊,露出一丝惊愕的表情。

    而这时,萧阳忽然发现,那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忽然对着他的方向,举起了一个类似遥控器的东西。

    当萧阳看到这一幕时,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几乎是完全出于本能,猛的推开车门,从高速行驶的车子跳了下去!

    轰!

    一声震天的巨响,萧阳刚才乘坐的汽车,瞬间被炸的四分五裂,变成了一堆废墟!

    萧阳从车子上跳下来之后,在地上连续翻了几个跟头,才停下来。

    那辆黑色轿车内的人,发现竟然没有炸死萧阳,不禁皱了皱眉头,露出一丝愤懑的表情。

    不过,他只是微微犹豫了一下,而后快速的发动车子,准备调转车头,逃离现场。

    然而,他的车子还没来得掉头,一块硕大无比的石头,砰的一声,砸在了他的前挡风玻璃上,吓得他大叫了一声,忘了逃离。

    而萧阳,则是及时的抓住了这个机会,像箭一般的冲了过来。

    虽然轿车的车门被从里面反锁里,可是萧阳这家伙,拉着那门把手,微微一用力,只见那车门,哐当一声,瞬间被这小子给拆了下来。

    萧阳把那带着鸭舌帽的男子,从车内扯了出来,对着他的脸就是一通噼里啪啦的狂扇。

    “说吧,谁派你来的”萧阳望这鼻青脸肿的家伙,冷声道。

    “有种……你打死我,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这男子,嘴角流着血,脸肿的像个猪头,颇为硬气的道。

    萧阳冷笑了两声,“好,有骨气。不过,我倒想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说着,他从衣服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了那盒许久未曾使用过的银针,而后,从那银针盒内,拿出了一根最长的银针。

    “你那么有骨气,是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