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要脱衣服也不说一声-我的老婆是总裁-赛车比赛游戏网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六百九十九章 要脱衣服也不说一声

    冷笑之后,青玄朝那人看了一眼,冷声道:“记住,这件事,任何人都不能说,就算是堂主,你也不能说,知道了吗?”

    男子点点头,“知道了,师父你放心,我一定保密。”

    “好,等过段时间,我会把教你几种唐门下毒手法,你好好练习。”青玄沉声道。

    那男子,眼中顿时冒出一阵喜悦之色,“谢谢师父!”

    “好,你去吧。”青玄淡淡的挥了挥手,然后转身走进了房间。

    坐在房间内,她不禁郁闷的摇了摇头。

    自己为青栀费尽心机,做了这么多,也不知道这个傻女人能不能把握住机会。

    这次,梅娘中了劫魂散,神仙难救,姐姐要是还抓不住机会,她也不知道再为她做些什么了。

    姐姐那个傻女人,总是把握不住机会。

    上次她费尽心机,在她和肖军的酒里下了药,只要肖军和青栀发生了关系,她就有把握,让肖军把青栀娶了。

    可是后来,萧阳那家伙,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生生破坏了这好事。

    想到萧阳,青玄心里就是一阵气结。

    有机会,一定要弄死这小子,不能再让这小子坏了姐姐的好事。

    青玄和青栀,是燕京青家的两个女儿。青家,在燕京,不算顶级豪门,但也是三流家族。

    这两个女儿,生的都是花容月貌,但是性格,却相差太多了。

    青栀温婉如玉,性格温和,而青玄,性格狠辣,做事不计后果,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当初,青玄一时兴起,不顾家人反对,跑到蜀中唐门,拜师学艺去了,一去就是几年时间,在这期间,从未回过家。

    而青栀,则是继承了家族事业,并且通过自己的努力,做出了成绩。如今青栀的公司,专攻女性化妆品,在华夏也是相当的有名气。

    青玄坐在房间里,想了很久,拨通了青栀的号码。

    “姐姐,这两天你忙吗?没事的话,咱们把姐夫再约出来玩吧……”

    话说刚才那人,离开了七星堂后,准备找个地方喝点酒。

    今天精神高度紧张了一天,好不容易成功在梅娘喝的茶水中下了毒,他觉得自己现在需要放松一下。

    这人出了七星堂之后,往前走了一段路,准备打车去喝酒。

    然而,他还没走到路口,就被一个黑影给拖进了旁边昏暗的小胡同里。

    “你……你是谁?”那人立刻紧张了起来,战战兢兢的问道。

    “我是谁,不需要告诉你,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萧阳朝他淡淡的笑了笑。

    “你是七星堂的人,青玄的手下。我说的,没错吧?”

    “你……你想干嘛?”男子紧张兮兮的问道。

    “告诉我,你们给梅娘下的是什么毒?”萧阳的目光,阴冷了起来。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人自然不肯这么快就承认。

    萧阳挑了挑眉毛,“不说是吧,好,那你最好今晚上不要开口。”

    说完,萧阳笑嘻嘻的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匕首,然后转过身,往前走了几步。

    而这时,忽然,他手臂一扬,就这样背着身,扔出了手中的匕首!

    那匕首,像长了眼睛一般,嗖的一声,扎在了男子肩膀上的衣服上,而后,那匕首带着一股巨力,竟然把这家伙,生生的扎在了墙上。

    这男子,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刚才萧阳这匕首,要是稍微出点差错,他这小命就玩完了。

    萧阳淡淡的笑了笑,然后转过身,走向他,“不好意思,我刚才扔的准头有点差啊,本来想扎你的小丁丁的,怎么扎到肩膀了……哎,好久没练了,技术退步了。算了,再来一次,相信我,这次一定会准确无误的扎到你的小丁丁。”

    那家伙一听,顿时脸都绿了。

    “大哥,大哥,我错了,我告诉你……我全都告诉你。”

    萧阳勾了勾嘴角,笑嘻嘻问道:“那你说吧,你们到底给梅娘,下了什么药?”

    那人眼神闪烁了一下,低声道:“这药叫劫魂散,是蜀中唐门奇毒……”

    接着,他把给梅娘下药的过程,还有这所谓的劫魂散,都和萧阳说了一遍。

    “劫魂散?”萧阳嘀咕了两句,“这玩意很厉害吗?”

    那人讪讪的看了萧阳一眼,“我听师父说,这劫魂散,乃是唐门所有毒药之中,毒性最强的一种,想要解毒,难于登天。而且,最可怕的是,这药,没有解药。”

    没有解药?

    我靠!

    萧阳不禁皱紧了眉头,没有解药,这事该咋整?实在不行,他只能尝试用银针给梅娘解毒了。

    不过,他心里却没有把握,毕竟,刚才这家伙也说了,这劫魂散,是唐门最毒的毒药。

    “青玄现在还在七星堂吗?”萧阳看着这人,问道。

    “她……应该还在。”他讪讪的点了点头。

    “好,那就麻烦你,在这里躺一会儿了。”萧阳对他笑了笑,然后突然在他的脖子上,来了一记手刀。

    那人顿时晕了过去。

    萧阳顿了顿,然后往七星堂的方向走了过去。他要找青玄那个死女人去,三番两次对梅娘下手,这女人心还真是够狠辣。

    七星堂,院落内,有四五个帮众在巡逻。

    一个灵动的黑影,从他们头上飘了过去,静无声息。

    萧阳飞身来到了这栋小楼二楼,顺利的躲开了那帮巡逻的家伙,来到二楼最东边的那个房间。

    这是青玄的房间。萧阳刚才躲在七星堂外,发现了青玄就躲在这个房间内,然后和那人神神秘秘的交代了事情。

    所以,在那人离开了之后,他才一路跟着。

    萧阳躲在门外,偷偷从门缝中,观察着里面的青玄。

    他现在藏身的这栋小楼,是七星堂成员平时居住的场所。不过,青玄的这个房间,既是她的卧室,也是她的工作室。

    在这房间内,青玄可以尽情的研制自己喜欢的毒药。反正有《毒经》在手,这里面的毒药,可是足够让人眼花缭乱的了。

    不过现在,她偷走的毒经的事情,已经被师门给发现了。

    所以,青玄打算把其中主要的一些奇毒制作方法,誊抄下来,留作以后使用。

    誊抄了到现在,青玄有些累了,她扔下笔,甩了甩手,然后站了起来。

    而后,她做出的举动,差点没让萧阳当场喷出鼻血。

    只见,这个身材窈窕的女人站起来之后,那纤细白皙的手指,忽然轻轻的挑开了外套,露出了里面的紧身衣,而后,那紧身衣也被脱了下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青玄就**裸的站在了房间里,那饱满、凹凸有致的身材,那白皙如玉的肌肤,刺激的萧阳不敢再偷看了。

    他那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心道,这死女人,要脱衣服也不说一声,搞的自己这么狼狈。

    深吸了几口气,萧阳不禁有些后悔,刚才要是把手机拿出来,打开摄像头录下一段,该多好。

    乱七八糟的想了一会儿,再透过门缝看去的时候,青玄已经走进了里面的浴室,紧接着,里面飘来了一阵婉转的歌声。

    这小妮子的嗓音倒是不错,像百灵鸟似的,唱什么歌都好听。

    萧阳不禁有些叹息,好好的一个小女人,干什么不好,非要下毒害人。

    站在门口愣了一会,接下来该怎么办?

    萧阳脑子转了转,打定了主意,他握着那反锁的门把手,微微一用力,门内响起一声清脆的金属断裂声。那门锁,早已应声而断。

    萧阳悄悄的打开门,走了进去。

    浴室内,青玄一边唱着歌,一边洗着澡,珑玲曼妙的**上,满是沐浴露的泡泡。

    清洗了大约半个小时,她才结束沐浴,然后包裹着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然而,当她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有一个男人,正坐在沙发上,脸上挂着不羁的笑容,目光灼灼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