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一场“发案”-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一场“发案”

    这一日,县试案。

    福伯来到县衙门前,却见几百名考生将县衙围了个水泄不通,静侯县衙案。

    吱呀一声,县衙大门开启。

    顿时,众考生一阵骚动,纷纷前拥。

    却见一队炮手出来,随之,鼓乐手也出来了,这是要放炮案了。

    衙门里的衙役,手上拿着案纸,静候鸣炮。

    咚咚,噼里啪啦,一阵鞭炮过后,鼓乐齐鸣。

    衙役上前将案纸贴于墙壁之上。

    众人一拥而上。

    县试案,为圈案,分内外两圈,内圈录取二十名,是第一场考试通过的考生,不需再参加二三场考试。外圈录取三十名,需参加第二场初覆。

    第二张为副榜,可参加二场的初覆。

    未上榜人员即未取中,称为出圈。

    福伯随众位读书人上前,心中忐忑不已,找寻少爷的座号,查看少爷的名次。

    “千万要中,千万要中,千万要中啊!”福伯心中祈祷着,默念着少爷的座号,从副榜一一看起。

    一个个座号过去,没有少爷,还是没有,福伯心中越来越焦急。

    “苍天啊,你怎么如此不长眼!”一个读书人哭天抢地,跪倒在地。

    显然,这人未中。

    “中了,中了,我中了!”另一个考生大喜过望,高声呼喝,挤出人群,狂奔而去。

    一时间,现场乱了,悲喜之声不绝于耳。

    福伯的心也乱了,心情复杂地望望这些考生!

    不管别人如何,我家少爷一定会中的!

    他摇摇头,定定神,继续看榜。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福伯的心越来越沉。

    难道这次少爷依旧没有考中?然而,他并不死心,继续找,继续找。

    副榜查完了,没有!

    外圈查完了,没有!

    难道在内圈?福伯摇摇头,揉揉眼睛,继续吧!

    一个个看去,核对,呀!

    内圈案纸正中,一个号码映入福伯眼帘。

    丙字3号。

    福伯揉揉眼睛,仔细确认,不错,正是丙字3号。

    少爷中了,少爷中了,还是内圈前二十名。福伯激动万分,心中大喊,但却无法叫出声,皆因少爷已经吩咐,即使通过,也不能高调,应低调处置。

    回去禀报后,由少爷决定。

    福伯抱着激动的心情,转身挤出人群,先是疾步前行,最后干脆快步跑了起来。

    待来到明府门前,福伯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心情。

    疾声大叫,“少爷中了,少爷中了!”

    一时间,府内一片杂乱。

    “少爷中了!”之声不绝于耳。

    “什么?”老夫人一脸地难以置信,询问小兰道。

    “少爷中了!恭喜老夫人!贺喜老夫人!”小兰也是一脸激动地跪倒在地,恭贺道。

    “真的吗?”老夫人不能相信地问小兰道。

    “这!”此时,小兰却无法回答,她也是听外面喊的啊!

    “恭喜老夫人!”福伯此时进来屋内,上前躬身贺喜道,“少爷中了!”。

    “好!好!”老夫人连忙擦拭眼泪,“阿福,辛苦了!你说说少爷中了第几?”

    老夫人急切地望着福伯。

    “少爷在内圈,应该是前二十!”福伯也是一阵激动。

    “看对了吗?”

    “对了,对了!老奴看了五遍,确认了五遍!一点没错,少爷中了,真的中了!”福伯肯定道。

    “好!好!统统有赏,统统有赏!”老夫人激动得全身颤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老爷,你看到了吗?咱们信儿中了,中了!

    一时间,老夫人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信儿呢?信儿呢?”老夫人左顾右盼道。

    “老夫人,少爷还在学堂那边!”小兰回道。

    “快去叫信儿!”老夫人催促道,“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信儿。”

    “是!”福伯应是出门。

    此时的明中信正在武堂授课。

    而边上明有仁、明中远一脸焦急,在门外踱来踱去,一脸地焦躁不安。

    “族弟还真是心大,今日有如此大事,居然还有心思授课!”明中远埋怨道。

    “少爷中了!少爷中了!”一阵声响传来。

    “那是什么声音?”明有仁一脸懵样。

    明中远也好不到哪去。

    “少爷中了,少爷中了!”这次听清了。

    “中了!”二人对视一眼,眼中喜色清析可见。

    “真的中了!”二人异口同声道。

    二人撒开脚丫子就往外跑。

    迎面,福伯也快步疾行,三人瞬间撞在了一起。

    哎哟,哎哟!三人皆摔了个四仰八叉。

    “快说,中信考得究竟如何?”明有仁爬到福伯面前,一把抓住他问道。

    “少爷中了!中了!”福伯顾不得疼痛,一脸高兴地回话道。

    “中了几名?”明中远好奇地问道。

    “中了前二十,不出所料的话,县试没问题了!”

    “哦!”明有仁、明中远长出一口气,心终于掉在肚子里了。

    原来不是幻觉,明中信真的中了!

    中信只要第四场不作死,本次县试十拿九稳了!

    “快,快去告诉中信!”明有仁清醒过来,催促明中远道。

    “对啊!中信还不知道!”明中远反应过来,爬起来就跑。

    “中信,中信,中了,中了!”明中远一脚将武堂的门踹开,喊道。

    唰一声,众学员齐刷刷扭过头望向明中远。

    “什么中了?”明中信一脸淡定地道。

    “你中了,县试一场中了,还是前二十!”明中远激动地叫道。

    明中信微微点头,心道,果然,与自己想的一样,就是不知这前二十中到底排第几?

    看着明中信淡定的样子,明中远一阵气愤,这可是县试中了,难道他不应该欣喜若狂吗?这表情是什么鬼?

    “教习,您中了,您中了!”一时间,武堂内学员们疯狂了,上前簇拥着明中信,又蹦又跳,还大声叫着。

    哗啦啦,一阵声响,外面瞬间围满了学员们。

    “恭喜少东家,贺喜少东家!”外面在师逸房的带领下,教习学员们躬身祝贺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不是还有三场考试吗?到时再恭喜吧!”明中信平淡的声音响起。

    对啊,明教习可是还要参加三场考试的!顿时,现场为之一静。

    “现在确实不是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众学员以愤怒的眼神望向声音来处,何人在此喜庆关头如此胡言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