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生意整合-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一十九章 生意整合

    众人待要上前问询,老夫人话了。

    “好了,好了!信儿考试累了,还是让他回房歇息去吧!”

    老夫人话,谁敢不听。

    明中信向大家使个眼色,向老夫人告辞而去。

    “小兰,给少爷炖个汤送过去,这些天少爷都累瘦了!”老夫人消声吩咐小兰道。

    正在往后宅走的众人差点跌倒,就少爷那还瘦!真是没天理了!

    少东家少爷那是胖了,好吗?众人心中一阵腹诽。

    明家学堂。

    武堂。

    武堂都快成为明家骨干开会的固定场所了,害得武堂学员每次都得在外警戒,明中信美其名日锻炼他们的警惕性。

    不过武堂学员们皆令行禁止,忠实执行明中信的命令。

    谁让人家是学员们的偶像呢!

    明家骨干们却是一阵羡慕嫉妒,虽然他们都是明家学堂的教习或助理,然而,这些学员都只对明中信言听计从,对他们可是横挑鼻子竖挑眼,一百个不服,一百二十个不愤。

    有时甚至在一些领域还向他们挑战,令人诡异的是,他们居然还时不时的会输,这就让人忍无可忍了,这分明就是明中信在给学员们开小灶嘛!

    于是带来了与别的社学不同的气氛就是,有时,居然还有教习向学员请教的诡异之事生。

    但这些在明家学堂中却是随时可见!

    这也是明中信一直在培养的学术之风,平等之风!在这里,没有地位的差别,只有师长学生之别,师长与学生可以探讨,可以争论,但一定得是在学术方面!

    他时不时教导学员们一些领先时代的知识,而后让学员们去打击教习们,引领教习们去打破自身存在的局限性,改变他们僵化的思维,培养他们的开放性思维,进而引导他们去学习这些领先于时代的知识。

    在明家学堂,明中信希望真正做到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强于弟子,师生可以互相探讨争论成长,争取做到教学相长,进而令明家学堂在这个时代焕出与众不同的光彩。

    闲话少叙,且说众人在武堂坐定。

    “中信,此次连覆到底如何了?”明中远急切地问道。

    “怎么?不相信我和大母说的?”明中信调笑道。

    “怎么会呢!”

    “那你还问?!”明中信一板脸。

    明中远一个冷颤,不敢再说话。

    旁观的众人皆是一惊,明中信虽才十四岁,但他的威严在不经意间显露出来。

    令众人一阵敬畏。

    “好了,县试的事不再讨论了,反正长案一,你们也就清楚了!”明中信一锤定音道。

    得,一下把话堵死了,不过明中信说得对,现在说什么都是白瞎的,只有长案上的名次才是真的,反正依他们了解,本次县试明中信应该是十拿九稳有一个名额。

    大家也就不再纠缠于县试这个话题。

    “师先生,你将过去两个月的财务情况说明一下!”明中信道。

    “是!”师逸房拿起面前的帐本道。

    “书坊净收益共计八百两白银,名轩阁净收益共计三千两白银,工坊净收益二十两白银,粮铺净收益一百两白银,租田收租一千石,折合白银六十两。近两月共计净收益三千九百八十两白银。”

    “不会吧,这么多?”众人喜上眉梢,议论纷纷。

    明中信依旧那副表情,看看众人,众人见此,不再说话。

    “好了,师先生请坐。”明中信举手示意师逸房道。

    “吴阁主,最近生意如何?”

    “少东家,本月营业额已经达到了两千两白银!我估计下个月会有一个提升!”吴阁主挺胸抬头道。

    “是吗?”明中信盯着吴阁主的眼睛道。

    “是吧?”吴阁主被明中信盯得直冒冷汗,不确定道。

    “我记得,上月好像刚刚过年了吧!”明中信不轻不重地说道。

    霎时间,吴阁主的冷汗就冒了出来,对啊,自己怎么把这个环节给忘记了。

    要知道,过年对生意可是有加成的,过年各种宴请会多些,其他月份肯定要比这个月下降一些。

    想到此,吴阁主更是满面通红,这样简单的问题,居然要少东家来提醒,自己真该死!

    噗通一声,吴阁主跪在了地上。

    “对不起,少东家,小人错了!”

    “记住了,今后你要将影响生意的一切因素都考虑进去!”明中信也不为已甚,敲打一下即可。

    最近随着名轩阁生意的火爆,吴阁主有些飘飘然了,这是很危险的,适当时间是该给他泼一盆冷水的。

    “起来吧!”说完,明中信也不再理会吴阁主。

    “明管事,过完年了,最近也该出去再操持进些货去了!”

    “是!”明管事起身应是。

    “缺银钱就向师先生去支,不用告诉我!”

    “是!”这次,师先生与明管事一同应是。

    “下面,剩下的时间我们就来整合一下明家的各项生意!”明中信道。

    “先,我就要去参加府试、院试了,家里不能没人做主,所以我现在重新任命一下具体各项生意的管事人。”明中信环顾看看。

    “明中远,任总理事,负责外部各项生意的统筹调配,兼理书坊。大家今后有任何事都要向他请示,就算我以后回来,也是如此!”

    明中远一阵愕然,明中信提前并未和他商议过,但在这场合,他也不会拆明中信的台,看了明中信一眼,也就不说话了。

    “是!”大家纷纷应是,毕竟,明中远乃明家族人,任总理事合情合理。

    “明管事,任总买办,负责对外采购事宜,依旧兼理粮铺。今后各生意场所的原料采买皆为他所负责。”

    明管事一阵激动,这可是大大的肥差啊!注意,是明家的各项生意,这权利可大了去了。

    “师逸房,任总财务,负责明家各项生意的财务核算、统管、银钱的放、支出等。随时可以到各店检查财务。”

    “吴阁主,任名轩阁阁主,负责名轩阁的日常管理事宜。”

    “李管事,任工坊坊主,负责工坊的各项事宜。”

    “至于王森?”明中信一阵沉吟。

    王森一阵心跳,自己有何职务呢?他期盼地望着明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