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县试案首-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二十二章 县试案首

    此时的柳知县痛并快乐着。

    考官们将自第一场起当取考生,全数拆开弥封,准备用姓名发案。

    却惊讶地发现,所有四场考试的第一试卷人选竞然皆是明中信,一时间,都傻在了当场。

    如果真的按照这个结果发长案,那么明中信可不就是名列县试第一,也就是说,明中信真的获得了“县案首”,而且毫无争议。

    要知道,这县案首,如果无重大事故,就无须再一路考至院考,照例会进学,获取秀才功名。而县试前十名者,为县前十,是一项荣誉,到府试进行考试时,需提坐堂号。

    二者那可是天差地别。

    但考官联想起之前的谣言,如果取明中信为县案首,是否会引起轩然大波呢?

    他们无法判断,在唐逸之的建议之下,只好将试卷及结果拿到了柳知县的面前,请县尊大人定夺。

    柳知县见此情形,也是哭笑不得。

    谁能知道,这明中信还真的考了个县案首。

    本来他准备秉公而行,谁是案首无所谓,只要答题优秀,取个第一又何妨。

    到时,将试卷连同成绩一同公布,谁敢说他徇私舞弊?!

    然而如今见明中信居然以四场第一的成绩取得案首,他也是无语至极,要知道,这可是史无前例的。

    他当然希望明中信成绩越优秀越好,但这尼玛太优秀了,给人一种不真实。

    如果定他为案首,外面的读书人会否觉得自己将试题泄露给了明中信,否则他怎会考出如此逆天的成绩?

    如果不定他为案首,自己又怎过得了良心这一关,而且这还关乎自己的教化之功。

    要知道,这逆天的成绩不正是自己教化之功最好的体现方式嘛!

    到底定不定明中信为案首呢?

    一时间,他陷入了纠结当中。

    “县尊大人,您想想兰亭文会与诗词会友?”唐逸之低声在柳知县耳边道。

    唐逸之的话如醍醐灌顶!

    对呀,明中信不还有现场做诗词的本事吗?就算定他个第一又如何,大不了再让他与不服之人一较高下即可!柳知县一时间百感交集,回身看了看唐逸之,却见他一本正经地站在身后,不发一语。

    这明中信还真有贵人相助啊!自己差点就将他的案首取消掉,这唐逸之啥时候与明中信搭上的?明中信,你可得好好感谢人唐逸之了。

    如此,柳知县念头通达,大笔一挥,搞定。

    “将此名次公之于众,并将每场前三名试卷张贴出去!”柳知县吩咐道。

    这时清晨,县衙门外人头攒动,百十来号人皆在等候县衙发长案,其中除考生外还有考生家属,明中信也在其中,毕竟,放榜之后,取中者还得去拜见县尊大人,当面致谢。

    旭日东升,县衙大门洞开,两排衙役列队而出,当中一位吏员手捧长案,来到县衙门外,望望众位等候放榜的百姓,志得意满地将长案贴于照壁之上。

    众人蜂拥而上,冲到照壁前,无数道热切的目光投在了长案之上。

    长案依旧是圈案,只不过换成了人名而已。

    众人下意识地望向了正中的位置,按规矩,这个位置即为县案首的独尊之位。

    嘶,一阵倒抽冷气之声,嗡嗡嗡,小声探讨之声不绝。

    怎会是他,怎会是他?

    不错,独尊之位上的人名正是“明中信”三个字。

    众衙役从县衙抬出四个木制公告牌,放置在县衙大门左右两侧。

    又一名吏员手捧案卷出来,将案卷贴于公告牌之上。

    咦,那是什么?难道这个长案不是真的?

    一时间众人疑惑不已。

    有读书人上前来到公告牌之前,仔细打量。

    呀,这不是朱卷吗?

    朱卷,乃是科举中为防止考官通过辨认熟人笔迹从而徇私舞弊所定,由誊录人员将考生试卷用朱笔按原样抄写而送考官评阅的卷子。

    却见朱卷上面保存完好,字迹清晰,封皮明确标有场次之号,上面密封线处留有弥封痕迹,密封线内书写着座次号。朱卷上柳知县的大红评阅着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

    朱卷下面是考生试卷,上面密封线处填涂着考生的姓名、座次号、准考证号,与朱卷相对应。

    不错,这正是考生的朱卷、试卷。

    一位吏员上前,站于台阶之上,大场宣布道。

    “县尊大人有令,今日发长案之时,为防止百姓误传谣言,特将每场考试前三名之试卷公之于众。”

    众人哗然阵阵,原来县尊大人之前公告是说真的,真的将考生试卷公布了!

    有细心之人发现,为何只有每场前三名的试卷,而没有明中信的试卷呢?明中信可是要求将他的试卷每场皆公之于众的!

    将这疑问提出后,立刻有人讥笑道,“笨蛋,既然明中信高中案首,自然在这三个试卷之中,这还用问吗!”

    “那也不对呀,他可是参加了四场考试,场场不缺,他总不会场场前三吧,要知道县试考得内容可是很多的,咱们承认明中信在诗、词、八股文方面造诣很深,但他总不至于门门精通吧?”

    “也对,咱们再问问衙役!”

    然而,有人上前问询衙役,衙役一阵烦躁,挥手让他们离开。

    “算了,呆会再说吧!走,走,走,先看长案!”

    “少爷,少爷,您中了案首了!”福伯压抑着激动的心情,从长案前挤出人群来到明中信面前深情地望着他。

    “嗯,知道了!”明中信淡定地道,实则心情如惊涛骇浪,自己中了,真的中了案首!

    毕竟,前世虽霸绝天下,却全凭自已摸索,哪经历过什么考试,自然未曾体会过,此时体会这种滋味,可说是五味杂陈。

    “明中信四场连考皆为第一!”

    “明中信四场连考皆为第一!”

    “明中信四场连考皆为第一!”

    一时间群情激愤,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四场皆为第一,这里面有猫腻!

    咣咣咣,啰声响起。

    众人停止呼喊,望向声音的方向。

    却见站于台阶之上的吏员再次高喊。

    “众位考生,如有不服,你们皆可提出,但请先看看明中信的试卷再来议论。”吏员停顿一下,继续道,“看后,如有异议,请各位来县衙门前当众提出,明中信也在现场,各位可当场提出比试,谁如果能够获胜,县尊大人自然会秉公而断。”

    这,这是将自己放在火上烤啊!一时间,明中信有些火大,本来还对柳知县将他取为案首感激,还在想如何报答于他,现在却再无一丝报答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