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寻奸溯源(二)-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十一章 寻奸溯源(二)

    影像继续流逝。

    光影四:明府一处宅院。

    “这是什么?”族叔祖明文轩指着手中的药包,喝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啊!”族叔明耻慌乱地回应。

    “你当我傻啊!快说!”

    明耻一脸为难。

    “要不然,我尝一下。”说着,明文轩伸出食指,夹起一丝药粉就往嘴里放。

    “不要-------”明耻手急眼快地用手打掉父亲手中的药包。“那是毒药!”

    “畜牲,他是你伯母,你也下得去手?!”明文轩手持拐杖追赶着明耻。

    “父亲,他们孤儿寡妇霸占着偌大个明家,我们动用一文钱都得听他们吩咐。您就没有一丝一毫怨恨?您就甘心一辈子如此?”

    族叔明文轩一脸难为,“我也恨,但,她毕竟是我大嫂,是你伯母啊!”

    “父亲,这是咱们的一次机会,只要让老寡妇身体坏掉,不能够管理明家,到时要挟他们,让他们祖孙交出家长权利,咱们翻身掌握明家,善待他们祖孙即可,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明字来,我也不会赶尽杀绝!”

    “那好吧,你要记住这些话,到时让她们安享晚年即可。”明文轩自歁歁人道。

    “当然,当然,这不有您看着我吗?!”明耻一脸奸笑地讨好父亲。

    而这一切,藏身一旁的仆役看在眼中,悄悄转身而去。

    影像流逝,光影五:明府一处宅院中,三更时分。

    一道身影飞入明耻房中。

    “恭迎使者!”明耻躬身问安道。

    “这是这个月的圣药,进展如何?”化身黑影的仆役问道。

    “回禀使者,药已经下了,但老夫人没有其他反应啊!”

    “那就对了,继续执行下药任务,切不可剂量超了!切记,切记!”

    “不如一次性多下点,让好归西可好!”

    “别打你的小九九,安分点,是你的终究是你的,现在时辰未到!明白吗?”仆役严厉地喝问明耻。

    “是,是!”明耻吓得连连答应。

    飞向出了房间的仆役擦擦冷汗,“哦,过关了,未被发现使者已经调包!”

    影像流逝,光影六:一间客栈中。

    “谁?”床上瘦削的身影坐起身形,喝问道。

    “好警觉!”一个黑影藏身暗处道。

    床上人待要飞扑搏斗,却只听得,“月影来袭何所俱!”

    床上人一愣,随后应道,“密宗见字来见影!”

    “嗖”一个物品向他袭来。

    床上人一伸手接住,却是一个布包。

    “换上它们!”床上人从布包中取出物品换上,最后从布包中取出一个薄片,蒙在脸上,瞬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却正是仆役。

    “随我来!”黑影翻身而出。

    仆役紧随其后。

    二人来到破庙。

    “从即日起你到明府潜伏,接触下线,扶持傀儡,逐步掌握明府经济财源。去吧!”一阵耳语后,黑影吩咐仆役。

    影象流逝,光影七:却是在一间封闭的地下密室。

    密室中,一个十字架上,绑着床上人。

    却见他全身是血,双目圆睁,一脸狰狞。

    身前有一壮汉,手持铁鞭,铁鞭之上生着倒刺,一片片血肉挂在其上。

    空中传来一个声音,“周汉,你可考虑清楚,究竟入不入会?!”

    “妄想!!!”周汉吐出一口血水。

    “哇,哇----”一阵小孩哭泣之声传来。

    “业儿,业儿,-----”周汉听到此声,双眼通红,目睁欲裂。“你们有种冲我来,放了业儿!放了业儿!”

    “看来你还记得这个声音啊!”

    “放了他,放了他-------”周汉只是叫喊。

    “看来,我们有得谈了。”那个声音淡定如常。

    “你们到底是何人?为何如此对待我?”

    “如何,答应我们吗?”声音仍旧淡定地道。

    “好,好-------我答应你”听着小孩凄惨的叫声,周汉应道。

    “放了他!”

    壮汉扔掉铁鞭,上前松绑。

    却见周汉一个跃起双腿猛然踹向壮汉,壮汉待要躲闪,却已不及,“硼”一声,壮汉如被雷击,身体向后飞去,“轰”,砸在了墙上。

    “业儿呢?!”周汉冲着空气说道。

    “别急,我会像对待亲身儿子一样对待他,你放心吧!任务完成之日,你们父子团聚之时。”与此同时,小孩哭声立止。

    “嗖”一声,一个布包飞到周汉身前。

    “服下它!”

    周汉拿起布包,打开一看,却是一粒药丸、一张纸条。

    “这是-----”

    “你对我们的诚意!到指定地点领取任务!”

    周汉二话不说,吞下了药丸,转身离去。

    影象一阵模糊,“兑”明中信一阵虚弱,但再次喝出真言。

    随后,影像时断时续,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不断出现,其他却是一片模糊。

    明中信神识大损,额际血月印迹淡淡仿苦消逝。

    待要再启神识,却无法如愿,头痛如刀割,全身上下大汗淋漓。哎,终究神识虚弱,无法如前世般游刃有余地使用**啊!

    周汉心神一阵恍惚,意识逐渐恢复,抬眼望向明中信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周汉仔细回忆,却无法得知,但心知必然已经着了道,旋即面色大变,难道自己的秘密已经被他知晓?

    “唉,终究心软了,看在小孩的面上饶过他吧!”明中信心道。

    “业儿是谁?”明中信道。

    周汉面色大变,却闭口不言。

    明中信信手揭去周汉的面具。

    “周汉,你究竟入了哪个帮会?”

    “你不想救业儿了吗?”

    周汉神色挣扎半晌,却无言以对。

    “我可以帮你!”明中信坚定地望着周汉。

    周汉满怀希冀地望着明中信,但转念一想,帮会对付叛徒的手段,想及自己身服的圣药,再加上业儿还在其手上,黯然一叹。

    “少爷,希望今后有机会救一救小儿!”周汉面对明中信口中无声地讲了三个字。

    明中信面色大变,飞身向前,待想阻止,却已经迟了。

    周汉头一歪,嘴角留出一丝黑血,气绝身亡!

    线索又断了!明中信扶着周汉,万分懊恼,应该料到的!

    “米驼会”明中信心中想着这三个字,到底应该是哪三个字呢?明中信一阵头痛。

    不想了,以后再说吧!

    转头望着晕厥的族叔祖、族叔,“他们究竟只是被利用,毫无搜魂的价值啊!”

    再想及他们的身份,“算了,交由祖母处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