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投宿无门-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三十六章 投宿无门

    望着这锦绣壮丽的美景,一时间,众人诗兴大,不时作诗一,玩了个不亦乐乎。

    他们见到明中信悠悠哉悠哉太过清闲,一时不愤,纷纷起哄要求明中信赋诗一。

    众学员也是共同起哄,明中信推辞不掉,沉吟半晌,几打油诗作出,令人瞠目结舌,捧腹不已。

    众人虽大笑不已,却也明白,明中信这是不想打击他们,也就不再难为于他,开始尽情享受这一路的美景。

    第一天,众人还贪图新鲜,上窜下跳,快活不已。

    第二天,黄举等人精神萎靡,再不敢乱蹦乱跳。坐在马车之上,不断大叫腰酸腿疼。

    然而,安静下来的他们却现,明中信车上一干人等一脸的悠闲,仿佛前一天的舟车劳顿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黄举等人为之惊讶,小心翼翼地观察后,却无任何现。

    奇哉怪也!这是怎么回事?

    在黄举等人的不断追问之下,明中信才告诉他们,这是马车的功劳,给他们普及了一下弹簧的概念,臂震的原理。

    一时间众人齐声大呼,失算了。继而,纷纷要求与明中信换车,然而明中信有那么傻吗?

    但是,黄举等人纠缠不已,说明中信不能不念同窗之情,一人独享,应该同甘共苦才对。

    明中信不胜其扰,只好将自己所带另一辆马车给他们腾出来,让给他们。

    再让黄举等人腾出一辆马车,装自己的行李。

    如此这般,才平息了黄举等人的怨气。

    黄举等人见此,心满意足,方才罢休。

    然而,等他们坐上去后,立刻大呼小叫,纷纷叫爽,又咒骂明中信不仁义,有此神器居然第一天不知道献出来,让他们白受了一天的罪。

    明中信也是无语,这些人太可恨了,给他们享受还如此嚣张,敢咒骂自己,呆会儿,给你们好看!

    于是在接下来的路途中,小月不断从马车中拿出点心、糕点、酒水、火锅等好吃的,简直把黄举等人馋坏了,但明中信再不将这些享受与他们分享。

    谁让他们如此嚣张,居然敢咒骂本少爷,活该!

    一路之上,明中信与黄举等人半智斗勇,笑声不断,故事不断。

    一直以来被事情压于心头的明中信,难得如此放松心情,一时间笑意连连,竞然感觉到心情舒畅,神清气爽。

    如此六天的路程,居然只用了四天就赶到了府城。

    “那明中信是否也该来府城了?”兰景泽问道。

    “应该就在这几日了!”兰云轩应道。

    “如果他上门的话,给我拦住,千万不能让他进兰家门。”

    “是!”

    “明中信进城了吗?”萧飒问道。

    “还没呢!”萧森道。

    “一切安排妥当了?”

    “是!”

    “明家主要来了吧?”石文义道。

    “是,就在这几日。”李玉道。

    “好,你带弟兄们去城门外迎迎,千万不能让弥勒会的匪徒伤着他!”

    “是!”

    “大哥,不用这么紧张吧!弥勒会自顾不暇,哪会对他下手的!”张采道。

    “就算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咱们身受明家主恩惠,不能让他身陷险境!否则我会内疚一辈子的!”石文义正色道。“更何况,他现在的身份是参加府试的考生,在此府试的关口,如果出事,那可是要通天的!”

    “好吧!”

    随着明中信的到来,府城已经暗潮涌动了。

    此时的明中信依旧一无所知,心情愉悦地望着济南府城楼,心中暗道,济南府,小爷我来了!

    济南府毕竟不同于县城,城楼气派非凡,如龙盘,如虎卧,城门仿佛如一张大口,吞尽天下客商。

    太气派了,太雄伟了!小月及学员们张大嘴巴,一脸的震惊。

    而从未出过远门的三位学员面对如此雄伟的城楼,一时间无法压抑自己激动的心情,欢呼着表示惊叹。

    “好了,进城了!”明中信为之失笑,看来带他们来此见世面这个决定真是对极了!

    否则今后到京城,见到更加雄伟壮丽的城楼,再如这般大惊小怪,岂不是丢尽自己的脸!

    一群人在官差检查路引后,一同进了城。

    黄举等人要与他告别,分别去找亲戚寻求安身之所。

    “明兄,真的不卖?”黄举来到明中信面前,笑意盈盈。

    “不卖!”明中信说得斩钉截铁。

    黄举等人一脸失望,就像丢了最重要的东西般,眼睛望着马车一阵失落。

    这一路之上明中信真是太会享受了,吃的用的坐的玩的,一桩桩,一件件,他们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简直羡慕坏了!

    一路之上的享受已经让他们随着明中信堕落了!如今离开还真的不舍得,如果不是科举涉及到自己的前途,相信他们一定会追随明中信,寸步不离。

    如今要离开了,岂是恋恋不舍能够形容的!

    黄举等人一步三回头,慢慢消逝在街道之中。

    望着他们的背影,明中信心道,下次吧!

    等你们再享受几次,我就不信还能摆脱我的手掌心!

    明中信放下心事,带领这支明家队伍去往客栈投宿。

    然而,投宿要求居然一再被拒绝。

    客栈掌柜的本来还一脸客气,登记时,一说是陵县明中信,立马变脸,反口说,客栈已经满员,请另寻他处。

    一家如此,还说得过去,但家家如此,明中信就感觉不对了。

    明中信等人陷入了困境,在府城举目无亲,他们现在根本就无立身之所。

    难道这么快就有人要对付自己了!谁呢?

    兰景泽?知府公子?还是弥勒会?

    兰景泽,不会如此,也无如此大的影响力。

    弥勒会,无此耐心,也不会如此无聊。

    知府公子,这倒可能,因为他在陵县吃了个哑巴亏,现在泄一下,也属正常。

    但这又不能伤自己分毫,有此必要吗?知府公子会如此无聊,如此幼稚吗?

    或者,是他?

    锦衣卫副千户石文义,与自己开的玩笑?

    明中信在心中摇摇头,不可能,堂堂锦衣卫怎会如此无聊?

    数念来,数念去。

    那就只有知府公子了!

    这是他向自己展示威风的小招式,意思是上次是自己的地盘,这次自己来到他的地盘,示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