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柳暗花明-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三十八章 柳暗花明

    “什么?找不到了?”石文义一拍桌子,站起身形,“客栈中也没有吗?”

    “是,兄弟们找遍了客栈,都没见到明家主,而且还有人打招呼不让客栈留宿明家主。”

    “是谁?如此大胆!”石文义无比震怒,居然敢如此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

    “我怀疑是弥勒会!”李玉道。

    “弥勒会?”

    “是!”

    “大哥,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找到明家主,以后再查吧!”张采劝解道。

    “对,你亲自去找!”石文义回过神来,是啊,得先找到明中信,否则被弥勒会捷足先登,那就坏了!

    “记住,要便衣,不要动静太大!”石文义吩咐道。

    张采、李玉点头应是。

    一个黑影闪身进了一处民房。

    “启禀尊者,现在城内锦衣卫便衣大肆出动,恐怕是对我们的搜捕又要开始了!”黑影禀报道。

    仓啷啷,房中众人纷纷抽出了兵刃。

    “和他们拼了!”众人皆道。

    “稍安勿躁,情况未明,问清楚再说!”居中一位蒙面大汉道。

    “他们向我们这儿来了吗?”一位八字胡的师爷模样人站起身形问道。

    “那倒没有!”黑影原来是一位老实巴交的货郎。

    “那你慌个什么劲?先去探听清楚再说!”

    “小的这不是先给报个信,这就去打听!”货郎转身出了房门。

    众人齐出一口气。

    “老三,老四,你们也出去打听打听!”

    “老八,老九,去巷子口设个暗桩,有事发信号!”

    八字胡师爷一阵布置。

    “尊者,您看!”

    “行,就如此办,大家警戒,情形不对就分散突围,下个居点会合。”蒙面大汉道。

    “什么?锦衣卫出动了!”萧飒一阵皱眉,“这是又有什么大案子了?”

    “难道弥勒会又出现了?”萧森道。

    “不会,否则就不是便衣了!”萧飒否决道。“但那是什么事呢?”

    “锦衣卫出动了?”中年人眉头紧锁,这是又出什么幺蛾子?

    中年人转身进了内室,却见老人正躺在塌上,闭目养神。

    “父亲,锦衣卫出动了!”

    “不用管他,卓斌这些年还算老实,管理手下也有些办法,底下人不会随便乱来的,不用管他们!”老人轻声道。

    中年人转身出了内室。

    “还是有此沉不住气啊!“老人望着中年人的背影叹道,“守成有余,开创不足,李家后继无人啊!”

    “那个小家伙倒是有趣,小心思挺多的!”老人手中把玩着药瓶会心一笑,“看那情形,应该是府试的童生,看看再说!”

    姜还是老的辣啊!明中信那点小心思,老人洞若观火,毕竟这世上哪有施恩不忘报的,明中信的欲擒故纵之计,在老人眼中不值一提,但心思,看上去老人很是赞赏。

    各方心思各异,但中心却不知不觉中指向了明中信,只怕明中信也未料及吧!

    “敢问,是否要租房住?”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上前拦住马车问道。

    明中信暗自一笑,来了!

    掀帘而出道,“正是,你可有房出租?”

    “请随我来!”管家中年人转身向前行去。

    明中信示意赶车的马夫道,“跟上!”

    一行人沿着城内河道来到一座小桥,过了小桥,来到一户人家,却见门前枯萎的柳树迎风飘摇,别有一番景致。

    一行人进到小院中,却见一株石榴树立于院中,石榴树下一处泉井。一处正房、两处厢房,院虽小,却精巧雅致。

    一时间,从众人的眼神之中看出,太合心意了,这处小院简直太棒了,

    管家中年人却一言不发,望着明中信,不断观察他的神情。

    见明中信眼露喜色,心中一松,开言道,“您还满意吗?”

    “满意,你看这租金?”明中信面对管家中年人问道。

    “这?”管家中年人一阵沉吟,抬头问道,“您住多久吧?”

    “估计几个月吧,总得等院试完了,才能离开!”

    “那好,三两银子吧!”

    “什么?三两银子?”小月一阵大呼小叫。

    “二两也成!”管家中年人额头冒汗道。

    “啥?”这下,连三位学员也愣了。

    “要不一两?”管家中年人小心翼翼地偷眼望着,迟疑道。

    “好了!就三两!小月,付钱!”明中信好笑地望着这管家中年人,不再难为于他,毕竟人家也是为人办事的,就不要再逗他了。

    小月不情不愿地掏钱付帐,还白了明中信一眼,这个少爷,真是败家子,人家都说一两了,他还照原价给,太败家了!。

    “房中这两天刚刚打扫过,里面很干净,您几位入住即可!”管家中年人擦擦汗道。

    “好!”明中信点头认可。

    “那,那我就先走了!”管家中年人向明中信询问。

    “嗯,帮我向你家主人致谢!”明中信低声道。

    管家中年人身形为之一僵,一脸苦笑,原来人家早就知道了,连忙作揖落荒而去。

    明中信望着落荒而逃的管家中年人,心中失笑。

    “好了,自己找自己的屋子,安顿下,呆会出去逛逛。”

    “欧耶!”向个皮孩子齐声欢呼,提起行李,冲进厢房,各自安顿。

    管家中年人转过街角,却见中年人的随从正在等他。

    “怎么样?办妥了吗?”随从问道。

    管家中年人喘着粗气,连连点头。

    “那就好!”随从也松了口气,终于把少爷交待的差事办好了。

    “不过,不过----”管家中年人一阵口吃。

    “怎么了有问题?”随从紧张地问道。

    “那倒没有,就是那位少爷让向主人致谢!”管家中年人解释道。

    人家看出来了!随从愣住了,自己什么时候露的马脚?这少年公子太妖孽了吧?

    不管了,差事办好,回去复命。随从心道。

    二人相携而去!

    “还没找到?一群废物!”石文义大怒。

    “属下该死,请大人责罚!”李玉直接单膝跪地,请罪道。

    “大哥,会不会是租房去了?”张采一旁道。

    “不错,快去查一查所有租房住户!”石文义眼前一亮,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