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游大明湖-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四十章 游大明湖

    在此深切感谢微子侠、sidneyliu的打赏及各位书友的推荐票,明日起三更,下午2:00暗夜之光上新书推荐,下星期估计会上架,会爆发,敬请期待!

    “哦,看来,这石文义是个人才!”老人紧闭双目,喃喃自语道,“今后得多多注意他了。”

    “是!”中年人应道。

    “那位小友现在如何?”老人道。

    “是知府之子萧飒暗中对付于他,不让客栈留宿于他,不让房主租房于他,不过,我已经安排好了,就在咱们那个小院住下了!”

    “那就好,那就好,找个机会,我们去拜会一下!”老人道,“查一下,萧飒为何对付于他?”

    “是!”中年人应道。

    “什么?明中信居然找到了住宿之所!”萧飒瞪大眼睛望着萧森。

    “是!属下无能!请公子责罚!”萧森只好低头认罚。

    “不对,府城哪有不卖我萧家的面子的人,说,那屋主究竟是何人?”萧飒细想之下,问道。

    “是提学大人的小宅!”

    “提学大人?”萧飒又凌乱了,“这小子难道连提学大人都帮着他吗?”

    “据我所知,提学大人只是在柳知县的请求下才在明中信的书上作序的,之前并未与提学大人有一面之缘!”萧森肯定道。

    “那这提学大人又为何为他提供住宿,真令人费解!”萧飒一头雾水。

    这萧森可无法接话了。

    “你且去再行调查,提学大人究竟与明中信有何关联?”萧飒吩咐道,“千万记住,万不可让提学大人觉察到是咱们在查!”

    萧森应命。

    明中信一行安置好后,齐齐出了家门。

    却见那个管家中年人正鬼鬼崇崇在墙角偷看着他们,明中信一指墙脚,赵明兴来到墙脚,把管家中年人请过来。

    “未请教高姓大名?”明中信道。

    “鲁元!”管家中年人连忙躬身回答道。

    “鲁屋主,请问一下,济南府有哪些风景,我们想去走走看看?”明中信问道。

    “要说济南府风景,最好的有趵突泉、千佛山、大明湖!”鲁元道。

    “哪个离这儿最近?”

    “要说近,也就是大明湖了!”

    “行,那就去大明湖!劳烦鲁屋主带我们去!”明中信向鲁元道。

    一行人来到大明湖。

    却见湖上微风吹拂,柳丝轻摇,微波荡漾。

    “哇!”赵明兴等一阵惊叹。

    明中信来到大明湖边,却见湖上鸢飞鱼跃,荷花满塘,画舫穿行,岸边杨柳荫浓,繁花似锦,游人如织,其间又点缀着各色亭、台、楼、阁,远山近水与晴空融为一色,犹如一幅巨大的彩色画卷。

    一时间,明中信心旷神怡。

    管家介绍道,“这大明湖历史悠久,早在北魏年间,著名地理学家郦道元所著水经注济水注中便有记载:泺水北流为大明湖,西即大明寺,寺东、北两面则湖。另有史料记载,那时的大明湖称历下波或历水波,南至濯缨湖,北至鹊山和华不注山,也就是说现在的大明湖、五龙潭和北园是相连的一个大湖,湖阔数十里,平吞济泺。六朝时,因湖内多生莲荷,曾名“莲子湖”,隋唐时它既名“莲子湖”见段成式酉阳杂俎又名历水陂。宋代时又有西湖之称。”

    “大明湖胜景自唐代起就名扬四海。宋时曾巩曾有诗道,问吾何处避炎蒸,十顷西湖照眼明。可知当时此处已是消暑游憩之地。北宋熙宁五年公元1072年,曾巩任齐州即今济南知州时,为防御水患,修建了北水门,引湖水入小清河,使得湖水经年水位恒定,并在沿湖修建亭、台、堤、桥,使之渐成游览景观。古时湖面甚阔,今五龙潭一带也包括在内。后历经变迁,至金代起,大明湖专指城内湖区。至金代,诗人元好问在济南行记中,始称大明湖。”

    “在济南诞生了许多著名人物,名君大舜,神医扁鹊,名将秦琼,名相房玄龄,著名诗人李白、杜甫、黄庭坚,词人李清照、辛弃疾,著名小说家刘鹗等都曾在济南生活游历,故有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的佳誉。”

    “大明湖的十景,有汇波晚照、明湖秋月、佛山倒影、遐园好音、沧浪荷韵、画船烟波、丹坊耀日、钟明蛙静、柳岸春深、历下秋风。”

    “大明湖建筑繁多,有一阁、三园、三楼、四祠、六岛、七桥、十亭。建造精美,各具特色。一阁是道教庙宇北极阁。三园是园中之园铁公祠,小沧浪,遐园。三楼是汇波楼、北极阁不确切、超然楼。四祠是铁公祠,辛稼轩祠,汇泉祠,南丰祠藕。六岛是翠柳屏岛、鸟禽憩栖岛、古亭岛、名士岛、汇泉岛、湖心岛、稼轩岛、秋柳岛、湖居岛。七桥是芙蓉、水西、湖西、北池、百花、鹊华、秋柳、汇波十亭是历下亭,湖心亭,九曲亭,玉涵亭,鸳鸯亭,月下亭,浩然亭,得月亭,雨荷亭。“

    “另外,大明湖四怪青蛙不鸣,蛇踪难寻,久旱不落,久雨不涨。”

    明中信一行在管家的带领下,曼步在大明湖,一一享受这些美景。

    却见前边一群人正在观看这美景,明中信一行待要躲过前行。

    “明中信!”前面那群人中纷纷叫道,欢呼着飞奔过来。

    明中信无奈地站立当地,等候他们的到来。

    这群人正是陵县应考的童生,排名前十的除黄举、李婷美、王琪外皆在,之前在县衙皆已认识。

    众人七嘴八舌一通寒喧。

    然而,明中信却观察到每个人脸上似乎有些低沉。

    “各位,似乎有什么事?”明中信试探着问道。

    “刚才游玩之时,见到了历城考生,他们皆飞扬跋扈,驱赶我等,厉声喝骂,说我们应该在家研习,不应如此懈怠,否则这次府试又是垫低。我等上前理论,却遭到了更深的侮辱。”有嘴快的童生道。

    “这历城考生因何如此?”明中信疑惑道,论说刚来,这些考生也皆是第一次参加府试,应无恩怨啊?

    众人面面相觑,明中信居然不知?

    “好了,黄举他们回来了!”有童生叫道。

    却见黄举等人一脸铁青,快步走来。

    “黄兄,这是怎么了?”明中信迎上前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