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回文诗作-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四十二章 回文诗作

    各位书友今日起每日三更,如有打赏,加更一章,三更时间依旧为9:20,14:30,21:05,加更只要看到打赏随时加!

    明中信接过打开一看。

    “微波荡漾杨柳堤,做作娇柔眼神迷。往来游船听笑语,乐在明湖好惬意。”

    原来是写大明湖的,文釆不错,怪不得黄举等人甘拜下风。

    闭目稍加思索,胸有成竹,“笔墨伺候!”

    胡文超以目示意给他。

    旁边自有人准备。

    “《明湖十二韵》:地涌东山脉,名标明湖泉。百层飞作雨,万顷汇成渊。润下终归海,源高却自天。萦烟来树杪,带雪落云边。隐见瑶光曳,琤苁佩响传。红栋桥宛转,乌榜棹洄沿。星汉随湾泻,楼台倒影鲜。蛟龙蟠翠岛,雁鹜起琼田。镜面晶荧合,珠痕荡漾圆。翠流初放荇,娇拥半开莲。睿赏悬孤鉴,馀波溢九璇。那居真有庆,鱼藻在诗篇。”

    望着这诗篇,胡文超等人一脸懵样,陵县读书人什么时候有此诗才了?不可能?

    胡文超等历城考生瞬间激起了斗志!

    有人拿起手稿,大声唱诗。

    陵县童生听后,一片叫好之声,斜眼望向胡文超。

    让你得瑟,看,我们的案首瞬间秒杀你们!

    “好,不错,但也仅是旗鼓相当而已,不分胜负!”胡文超违心道。

    明中信微笑不语。

    陵县童生却是不让了。

    “我们的诗就是比你们的诗好!不要不承认!”

    “真不要脸,输了不承认,枉为读书人!”

    “瞎眼了,这么明显的对比,居然装看不到!太龌龊了吧!”

    “说是旗鼓相当,你说说,哪里相当了?”

    陵县童生一阵鼓躁大叫。

    胡文超等人自是不予理会,一时间嘘声四起。

    明中信抬手,陵县童生立刻止住嘘声。

    胡文超等人一惊,此人在陵县童生中居然有如此声望,太不可思议了!

    再看看那诗篇,胡文超一阵心悸,看来,今日不拿出压箱底的功夫是不行了!

    “好了,大家无须争议,且听听历城学友们还有何想法,再来比过就是!”明中信平静地道。

    是啊!不服就打到他们服为止!想及明中信在兰亭文会和诗词会友上的作派,陵县童生们会心一笑,不再言语。

    “好了,请历城各位前辈出题!”

    历城考生中也有些人脸色微红,尴尬无比。

    太不该了,输了却不承认,人家的诗确实比自己家作的好,而且人家是即时所作,自己等人却琢磨了好久,这还不高下立判?

    然而,胡文超几日前却是在某人面前吹下牛皮的,今日一定让明中信出丑,无法在府城立足。

    现在,他不得不硬着头皮上,而且,自己也确实没有拿出压箱底的本事,当然会不甘心!

    “好,既然明兄如此豪迈,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

    切,陵县童生虽信任明中信,但却不妨碍他们鄙视胡文超。

    胡文超只当听不到,直接提条件。

    “第一,此时正值春意盎然之际,咱们以春为题!”

    明中信微微点头,这却不难。

    “第二,既然明兄是县试案首,那么,题目简单的话就是看不起明兄了,所以诗词必须符合一个要求‘奇’,或格式奇特,或韵律奇特等等等等,只需奇即可。”

    众人一阵哗然,这可难了。

    “第三个要求,字数不能太多,尽量简练。”

    明中信笑着摇摇头,这应该就是他们的压箱底功夫了,看来还真的是有备而来啊!

    陵县童生皆担心地望着明中信,见到明中信的笑容,不由得心神安定。

    “明兄,请!”胡文超伸手请明中信先行书写。

    “慢着!”明中信拦住胡文超。

    “怎么,明兄害怕了?”胡文超得意地笑着。

    “害怕倒不至于,不过,在比前,是不是应该说说输赢该如何呢?”

    “这?”胡文超难意道。

    “不如我来提个建议吧?”明中信笑着道。

    “行,你说!”

    “如果你输了,你明日在府城大街上大喊三声,‘历城县不如别陵县!’如果我输了,我明日在府城大街上大喊三声,‘陵县不如历城县!’你看可好?”

    “不行,你们陵县本就不如我们历城县,如此做法有失公平!不可,万万不可!”胡文超强烈反对。

    “那再加一条,如果我输了,此次府试我退出,不再应试!”明中信浅笑道。

    “不行,不行!”陵县童生们大惊,立刻大声反对道。

    明中信一举手,陵县童生们停止喊声。

    “各位,你们相不相信我!”

    “相信!”

    “我明中信说过的话有不算数的吗?”

    “没有!”

    “好,大家既然相信我,那就不要再阻挠我!我一定不会给陵县抹黑!”

    “好!让历城考生见识一下我们陵县人的风采!”黄举三人齐声叫好,“加油!”

    瞬间,陵县童生齐声高喊,“加油!”

    “加油!”

    胡文超等历城考生对此嗤之以鼻,要是喊个口号就能赢得比试,那我们还混个屁啊!

    “可!”胡文超与身后历城考生再次商议后道。“但我们也得再加一条,写诗在二十息内必须写完。”

    陵县童生一片哗然,这太苛刻了吧!

    “也好,既然胡兄如此,那也请在场各位读书人见证一下,我陵县与历城考生在此比试,如果哪方输了将履行诺言,在府城大街高喊三声。”明中信将赌约解释给已经在场的读书人。

    胡文超等人一时间脸有些难看,同时心中也有些打鼓,这场合,如果自己等人输了,可是把脸面丢尽了,更重要的是,之前打好的赖帐算盘也打不响了,否则会被全济南府的读书人鄙视的!

    “好!胡兄先请”明中信解释完毕,向胡文超微笑点头道。

    众人一阵担心。

    “好,那胡某就先行一步了!”胡文超就坡下驴,而且他早就急不可耐,想要表现了,也不再行推让,直接动笔。

    却只见明中信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开始写。

    五息!

    十息!

    十息之内,胡文超停笔。

    有人上前,先拿起胡文超的诗稿唱诗道。

    “春山遍地落花飞,绿树新枝点翠微。金色彩霞云映日,清江钓叟载舟归。”

    这是写景的,文采虽好,但很普通,不能称之为奇啊?旁边有童生小声质疑道。

    有一部分人也是纷纷摇头表示不理解。

    明中信却心中有数,微笑不语。

    黄举等人却震惊无比,这是写的回文诗啊,未听说明中信对回文诗有研究啊!这下可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