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碾压历城-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四十三章 碾压历城

    各位书友今日起每日三更,如有打赏,加更一章,三更时间依旧为9:20,14:30,21:05,加更只要看到打赏随时加!

    震惊过后。

    黄举高声为后面童生解释道,“此诗乃回文诗,顾名思义,就是能够回还往复,正读倒读皆成章句的诗篇。”

    “此句应读为‘归舟载叟钓江清,日映云霞彩色金。微翠点枝新树绿,飞花落地遍山春。’”

    哦,众人皆是一阵惊叹,看来这胡文超还真是有才。怪不得如此嚣张!

    旁边王琪继续解释道,“回文诗有很多种形式如‘通体回文’、‘就句回文’、‘双句回文’、‘本篇回文’、‘环复回文’等。”

    李婷美接话道,“通体回文是指一首诗从末尾一字读至开头一字另成一首新诗。就句回文是指一句内完成回复的过程,每句的前半句与后半句互为回文。双句回文是指下一句为上一句的回读。本篇回文是指一首诗词本身完成一个回复,即后半篇是前半篇的回复。环复回文是指先连续至尾,再从尾连续至开头。”

    明中信暗中明白,黄举三人这是怕自己不懂回文诗,给自己解释呢!

    明中信向黄举微微点头,示意明白。

    黄举看在眼中,心下平静,唉,知道就好,下面看你的了。

    十五息!

    却见明中信慢条斯理地挥动笔。

    二十息到!

    明中信停笔。

    黄举三人先行站到桌前看明中信诗稿。

    一时间,愣在当场。

    “请唱诗!”胡文超见此情形,心中暗喜,看来明中信的诗稿有错,否则这三位不会如此表情,急忙催促道。

    “连暮雾水连天鸟绕松嘻蕊绕帘园田古树绘仙画庙靠空溪水罩川天”

    一时间,现声炸锅了。

    这是什么诗?搞不懂!

    明中信微笑不语。

    “懂了,这是回文诗!”李婷美大叫道,“大家依次以每个字为开头第一字,念出来!”

    “什么,这也是回文诗?”大家心底惊疑道。

    却听李婷美大声念了出来:“连暮雾水连天鸟,绕松嘻蕊绕帘园,田古树绘仙画庙,靠空溪水罩川天。”

    “再依次倒读!”黄举也大场喊道。

    “川罩水溪空靠庙,画仙绘树古田园。帘绕蕊嘻松绕鸟,天连水雾暮连天。”

    王琪大叫,“减去每句的第三四字,仿次以每个字为开头第一字念!”

    “天连水连天,鸟绕蕊绕帘。园田绘仙画,庙靠水罩川。”

    “再倒读!”

    “川罩水靠庙,画仙绘田园。帘绕蕊绕鸟,天连水连天。”

    “减去每句的第五六字,依次以每个字为开头第一字念!”

    “天连莫雾天,鸟绕松嘻帘。园田古树画,庙靠空溪川。”

    “再倒着读!”

    ……

    一时间,三人把这首诗玩出了花。

    而一边的胡文超及历城考生一个个面色苍白,如丧考妣。

    他们呆呆地望着这首诗稿。

    “黄兄、李兄、王兄真乃慧眼,明兄也是神异无比,居然作出如此佳作,堪称奇诗,汉字之妙,尽显其中,美哉,妙哉!”

    一时间,陵县童生血脉喷张,激动无比。

    刚开始以为明中信在诗词方面一定能够碾压历城考生,没想到胡文超居然想出用回文诗来一比高下,继而担心吊胆,担心明中信不给力,输掉陵县读书人的脸面,最后,明中信居然如此给力,直接在回文诗方面碾压胡文超!

    心绪七上八下,翻转腾挪,真是太刺激了!

    明中信令他们在历城考生面前这般的吐气扬眉,这种感觉真是真是太美妙了!

    胡文超胸口起伏不定,眼睛死死盯着诗稿,越琢磨,越是心痛。

    一边的其他观望读书人一时间对明中信也是心悦诚服。

    黄举高声道,“事已至此,明兄作此奇诗,当为胜者,何人还有异议!”

    胡文超脸色灰白,无言以对。

    “希望胡兄履行诺言!明某告辞!”明中信抱拳作别,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诗篇。

    “胡兄,一定要履行赌约啊!”黄举俏皮地向胡文超叫道。

    李婷美道,“明兄,这诗稿如何处置?”

    明中信头都不回道,“扔掉即可!”

    啊,李婷美一阵欣喜,这是要便宜我啊!早就想要明兄的诗稿了,现在机会在眼前,真是太棒了!疾步上前就要收取诗稿。

    然而黄举却一把将诗稿抱在怀中,“我替明兄保管!”

    王琪、李婷美纷纷以鄙视的眼光望着黄举,你是保管吗?恐怕是独吞诗稿吧!

    然而他们二人却无法与之抢夺,毕竟那是他们的大哥!无奈只好紧跟其后离开北极阁。

    陵县童生们也趾高气扬地跟在后面离开,今日真的吐气扬眉了。

    一想到,以后在历城考生面前终于可以挺胸抬头、趾高气扬了!众童生忍不住就一阵激动,这都是明中信带来的,太爽了!

    在场的其他读书人议论纷纷,一脸笑意地望着历城考生们,往年历城考生在他们面前也是趾高气扬地,现在可说是众矢之的,也都无比解气!

    该,活该你们挑衅,这下碰到铁板了吧!

    不过那陵县童生确实厉害,居然能够碾压历城考生,确实给力!不过他是谁呢?

    毕竟,他们是听到陵县童生居然挑战历城考生,一时无比兴奋,来看热闹的!也只是见识到了最后的比拼,根本就对明中信的身份一无所知。

    现在这样宣扬历城考生狼狈不堪模样的机会可是不多,如果连主角是谁都不知道的话,岂不是少了很多爽感?

    有读书人抓住陵县童生就问,“兄台,那位究竟是何人?居然如此厉害!”

    见有人问及明中信,被抓的童生兴奋值爆表,自豪地将明中信的名讳、来历、甚至是在兰亭文会、诗词会友上的表现尽数曝光。

    真的假的,在场的读书人一时间难以置信,有这么强悍的人物吗?

    经过陵县童生的千般保证,在场读书人依旧将信将疑,然而胡文超却是无比清楚,皆因之前他已经了解到明中信的事迹,此时的他是这般的后悔,真不该招惹这个瘟神!

    相比之下,历城考生就比较苦逼了!

    在听到吹牛般的炫耀后,更是无比悔恨,但更烦恼的是那份赌约,如果真的按赌约办,那历城今年可是丢人丢到家了!

    众人低声问道,“真要履行诺言,去府城大街大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