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敌友皆惊-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四十四章 敌友皆惊

    作者求打赏、求推荐、求点击!打赏加更,谢谢支持!

    一时间,历城考生心情掉入谷底,尽数将目光投向了胡文超。

    “此乃胡某之事,与历城无关,我会负责的!”胡文超咬咬牙道。

    众历城考生瞬间尽数撤退,唯留孤零零的胡文超。

    这些没义气的家伙!胡文超望着之前这些称兄道弟的背影,心中痛苦无比。

    胡文超那寂寥的背影投射在墙壁之上,令人心酸!

    “废物!废物!废物!”兰景泽怒火冲天,一手将桌上掀翻在地。

    “看来,这明中信还真的有才啊!”兰宇轩道。

    “闭嘴!”兰景泽大吼道。

    “想,再想办法,一定得让明中信无法参加府试!”

    兰宇轩一脸苦逼样,这是要逼死他啊!连往年才学第一名的历城考生都失败了,自己还能上哪找人打击明中信?

    然而,兰宇轩却又不得不应命。

    “明中信居然连历城考生都打败了?”萧飒也是一脸惊奇,这明中信也太牛了吧!

    “千真万确!”萧森再次肯定道。

    “你且将具体过程一一道来!”

    萧森绘声绘色地将现场情形一一描绘,萧飒越听越觉得吃惊,这明中信对诗词研究透彻也就罢了,怎会对颇为冷辟的回文诗造诣也修习得如此之深?难道真的是天才无所不通吗?

    不可能!就算是天才,也仅仅是精通一方面,哪有人门门皆通的?

    何况,他早就派人将明中信的底摸了个一清二楚,此前根本就未露出过回文诗方面哪怕一丝才华!

    要知道,明中信今年才年仅十五岁,要知道别的少年仅是单纯地研究经文应付科举都很吃力,更何况如此冷辟的知识,本就不是科举要考的范畴,一般人甚至连听都未必听过,更何况要达到如此精熟的地步。

    难道,有人提醒于他?

    但现场之人根本没那个机会!

    据兰府内线所说,此次那兰景泽精心准备,为难倒明中信,还专门挑选了精熟回文诗的历城胡文超,再精心布署,利用历城与陵县的宿怨,给明中信下套,希望给明中信一个突然袭击,从明中信最不擅长的方面打倒他,没想到,这都能过关!

    枉费兰景泽精心策划,严密布置,未彻底打倒明中信,却成就了明中信在府城的文名!

    经此一役,估计明中信的文名在济南府也会声名远播了吧!

    看来之前自己还是小看了明中信,那诸多布置恐怕也无多大效果,最多能恶心恶心他,无法真正造成对他文名的打击!

    要如何才能彻底打击明中信的文名,破坏他的府试,进而将他推入深渊呢?

    萧飒陷入了思索,下面得认真想想该如何对付明中信了!

    “找到了,找到了!”李玉一阵风般跑进了锦衣卫所。

    “什么找到了?”石文义从公文之中抬起头来,一脸懵样地问道。

    但在抬头的瞬间意识到,这是说的明中信找到了。

    石文义大喜道,“在哪儿?”

    “刚才他在大明湖的北极阁,现在应该与陵县童生们在一起,我现在立刻去找!”

    “那你还等什么?还不快去,不,等等,我们同去!”石文义一手抓起佩刀。

    二人一同出了锦衣卫所,赶往明中信所在地。

    与此同时。

    中年人疾步闯入内室。

    “父亲,父亲!”

    “镇定!大呼小叫,成何体统!”老人怪责的眼神望向他。

    “是,孩儿急切了!”中年人平复一下心情,缓缓道。

    “何事?”老人问道。

    “那明中信,哦,也就是咱们那位恩公,名叫明中信,是此次陵县案首,此次来济南府是准备参加府试的。”中年人解释道。

    嗯,老人挺直身形,仔细听。

    “在小院安顿好后,这明中信察觉到管家在偷窥于他,就将管家抓个正着,而后废物利用,让管家作为向导,领着他们到大明湖去游玩。”

    “这小子,有点头脑!”老人失笑道。

    “不想在大明湖却遇到历城考生欺压陵县童生,一怒之下,与历城考生文斗,还战而胜之,实力居然能够碾压历城!”中年人越说越激动。

    “咦,这明中信居然如此有才,还能战胜历城考生,听说这历城考生最近几年在科举中独领风骚,在济南府一时无两啊!是真的吗?”老人疑惑道。

    “千真万确,管家已经被明中信打发回来了。据管家说,明中信好似根本未出全力,轻描淡写就战胜了历城考生。而那历城应战的考生乃是历城案首胡文超。”

    “是吗?不过明中信不也是陵县案首吗?对胡文超战而胜之不也很正常吗?”老人疑惑道。

    “我问了管家,原来这历城考生在科举考试中历来力压群雄,独领风骚,陵县则是尽陪末座,二县考生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嗯,原来如此!”老人点头,来了兴致,“那明中信现在何处?”

    “听说陵县童生欣喜若狂,非要去庆祝一番。明中信推辞不得,估计现在正与陵县童生在酒楼庆祝吧!”

    “那就算了,本还想现在去看看那明中信,是否真的如此有才?既然他去庆祝,那就改日再去吧!”

    中年人有些惊疑,为何父亲对这明中信如此在意?

    老人可从未对一人如此上心,这场争斗不过是小子们的一时意气,就算胜了,也未必表示这明中信有多天才?

    况且,自己还未将回文诗给他看呢?

    心中虽这样想,但他素知父亲受好少年贤才,此番也应该让父亲他老人家高兴高兴。

    “父亲,这明中信确实有才!”说着,中年人递给老人一张手稿,“此乃刚才我根据管家口述,写下来的明中信的诗稿!”

    “是吗?我看看!”老人坐直身形,接过手稿,仔细观瞧。

    看着看着,老人频频点头,“不错,不错,确实了不起,相比之下,这胡文超的诗词确实逊色不少。这明中信,小小年纪,居然写出了如此词藻优美的文章,还写出了悠然自得,乐趣无穷的意境。不得了啊!短时间内能够作出如此诗作,确是不世出的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