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学堂招生(三)-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十三章 学堂招生(三)

    望着讲台,拿起白板擦,明中信百感交集,就是前世立于讲台之上,也是很短的一段时间,但那种教书育人的满足感却永远无法忘掉!

    而今,重操旧业,大概也就仅有这么几次了吧!

    应该珍惜啊!

    “少爷,少爷-----”福伯的轻轻呼喊打断了明中信的思路。

    明中信狠狠瞪了福伯一眼,福伯万分委屈,你不好好进行这第一次招考,这是要玩哪样?

    福伯哪能明了一个老师的伟大责任和装逼!重点在于后者。

    明中信环视一周,却只见,一位位学员端坐于一个案几之后,案几上整齐地放着笔墨纸砚。孩子们,这些基本上都没用啊!

    后面一排靠墙站立着十几位仆役,连个座位都没有。唉,仆役没人权啊!

    “咳咳”巡视完毕,明中信清了清嗓子。

    “学员们,很高兴大家来此报名,在此热烈欢迎大家加入明家学堂这个大家庭!”

    此处应该有掌声,明中信心想。

    然而,学员们却不给面子,讲台下面鸦雀无声。

    学员们都在想,明家少爷这是要闹哪样?!从未见过夫子这样做开场白的,大家齐齐懵逼。

    “哦!”明中信大概也想到了这点,没想到自己居然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一时之间万分尴尬,不合时宜,不合时宜啊!

    “哼,哼!”明中信以鼻音来缓和气氛。

    “闲话少叙,今天,我们在这儿招生,但为了今后你们都能有一技之长,我们在此设立学堂,教授你们一些格物之学,希望你们以后学以致用,都能谋得一个好差事。学堂共分为四个班,名天、地、玄、黄四班。当然,大家也应该知道,学堂也会进行一项考试,大家放心,在座的学员不分姿质高底,都将进入学堂学习技艺,考试只是确定你们今后的学习方向,哪项差事适合你们,同样,招生的时候所询问的问题也将作为参考,以确定你们具体划分到哪个班级,来分别学习不同的技艺!”

    “啪啪啪啪”学员们听到全员录取,皆喜笑颜开,发自肺腑地鼓掌。

    “不错,第一次讲话取得了圆满成功!虽然过程中有些小小的瑕疵,但瑕不掩瑜!我还是挺有做老师的天分的!”明中信臭屁地想道。

    “好了,现在开始考试!”明中信宣布道。

    福伯轻轻地一拍手掌,门外一个个仆役分别托着一个大托盘走进学堂。

    仆役们将大托盘放在案几之上。

    学员们将注意力关注到了托盘之上。

    却见托盘上,一双筷子,一个汤匙,一个水杯,五六个小碟子,一碗汤,一个痰盂。

    “第一场考试为:尝食物辨原料。大家品尝过汤后,写出你们在汤中发现有哪些原料?而小碟子中的食物你们得分别判断出是什么原料,碟子上有编号,对号写出原料名称,最后署上自己的名讳。”福伯解释道,“千万记得每品尝过一种食物后,一定要漱口后再继续品尝!不可以互相询问啊!”

    学员一片哗然,这是要干什么?这就是考试吗?

    “不错,这是考试的一种,下面还有几种考试,大家敬请期待哟!”明中信一脸坏笑。

    下面有几个学员已经开始品尝,其余学员一看,上吧,还等什么,反正已经被录取了!人死孵朝天,不死万万年!干了!

    啊,呸,呸,一阵不雅的声音传来,学员们一个个毫无防备地吃下了辣淑、花淑等刺激性调味料,被辣得、呛得泪水横流,一时间学堂中就如同菜市场般,各种声音间杂。

    明中信却在旁哈哈大笑。

    福伯哭笑不得地望着腹黑的明中信,少爷可真是恶趣味啊!

    学员们听到明中信的笑声,瞬间反应过来,罪魁祸首在讲台上呢?!一时间,一道道目光如同冷剑般飞向了明中信。

    明中信激零零打了个冷战,好可怕!原来人的目光真的可以杀人的!

    “顺便提问一下,你们喜欢如何归类、区分物品?答案也写在纸上。”明中信转移话题道。

    福伯疑惑地望着明中信,给他的章程中没有这一条啊!

    “我随时加的,不可以吗?!”明中信用眼神回答了他。

    学员们马上想到了这是在考试,“明少爷应该不会这么没品,陷害我们吧!考试!考试!”

    转念一想,这么辣,这么麻,可不就是辣椒和花椒嘛!原来题目这么简单!

    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般,兴奋地写下这两样。

    明中信成功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

    你强,福伯心中竖起了大姆指。

    第二项考试开始。

    仆役们又拿进托盘,上面依旧有些物品。

    学员们看后,再次哗然。

    不错,正是两条绳子。

    “第二项考试为灵活打结。由少爷给你们示范,然后你们都说会了后,测试开始,一柱香烧完后结束,看谁打的结多!”福伯再次宣布规则。

    “大家看我如何在打结!注意了啊!”讲台上明中信示范道。

    “将两条绳子的前端交互并列,基中一条绳子像卷住另一条绳子般打一个单结,另一边也同样打上一个结,将两条绳端用力向两边拉紧。”

    “挺简单的嘛!”有学员叫嚣道。

    对此明中信微笑以对,小子,呆会就知道简单不简单了!

    “千万记住,打结最多者我将赠送一个小礼品!”明中信补充道。

    “好了,都学会了吗?”

    “学会了!”学员们齐声叫道。

    “那就开始吧!记时!”

    学员们兴高采烈地打着结,却不知,结虽然简单,但你一个个打,对手指的灵活度要求极高,更何况还限定时间,因此,笑话频出,不是打错,就是两根绳子缠在了一起,众人手忙脚乱,当然,其中不乏聪明手巧之人,其中就有李****。

    在福伯示意下,一位识字的仆役上前将学员们名字及所打结数一一记清楚。

    第二项考试毕。

    第三项考试开始。

    “大家随我来。”福伯当先走出学堂,学员们随后鱼贯而出。

    却只见庭院中放置着十几个大约九尺长半尺宽的窄窄的高凳。

    “第三项考试为:游走平衡木。大家一一上去平衡木(也就是高凳)从一头走到另一头,再返身走回来,可以张开双臂,看谁次数最多。”

    “哇”学员们面面相觑。

    “有谁先来?”明中信问道。

    学员们相互看看,谁都不想当这个出头鸟,因为早起的鸟儿没虫吃,为后面的鸟儿做榜样,提供经验啊!

    “看来,没有敢为天下先者了?!”明中信激将道。

    “我来!”李****挺身而出。

    仆役将他扶上高凳。

    李****摇摇晃晃,但还是走了二十多个来回,才掉了下来。

    “不错!平衡感不错,勇气更不错!”明中信暗暗点头。

    有了出头鸟,随后自然就很顺利地进行了下去。

    仆役记录下名字与次数。

    第三项考试毕。

    第四项考试开始。

    “第四项考试为:力举石锁。大家看到旁边的石锁了吧!他们从五斤、十斤、二十斤、四十斤、八十斤、一百六十斤不等!你们量力而行,看自己能够举起多重的石锁!尽量就好!”依旧是福伯宣布。

    越来越奇葩了,这是考试吗,以后到底要学什么技艺呀?!学员们心头打鼓,但已经骑虎难下了,上吧,同志们!

    不过别说,还真的有大力士,这群学员中居然有两人能够举起一百六十斤的石锁,不得了啊!人才啊!明中信惊叹道。

    第四项考试毕。

    至此,全部考试结束,敬请期待结果!福伯如是宣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