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老人训子-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四十五章 老人训子

    推荐好友新书:《大明海风》,一个既当海盗又当官的故事,作者文笔挺有意思的,想法也挺天马行空,喜欢搞笑风或是航海流的可以去看一下。链接:http://bookqidian/info/1004145642

    求点击,求推荐,求打赏,打赏加更,谢谢!

    中年人也是多年不见父亲如此神情激动了,高兴无比。

    “这篇回文诗更是奇异,解法众多。”

    中年人一一为其解释回文方式。

    “不错,确为佳作,然而?”

    然而,这两个字令中年人一阵心惊肉跳。

    “就这些吗?”老人望着他问道。

    “是啊,就这些!”中年人心怀忐忑道,难道还有其他解法?

    老人一脸失望之色,“屡次让你精心研读,你口中应和,下来却懈懈怠怠,始终不能专注学问,精细研读,导致如今佳作当前,不深究,不探求,不求甚解,太令我失望了!”

    中年人面色潮红,汗珠一下就从脸上淌了下来。

    看来,真的有其他解法,而且自己将其遗漏,否则父亲绝不会如此责备!

    老人摇摇头,唉,此子无法继承自己的衣钵啊!

    然而,毕竟血浓于水,该指点还得指点,老人叹息一声,指着书稿道,“你看,减去第一第二个字,依次以每个字为开头第一字念!”

    中年人念道,“暮雾水连天,松嘻蕊绕帘。古树绘仙画,空溪水罩川。”

    “再跳读!”

    “天连暮雾水连天,鸟绕松嘻蕊绕帘。园田古树绘仙画,庙靠空溪水罩川。”

    这回文诗居然有如此多的解法,自己怎会没有深切探究!中年人自责不已。

    “天连暮雾水连天,庙靠空溪水罩川。园田古树绘仙画,鸟绕松嘻蕊绕帘。”

    越读汗水越多,脸色更是转为苍白。

    “如此,了解了?”老人道。

    “孩儿明白了,父亲教训得是!孩儿今后遇事必会细心研习!”中年人大汗淋漓,一脸失落样,本为找到一位天才而高兴,所以前来向父亲邀功,没想到却把自己给坑在了里面。

    老人也不再深责。

    “对了,明中信与那萧飒到底有何恩怨?”

    “哦,据查,原来,这萧飒是为了兰家二小姐兰馨儿。这明中信与兰馨儿从小有婚约,而兰家希望与萧家联姻,萧家同样希望得到如此财力雄厚的商家相助,于是两家一拍即合,商议如何退婚?”

    “你是说这萧家从一开始就知道兰馨儿与明中信有婚约?”老人一脸铁青。

    “是!此事在府城早已闹得街知巷闻!前段时间兰家提出退婚,还将明中信打得昏迷,来访的明家老夫人一怒之下,带着昏迷的孙儿回转了陵县。”

    “荒唐!”老人也不知是说明老夫人还是说的兰家,亦或者是说萧家。

    “同时,萧家也在其中想办法破坏这桩婚约。前段时间,萧飒更是亲临陵县做过布置,具体作法无从查起。而今兰家又在府城针对明中信做出这般布置,看来是想阻止明中信进行府试。而萧家的具体作法,尚未可知,但他们一定会在府试中耍手腕,毁掉明中信的科举前途!”

    “荒唐,那兰家为商贾世家也就罢了,这萧知府作为朝廷命官,居然默许子弟做出如此有悖人伦之事!看来他是太平日子过得太久了,不想过了!居然好好查查这萧知府,看有何劣迹?”老人勃然大怒。

    “是,孩儿会派人详查的!”中年人应是。

    “去吧,继续观察,看那明中信何时回到小院,我会亲自前去拜访!”老人吩咐道。

    “是!”

    酒楼之中。

    “明兄,请满饮此杯。在此黄某表示深深谢意,谢您为陵县读书人出了这口恶气!”黄举双手举起酒杯道。

    “不错,请满饮此杯!”众陵县童生哄然应和道。

    “明某只是做了应做之事,不敢当得大家如此厚爱。”明中信连忙推辞。

    “明兄如此说是看不起我等吗?”王琪插话道。

    “哪里,王兄言重了,小弟只不过是受之有愧罢了!”明中信连忙否认。

    “也罢,今日只是咱们陵县初次扬威,历城只不过是咱们扬威的小小一站。我相信,接下来咱们陵县童生,在此次府试之中,一定会一鸣惊人、扬威府城。在此,祝我陵县读书人扬威府城!”明中信举起酒杯道。

    “好!”黄举重重点头,“好一个一鸣惊人,扬威府城!”

    众童生心潮澎湃,激烈回应。

    “一鸣惊人,扬威府城!”

    “一鸣惊人,扬威府城!”

    “哟,这是哪个不开眼的,如此嚣张,居然想要扬威府城!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

    众人一时为之愕然。

    这座酒楼只有两层。

    明中信等人为了以示庆祝,也为了不被人打扰,所以直接包下了二层,就是希望在不受影响之下庆祝一下这前所未有的胜利。

    并且黄举专门吩咐店小二在楼下劝阻客人,因此众人放心大胆地庆祝。

    在酒水的刺激之下,明中信一时兴起,说出扬威府试的话语,而众人也一时激动,口无遮拦,随之附和。

    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强行闯上二层,被听了个一清二楚。

    一时间,众童生有些口吃,有些尴尬,毕竟说大话不怕,被人听了去就不好了!

    此时,从楼梯处走上来一人,只见他头戴六瓣瓜拉帽,身着青稠衫,袖过于手,然而一眼看上去,脸色青白,小眼睛,眼露白多,短眉,低鼻梁,眉毛稀疏,一脸的刻薄之象。

    身后紧随几个全身肌肉隆起的壮汉。

    青稠衫男八字腿张开,两腿一长一短,走到近前,一脸坏笑,身体歪站着。

    “这位兄台,二楼已被我们包下,还请在楼下用餐!”黄举起身劝道。

    他在劝说的同时,也想缓和一下气氛的尴尬。

    “是吗?”青稠衫男说道,“我咋不知道呢?”

    店小二紧随其后上来。

    “小二,你告诉这位,我们是否已经包下了二楼。”黄举天真地向店小二道。

    然而,明中信早已察觉到了青稠衫男眼神中那浓浓的敌意。

    这是为何,单纯为了自己那几句话吗?看这样子,他也不像是那种为府城考虑的人啊!看上去,这家伙整体就是一个地痞流氓!

    有猫腻!这是要找事的节奏!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什么大不了的!

    明中信稳坐一旁,静观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