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中信赠药-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中信赠药

    求推荐,求点击,求收藏!打赏加更,谢谢!

    人家功底如此深厚,还需自己指点吗?

    李老想及刚才的托大,脸色一阵阵发烫,如此看来,此子的老师学问精深,深谙八股文之道,哪里还需自己指点!

    如此也就无脸再行观瞧,将文稿递还明中信,一脸惭色道。

    “小友,老朽惭愧!令师授业之才,老朽自愧不如!不知能否告知老朽令师名讳?不知老朽能否登门请教一番?”

    “家师乡野之人,不敢担此夸奖!不敢隐瞒李老,家师已经离去,不再出世。现在,小子也不知他老人家去往何处!而且他老人家走前警告过小子,不得对人提及他的名讳。“明中信回绝道。

    “原来如此!”李老一脸失望之色。

    “令师就不担心你的学业吗?”

    “是啊,家师各类技艺样样精湛,小子不过学得一二而已!家师还说对人讲出他的名讳,会有辱师门。”明中信苦笑着解释道。

    “好大口气!”李老心中一阵不舒服,这是说你师傅无所不能吗?君子六艺他教授过你,你学全了吗?

    李老心中一动,好胜之心涌起,不如借这明中信之手,见识见识他那师傅的本事,看看这样样精通是否名符其实,顺便也刹刹明中信的威风,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对他今后也有好处!

    想到就做,李老开了口。

    “明小友对棋道是否涉猎,可愿与老朽手谈一局?”

    棋道?明中信陷入了回忆,那是多遥远的事了!

    “小友,小友!”李老叫道。

    “呃-----”明中信回过神来,看看天色,“曾经涉猎,不过水平一般般,陪李老下下,倒也无妨!”

    “是吗?”李老一脸高兴状,一挥手,李兆先出去吩咐备棋。

    不一会儿,随从拿着一副棋就进了房间。

    二人对坐,猜子,明中信执白先行,他也不客气,啪一声,二人开始对奕。

    刚开始,明中信还下法柔和,二人有来有往,李老频频点头,这小子的棋力非常,居然与自己有来有往,不得了啊!

    然而,随着对奕,李老眉头却皱了起来,越皱越深,还不时抬头望望明中信,最后,下子越来越慢,也就顾不上再观察明中信了!

    而明中信却似隐隐陷入了回忆之中,眼中渐渐杀气弥漫,下棋越来越凌厉。

    棋盘之上,白子声势越来越大,黑子逐渐被蚕食。

    最后,李老投子认负,心中叹息。

    人家的弟子都这般厉害,样样精通还真不是吹的,确实是名不虚传啊!

    抬头认真打量明中信,却见他眼中的杀气如同实质,令李老暗暗心惊,这明哥儿因何有如何浓厚的杀伐之气?

    明中信渐渐散去了眼中的杀气,神志回复清明,重新回归云淡风清。

    明中信望向李老,眼睛充满了歉意,毕竟自己的心境被影响,才如此充满如此杀伐之气,希望不要令李老受惊!

    “李老,请您服用!”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粒药丸递给李老。

    “这?”李老一阵诧异。

    “李老大病初愈,现在手谈又导致心神疲累,还是进被一下吧!”

    李老接过药丸一口吞下,只觉一股热流直上脑顶,瞬间感觉神清气爽。

    “好药!”李老脱口而出。

    李老日前其实对明中信的看重是在药上,那日在大街之上,心疾之症发作,本以为这番可糟了,没想到一粒药丸就令他回复了神智,而在回家之后,还发生腹泻,身体为之一虚,所以那日在床上静养,另外再找医者为他诊治,没想到医者居然说,心疾之症已好,心中震动异常!

    第二日苏醒之后,感觉身体为之一清,而且气力大增,仿若回到了中年时期。

    李老就明白了,这是药丸的功效,更加珍视明中信赠予的药丸,让兆先随身带着。

    今日来此,也是为的询问药丸之事,没想到居然又获赠药丸,但感觉今日这药丸与那日的截然不同,疗效也是不同。

    看来,明中信还有其他药丸,这可是大发现,难道这也是他那师傅所教,或是相授

    老友的病有救了!一时间李老激动非常。

    “小友,能否为我介绍这炼药之人?”

    明中信一时懵了,手谈之中居然又要找炼药之人?

    随即反应过来,看来是有人需要医者了!

    “不能!”明中信两个字打击得李老想晕。

    “不过?”明中信又说了两个字,令李老又升起了希望。

    好了,不逗他了,毕竟人家年纪这么大了,吓着了可就不好了。

    “您可以说一下患者的症状,我为你去求药!”

    “哦!”李老迅速想起,这明中信应该也是懂医的,否则就不会出手救自己了。

    先让他看看,再由他求药,也是一样!李老又恢复了信心。

    不过,这是在济南府,而患者却在京城,这要如何呢?不行让明中信去一趟京城?但炼药之人应该在济南府,否则明中信去哪求药?

    一时间,李老患得患失,无比失神。

    明中信将李老的神情看在眼中,一阵好笑,那炼药之人可不就是自己嘛!

    “李老,李老,患者究竟有何症状?”

    “哦,我那老友乃胃肠之疾,就是吃不下饭,只能进些流食。”李老回过神来。

    “这却难了!”明中信一脸为难,“不知能否将患者带来我这儿,我亲自诊断一番,再作计较!”

    “就是不能到此才觉麻烦,不瞒小友,我那老友如今远在京城,来不了啊!”李老一阵懊恼。

    “这样啊?”明中信恍然明白,原来如此,那只好实话实说了。

    “实不相瞒,小子所学之术皆为家师所传,另外炼药之人也是家师!”

    “是吗?”李老一惊。

    “小子的岐黄之术及炼药之术也得到了家师的真传,看个病炼个药还是不难的!”明中信仿佛知道李老的担心般,及时做出解释。

    李老将住将疑。

    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递给李老。

    “李老,既然如此,那小子也帮不上太大的忙。这粒药,请你回京后,让他服用,看看效果如何,如果效果显著,就请将我给你的药丸喂他服用,而后再来济南府陵县寻我,咱们再作计较。”

    明中信又挖了一个坑,自己炼制的药效果如何,他岂能不知,别说只是无法下咽,就算胃烂掉一半,这药也会将胃修复百分之八十,这是又要坑人了!

    不过,李老还是感激地收下了,“也只能如此!那就多谢小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