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李老劝戒-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五十二章 李老劝戒

    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打赏加更,谢谢!

    李老终于将心放在了肚中。

    投桃报李,李老也想就明中信的棋艺进行指点,虽然自己输了,但一些阅历经验还是可以传授给他的。

    “小友棋力高超,只是这下棋手段未免有些太过凌厉?”李老收下药后,指着棋盘上的残局,斟酌着用词道。

    明中信微微一笑,“今日有些神情恍惚,被以前一些旧事影响了心境,故下棋如此凌厉!”

    嗯,小友根本就未说实话,刚才眼神之中含有杀气,说明这些旧事事关生死,这小小年纪有何恩怨居然涉及生死?

    他疑惑不已,却不知,明中信在前世有棋魔之称,皆因他下法凌厉不给人活路,令棋界集体驱逐于他。

    实则是因他一位至交好友被人设计,在下棋中放对手一马,对手却乘机杀了好友一条大龙,这也就罢了,对手却赶尽杀绝,直接气得好友吐血,而后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至此后,明中信再不会在棋盘之上留手,反而利用凌厉攻势迅速瓦解对手,取得胜利。

    “小友,你棋风凌厉,杀伐决断,以势逼人,令对手心神俱寒,无法专心下棋,确实易于赢取胜利。”李老顿顿,仔细斟酌语言。

    “然而,别怪我交浅言深,说句实在话,我在你的棋风中感觉到了丝丝杀气,我不知你有何虐心之事。但我担心,你用这种棋风下棋久了,会容易令你的性情变得咄咄逼人。”

    明中信仔细听着,频频点头,确实李老是在为自己着想,说得也对,但他却不了解自己的情况,不过还是挺领情的!

    “你将来是要进入官场的,官场中讲究润物无声,徐徐图之,而这种性格养成的话,会令你在官场中步步为艰,所以我希望你今后改变一下棋风,不要让棋风影响你的性格养成!”

    明中信深施一礼,“谢过李老,小子受教!”

    “明哥儿,为兄来此蹭饭了!”一阵叫喊之声传来。

    李老也是一惊,这是谁?

    却见石文义正大步走进来,身后跟着张采。

    哟,这是有客人,石文义立刻脚步慢了下来。

    “石兄、张兄,过来见下李老!”明中信冲石文义道。

    “李老?”石文义、张采一阵惊讶,这是何人?

    济南府没有他们不认识的,但却又觉得面熟,难道是明哥儿的亲戚?

    心中虽犹疑,但石文义身体却未停,上前拱手为礼。

    “石文义、张采见过李老!”

    “哦,不敢当,不敢当!”李老口中虽说不敢当,面上却淡然如水。

    这就是石文义?张采?

    “这位是李兆先兄。”明中信介绍道。

    “见过石兄、张兄!”李兆先施礼道。

    “不敢当!”二人还礼。

    石文义站直身形,打量着李老,心中越来越怀疑。

    李老却不动声色,品着茶铭。

    “明哥儿,陵县一别,甚是想念啊!”张采道。

    “张兄客气了,不会是想我家的菜品更多一些吧!”

    “哪能呢?当然是想念明哥儿更多一些!”

    “这不就是说也想念我家的菜品啰!”

    “哈哈哈!”张采一阵大笑,掩饰自己的尴尬。

    “不知二位来此有何贵干?”明中信问道。

    “哦,石某二人来此是为的蹭饭啊!自从在陵县享受过明哥儿的药膳,吃别的酒楼的饭那可真是食不下咽啊,终于你来了,还不赶快享受一番?”

    明中信一阵无语,这家伙还真是说得直白,来此就为的蹭饭?真服了他!

    旁边的李兆先心中一阵腹诽,堂堂锦衣卫副千户,居然为了口腹之欲,如此不要脸面,丢人啊!

    “好了,既然小友有客人,那老朽就不打扰了!”李老站起身形就要离去。

    “李老,既然来了,就一起享受一下明哥儿的手艺吧!你可不知道,明哥儿家的菜品,绝了,绝不可错过!我包你吃后再不能忘怀!”石文义留客,自己还想套套话呢?岂能让你们就走了!

    明中信哭笑不得,石广义居然替自己留客。

    这到底是谁的家,他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是啊,李老,天色不早了,就请留下一起用膳吧!小子还需再行请益呢!”明中信也劝道。

    李老似笑非笑地望望石文义,也好,顺便观察一下这石文义,看他耍什么把戏?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那就留下尝尝小友的佳肴!”李老发话了。

    “去让李天义准备一桌宴席今日招待贵客!”明中信吩咐小月道。

    小月一听准备宴席,心中雀跃,蹦蹦跳跳出去传话。

    这丫头!明中信一阵好笑。

    此次带出来三位学员,李玉民管理账目,李天义负责做菜,赵明兴负责保卫,既解决了出行问题,又可以历练学员,真可谓是一举多得!

    而这一路行来,三人确实将本职做得很到位!明中信也甚是满意。

    而李天义的手艺日益精进,越来越精湛,众人对他的评价也越来越高!现在已经离不开他了!

    不提李天义准备宴席,单说在座之人。

    石文义、张采坐下后,人多了,但是话题却越来越少了。

    两拨人马互相打量,石文义与张采猜测着李老一行的来历,李老一行却猜测着石文义一行的真实来意。

    一时之间,都不敢说太多话,深怕露出马脚,被对方猜出。

    同时,互相寒喧之中,你来我往,言语之中,暗含试探之意,一时间两拨人暗战不已。

    明中信望着这两拨人,心下好笑,算了,由他们吧!

    然而,身处暗战之中,岂能独善其身!

    “石小友,你与明小友是如何认识的?”李老问道。

    “我们在陵县有生意往来,所以就认识了!而且前几个月在陵县明哥儿好生招待了我一番,我才知道,名轩阁的酒菜确实名不虚传!”石文义流着口水回答。

    看着石文义那馋涎欲滴的样子,李老不由得对宴席有了期待!

    对了,前段时间济南府锦衣卫上报说在陵县抓到了弥勒会匪人,而后在府城又开展了一系列针对弥勒会的行动。

    估计,石文义就是在那时前往陵县办差,认识的明中信!

    或许,这抓捕弥勒会,也有明中信的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