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萧飒发懵-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五十六章 萧飒发懵

    然而,小月根本不给明中信解释的机会。

    “你看,是吧!我家少爷真的很想你的!”

    一时间,明中信也无法再行开口,只好看着小月在那儿表演。

    兰馨儿在那暗暗窃喜,也不阻拦。

    如此,两个人看着小月一个人在那表演。

    哎哟,可累死我了。小月停下了表演。

    而明中信和兰馨儿在那却默默对视,情意绵绵。

    得,我一翻口舌白费了,原来人家两人根本就没听!小月一阵无语。

    “表小姐!”

    “表小姐!”

    “啊!”兰馨儿转头望向小月,“怎么了?”。

    小月望着兰馨儿心中无力,看来表小姐还真的被少爷迷得五迷三道的,没救了。

    “呆会儿,让我家少爷把您送回去!也省得我家少爷提心吊胆。”

    兰馨儿看看明中信,一脸羞涩。

    “小月,让赵明兴备车,送馨儿小姐回去。”明中信吩咐道。

    小月应声而去。

    “对了,馨儿妹妹是如何找到这儿的?”明中信疑惑道,自己可连黄举等人也未告知啊!

    “是馨儿听大哥说的!”

    哦,那就对了,看来兰景泽还真的对自己很上心啊!难道那些阻碍是他给设的?

    不会!兰景泽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能耐,除非是兰家使力,但兰家不会这么幼稚,那就只能是萧家了!

    “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明中信望望窗外越来越黑的天色,站起身形道。

    “也好!”兰馨儿起身道。

    二人出了小院,看到赵明兴正赶着马车在门外相候。

    二人上了马车,兰馨儿交待一番路线,赵明兴赶着马车,一路前行,直奔兰府。

    一路无话,来到兰府。

    二人依依惜别,兰馨儿一步三回头地进了兰府。

    明中信望着大门上方兰府两个字,一阵失神。

    这就是自己舅公家,过其门而无法入,终有一日,我要兰府大开中门迎接于我!明中信心中暗暗立誓。

    “公子,下人回报,那石某人叫石文义,乃府城锦衣卫副千户!”

    “什么?锦衣卫副千户?”萧飒倒吸一口凉气,也是吓了一跳。

    本以为这石某人不会那么简单,没想到来头居然如此之大,这两年锦衣卫虽比之前朝有所收敛,但其威名依旧不同凡响,那也是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的角色。

    萧飒一时间愣在当场,没想到明中信居然有如此跟脚,太可怕了,看情形,这石文义与明中信交情菲浅,如果自己针对明中信,会不会惹出他来,到时可就不好收场了。

    尤其是锦衣卫可是以谍报为生的,他们无孔不入的细作,令人闻风丧胆。依照往日的行径,相信现在他们应该知道是自己在为明中信设置障碍,不让他在府城住宿。现在不深究,应是不想太早撕破脸。也是在观望,自己什么时候突破他们的底限,相信一定会给自己雷霆一击!

    想到此,萧飒浑身一抖,打个冷颤。

    最近自己得消弭一些了!之前的计划得暂时搁置了!

    “还有何消息?”萧飒努力镇静道。

    “今日他还亲临明中信小院,共同用膳,不过令人奇怪的是,石文义最后居然是狼狈逃出明中信所居小院的?”萧森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萧飒也是一愣,狼狈逃出!这是什么鬼?

    难道,难道是明中信把他赶出来的?

    不可能,不可能!萧飒摇摇头,一阵自骂,自己真是疯了,有谁敢把锦衣卫副千户不当人物,直接赶了出来。

    他却不知,这种猜想还真的接近事实,明中信还真的就敢将锦衣卫副千户打出来!

    “而且,之前还有两人去拜见了明中信!”萧森再次出声。

    “是谁?”萧飒一阵心惊肉跳,这明中信到底是何方神圣,来府城两日,居然惹出这么多人,难道,他真的在府城还有跟底?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看来,应该更加详细地查查这明中信了!

    “不知道,不过,我让人继续查了!”萧森道。

    “好,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萧森就命下去。

    萧飒坐在桌后,后怕不已,万一自己不明就理,继续设置圈套,狠狠打击明中信,被锦衣卫抓着把柄,到时就是自己老爹也救不了自己,那时,自己可是会万劫不复的!

    把明中信与锦衣卫的关系曝光?让他被千人唾骂,万人撕咬?

    不,不能!先不说人们会不会信,就是现在,锦衣卫也不象以前般臭名昭著,与之来往的读书人大有人在,根本打击不到他,如果被锦衣卫查到,是自己在搬弄事非,自己不死也得脱层皮。

    思前想后,这明中信居然如刺猬般无从下口,根本就是无解的!

    看来,今后得从正面击败明中信了!或者借刀杀人!只有这两条路了!

    李老所住院落之中。

    李老二人刚进院中,却见一位面若中秋之月,白面留须,鬓若刀裁的青衫中年人疾步前来。

    “李老,今日去何处了,居然一整日未归!”中年人上前躬身施礼问道。

    “哦,是若愚啊!”李老道。

    “正是学生!”中年人恭恭敬敬道。

    “惹愚,家中就无须如此多礼了,更何况我们还是住的你的住所!”李老和蔼地笑道。

    “是,学生遵命。”

    “今日去了一位小友家,就是住在你那小院中的那位小友。”李老解释道。

    呵,这中年人可不就是山东提学鲁子善嘛!

    “哦,那学生也得前去拜见一番了,毕竟是座师您的救命恩人啊!”鲁子善道。

    “不用了,你去的话岂不是要吓坏他,还是等院试之后再说吧!”

    “是!”

    李老转身向房内走去。

    鲁子善与李兆先见过礼后,二人并排跟进了屋中。

    “徵伯啊,将那糕点拿来,我再尝尝!”李老坐定后,吩咐道。

    “父亲,还是少吃些吧!”李兆先劝道。

    “怎么,你还管得了为父!”李老一瞪眼道。

    李兆先苦笑着将食盒摆在桌上。

    “若愚,你也来尝尝,这糕点确实不错!”

    “这?”鲁子善望向李兆先。

    李兆先将明中信院中所见所闻一一为他道来。

    “这明中信居然与石文义来往?”鲁子善一皱眉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