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夹带事件-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夹带事件

    人海茫茫,在大门外也没有看到几个自己的乡人,黄举等人也未见到,人太多了,人挨人,人挤人。

    却看到了历城县胡文超等考生,胡文超等人似乎颇为自信,自傲地向明中信做了个比试的神色,遥遥一礼,便随队伍进了考场。

    “不,不,我没夹带,我没夹带!”一个喊声打破了平静,人群一阵骚动。

    几个衙役驾着一位考生出了大门。

    明中信定睛一看,这不正是自己互结保单的陵县考生吗?坏了,要知道,作弊者可是五人连坐的,如果他被坐实作弊之名,自己也会被牵累的。

    这可真的是大事,不行,不能让他如此被坐实。想及此,明中信上前拦住了衙役。

    “衙差大哥,不知这位考生如何有了夹带?”

    “你是何人?”衙役上下打量了一番明中信。

    “本人乃陵县考生,与此考生乃互结保单之人,此事也涉及到我,应该能问问吧?”

    “你的考引呢?”衙役道。

    明中信将自己的考引交给衙役。

    -----------------------------------------------------------------------------------------------------------

    府衙内。

    “什么?五人连坐?涉及明中信?”

    萧飒一阵大喜,这可真是天助我也,当自己偃旗息鼓,准备放过明中信一马之时,机会就这样来到自己面前,这可不能怪自己,要怪只能怪你那同县考生了!

    刷刷刷,一张纸条写好。

    “给,你将他给老爷送进去!”萧飒吩咐萧森道。

    萧森应命而去。

    ---------------------------------------------------------------------------------------------------------------

    不好,人群中的李兆先心中一动,回身就往回跑。

    --------------------------------------------------------------------------------------------------------------

    衙役检验之后。

    “倒是可以让你知晓!”衙役点点头,挥舞着手中一张纸道,“这就是证据,他私藏夹带,证据确凿!”

    “是吗?”明中信心中一紧。

    “王敬渲,你确定你没夹带?”明中信低声问陵县被抓考生道。

    “没有,我真的没有!”王敬渲坚定地道。

    “好,你要相信我,你一定会没事的。呆会一定要一口咬定,你就是没有夹带!”明中信低声吩咐道。

    王敬渲望着明中信坚定的眼神,心中一阵温暖,一咬嘴唇,暗自点点头。

    “衙役大哥,这真的是误会,那纸上什么都没有,如何能够说是夹带?”明中信转身向衙役说道。

    明中信盯着纸条,眼中神光电转。

    “不会的,我亲眼见到的,纸条上墨迹明显,而且是刚写不久!”衙役一口咬定道。

    “您能让我们大家看看吗?”明中信胸有成竹道。

    “这?”

    “让我们看看!”考生们一阵鼓躁。

    “好!就让你们看看死了这条心。”衙役也怕引发众怒,应声道。

    “看,这就是证据!”衙役打开纸条向众人展示道。

    “哗”一声,众考生哄然大笑。

    明中信微笑着看向衙役。

    “是吗?”衙役也是一阵疑惑,难道真的没有?

    衙役把纸条放在眼前,一看,咦,真的没有,怎会没有呢?

    衙役翻来覆去检查纸条,就是没有。

    “衙差大哥,行个方便,这考生真的没有夹带,放我们进去如何!”明中信趁机运用养神**蛊惑道。

    衙役眼神一阵迷乱,待要答应。

    “慢着!”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

    明中信等人抬头望去,却见大门内大步流星走来一位中年人,只见他四方脸庞,颧骨微微凸出,中等身材。

    呀,这不是知府大人吗?众考生一阵骚动。

    “这是怎么回事?”知府大人走近前来,问道。

    “此人----”衙役结结马马无法说清,这是养神**的后遗症,令人逻辑无法理顺,话语自然不清了。

    旁边自有人上前为他交待。

    “哦,既然是夹带,那就赶出考场即可,还有何争议!”知府大人一锤定音道。

    “大人,此乃冤案啊!”明中信大声道。

    “是吗,你乃何人?”知府望着明中信,皱着眉头问道。

    “学生陵县明中信,此人乃学生同乡,被人冤枉,自然要鸣不平。”明中信不卑不亢道。

    “哦!”知府大人上下打量着他,原来这就是明中信。

    “他私藏纸条,岂不是夹带?”知府道。

    “大人,姑且不说此纸条是否他所夹带,单说这纸条纸质就不为外人所用,非豪富之家哪能用得起这般纸张!”明中信一指纸条道。

    众人望向纸条,哇,这是什么纸?

    “此乃澄心堂纸,乃徽州所产宣纸,薄如卵膜,坚洁如玉,细薄光润,这岂是区区陵县一贫困考生所能用的!”明中信细细道来纸的来源。

    “不错,那王敬渲家境贫寒,根本就用不起这般贵重的纸张。”旁边有知根知底的读书人道。

    “这应该就不是王敬渲的纸。”

    一时间,众人纷纷为王敬渲平反。

    “那如何从他的身上搜出?”知府大人道,“无论如何,纸张从他身上所出就不行,来人将他登记在册,三年之内不得参加府试!”

    既然知府大人认定他为夹带,现场也无人能够推翻他的决定,木已成舟,想及自己今后几年内无法应考,前途已然尽毁。

    王敬渲一阵心凉,坐于地上嚎啕大哭。

    旁边众考生一脸同情地望着他,但也无人出头。

    “大人,我能证明,此乃有人蓄意陷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