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等待发案-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六十二章 等待发案

    月票***加更一章!谢谢任怨大大!

    明中信停步望向石文义。

    “真的,这个消息可是太劲爆了!你听了后一定会吓死的!”石文义正色道。

    “是吗?”明中信来了兴趣,这消息到底是什么?居然让石文义如此郑重!

    “到底是什么?”

    “你求我呀?”石文义这时却卖起了关子。

    明中信深深望关石文义,石文义以为他要开口求了,一脸得意之色。

    “明兴,咱们走!”明中信直接转身而去。

    石文义傻眼了,说好的求呢?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石文义望着明中信的背影,心中吐糟道,如此沉得住气,简直比那些老狐狸还老狐狸,你确定你是十五岁的少年吗?

    没办法,不吐不快啊,这消息还不能告诉其他人,只能与明中信说,要不然会憋死他的!

    “喂,等等我!”石文义连忙追赶明中信。

    来到明中信居所,石文义喝着茶水,那叫一个爽。

    明中信抬眼望着他,一言不发。

    石文义喝着茶水再见到明中信那冷冰冰的眼神,心中发憷。

    “好了,好了,我卖关子了!”石文义神秘兮兮道,“你知道李老是谁?”

    “不就是鲁大人家的客人吗?”

    “错了!”石文义一脸心痛的样子道。

    “看来,李老有很的来头了?”明中信终于认真了。

    “李老就是李东阳!”石文义也不再卖关子,直接道。

    石文义没等来明中信惊讶异常的表情,却差点被气死。

    “李东阳是谁?”明中信一脸懵样,他很有名吗?

    石文义更是一脸懵逼样,作为读书人,居然连李东阳是谁都不知道,这可真是天下奇闻啊!

    无奈,石文义只能为明中信科普咱大明的最高领导机构。

    一把手,也就是皇权的象征-----弘治帝。

    刘健,字希贤,号晦庵。当朝首辅,弘治十一年七月进的内阁。

    谢迁,字于乔,号木斋。当朝辅臣。

    李东阳,字宾之,号西涯。当朝辅臣。

    此三人乃大明朝此时的擎天之柱,就边当今圣上对他们也礼让三分,而他们的才干也确实当得起圣上的倚重。

    在坊间素有“李公谋略高超,刘公办事果断,谢公谈吐尤健。”之称。

    此李东阳,正是彼李东阳。

    李东阳,祖籍湖广长沙府茶陵,时任太子少保、礼部尚书衔兼文渊阁大学士,负责教导太子,八岁时以神童入顺天府学,天顺六年中举,天顺八年举二甲进士第一,授庶吉士,官编修,累迁侍讲学士,充东宫讲官,弘治八年以礼部右侍郎、侍读学士入直文渊阁,预机务。

    去年四月,李东阳的四弟李东溟卒。李东阳悲痛欲绝,无心事事,所以弘治帝直接放假,让他回湖南长沙老家去治丧。他是正儿八经的阁老,其身份地位无需形容,估计过几年会致仕,然而毕竟在位多年,门生故吏遍及天下,就连鲁子善也正是他的科考弟子。

    本应在长沙府或直接回京的李东阳,如今,居然不声不响来到了济南府,也不知有何目的。

    这些都是石文义收集的李东阳的情报。

    “哦,原来李老居然有如此显赫的身份,还真看不出来啊!”明中信叹道。

    就这?石文义一阵无语,明中信居然对此不以为意,也不知道,他是不了解情况,还是他天生迟钝,要知道,李东阳,那可是当朝阁老,掌握着多少官员的生杀大权,只要搭上这趁车,至少衣食无忧啊!

    就算你看不出来这些,你今天总见识到了李东阳出现的威力了吧!没有李老出现你能有机会找出陷害者吗?恐怕连找的机会都没有。

    君不见,萧知府面对鲁提学可以顶牛,不买他的帐,见到李东阳后居然一声都不敢吭,直接就萎了!

    这就是权利带来的好处。

    石文义在地上急得团团转,该如何给明中信解释其中的利害关系?

    “好了,不逗你了。”明中信见石文义的表现,心中为之感动,确实又不关人家什么事,人家是为自己高兴担心而已。

    “我明白,李阁老带来的好处不少,起码萧知府再不敢针对我,甚至在府试中还会给我适当的照顾,他一定明白,李阁老,包括鲁子善鲁提学都是为我出面!这也是我当前能够见到的好处!”

    原来你明白啊!石文义心中一定,这家伙,还真沉得住气。

    “但我现在与李阁老有所牵扯,也会导致不明就里的外人无端的猜测,会否给李阁老与鲁提学带来不好的影响呢?这是我要考虑的!”明中信叹道。

    “况且现在是在敏感的科举抡才大典之上,府试之中,万一有人将我与李阁老牵扯进科举弊案中,是不是会损失惨重?”明中信问道。

    啊!石文义呆住了,原来人家明中信不是不明白,也不是不了解其中的好处,恰恰相反,人家考虑的比自己全面多了!这其中还牵扯到李阁老在朝廷当中的处境,这是什么脑袋啊?朝堂政堂相争都能考虑到!太牛了!

    这家伙可真是天生混官场的料,亏自己还为他担心,真是毫无必要啊!

    算了,自己还是安心当自己的秘探就好!

    石文义又腆着脸蹭了一顿酒菜。

    随后的几日风平浪静,居然没事,这太不可思议了,明中信这个坑居然没人来跳了!

    令石文义在明中信住所安排的暗哨居然没起到作用,这令他很不爽。

    明中信却怡然自得地在家训练三位学员。

    明中信心中也是奇怪,那萧飒居然没有再找事,不符合逻辑啊!

    当然,他并不知道,萧飒已经把他这个坑看透了,再不敢出奇招怪招了,打算今后正面击败他。

    这几日,正因为是府试,所以萧飒还是能分清主次的,李东阳与鲁子善紧盯着府试,他心中一清二楚,总不能因为自己的恩怨,一招不慎,将老爹的前程搭进去,所以最近都偃旗息鼓,不再折腾。

    萧飒销声匿迹了,锦衣卫却密切盯紧每位出城进城之人,严查弥勒会余孽,也无甚机会来此打扰明中信,明中信也落得清闲。

    一时间,府城安静了好多,无数人都等着第一场的发案到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