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琐事繁多-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十五章 琐事繁多

    “何喜之有?”明中信淡定地问。

    “我将少爷的契约给那些泥腿子看,他们马上就乐晕了,从来没有这么好的事,一个个感恩待德,表示要听从少爷安排,都急着要签契约啊!这是天大的喜事啊!”王管事机关枪般地将肚子里的话一股脑全倒了出来。

    “是吗,你给他们讲清楚了吗?”

    “讲清楚了,讲清楚了!我将契约背得滚瓜烂熟,倒背如流,我一家家一户户都跑遍了,嘴都快磨破了。”王管事表功道,“您看,我这鞋子都磨烂了!”

    说着,王管事抬起脚,让明中信看他那磨烂的鞋底。

    还别说,王管事的鞋底确实破了一个大洞,但里面的足衣却是毫发无损,这就值得商榷了!

    当然,明中信没那么不识趣,揭穿王管事!

    毕竟王管事确实为他办了事!

    “不错,不错,再接再励!我看好你哟!”明中信表扬道。

    “愿为少爷鞠躬尽瘁!”王管事再次表达忠心。

    “那究竟有哪些人愿意呢?”

    “哦,在这儿,小人将所有的佃农都统计了一遍!”说着,王管事从袖中取出一摞纸。

    明中信接过来翻阅,却见上面详实地记着每位佃农的姓名、性别、年龄、籍贯、家中人口,身体状况,农活干得如何。

    虽是一本流水帐,却代表了他用心细致。

    没想到,王管事无心中为明家做了人力资源的统计工作,可以让他为下一步选择雇佣佃农打好了基础。

    “机灵!务实!有眼力件!”明中信意外地看着王管事,没想到,自己只是给了他一个方向,他就为下一步做好了准备,给了自己一个惊喜。

    明中信心道,“看来,确实值得培养!要不然,先让他跟班学习一下管理种植这块?!观察观察,可以作为后备人才培养!也许今后能够大用!”

    王管事要是知道了,不定得乐成什么样的!

    本来,明中信要收回土地,统一管理,作为管理租田的管事,前途渺茫,以后用不用他管理还是两说!但他没有沮丧埋怨,而是在作事中更加用心,积极表现,让明中信看到他的才干,这才是聪明人该干的事啊!

    “行了,你这几天先进学堂,跟着黄班一起学习吧!”明中信吩咐道。

    王管事也听过明少爷要选拔一批十一二岁的少年,进行培养,希望能够为明家各项生意补充新鲜血液。

    虽然周期可能会很长,但今后这些学员都将是明家少爷的嫡系班底啊!要知道,说句不好听的话,老夫人还有几天好活,未来明府还不都是明家少爷的。进了学堂,即使不成器,但在明家也一定会有一席之地啊!

    让自己进学堂学习,这是要培养的意思啊,今后肯定要大用自己!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王管事呆若木鸡,实则欢喜至极,清醒过来后,不停地鞠躬,嘴里嘟囔着,“谢谢少爷,谢谢少爷!”

    “好了,下去准备入班吧!”福伯拍拍王管事,提醒这好运的小子!

    “是,是!”眩晕的王管事倒退着出房。

    “噗通!”王管事来了个屁股向后平沙落燕式,摔了个仰面朝天。

    “哈哈哈哈哈哈”明中信与福伯齐声大笑。

    “少爷,您看这些佃农如何处置!”

    “暂时先放放吧!毕竟现在才九月,距离明年还早,离播种还有几个月!好在王管事已经把准备工作做了!只要我们再核实一下就可以了!”明中信拍着那摞纸,若有所思的样子。

    “少爷,吴掌柜求见!”明贵再次前来通报。

    “唉,事还真多啊!”明中信已经无力吐糟了。

    “让他进来吧!”

    却见吴掌柜躬身而进,深施一礼“少东家!”

    不对啊,前一次没这么恭敬啊!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明中信心中马上拉起了警报。

    “哦!”明中信心道,我就是不问你有何事!

    “少爷,我带来了!”

    “带来什么了?”明中信一头雾水。

    “厨师啊?!”吴掌柜也是一阵惊愕,这不您让我找来的吗?!

    “厨师?------”明中信暂时反应不过来。

    “咳,咳!”福伯在旁提示。

    明中信望一望福伯,却见福伯在一边比划。

    “哦,-------对!”终于想起来了,明中信恍然大悟。

    吴掌柜擦擦汗,这家伙,太考验人了!您说的都忘记,您才多大,比我这老人家还要糊涂啊!

    况且,您让我第二天来,我都来两趟了,昨日您府中有事,我没敢打扰您,今天又来,好不容易等王管事走了,才敢来打扰您啊!

    当然,这些心里话他不能让明中信知道,却不知明中信可是心理行家,哪能不知人家在心里腹诽他。只是装不知道罢了!

    “哪呢?!”明中信打量半天,却无第二个人啊?!

    吴掌柜一阵瀑布汗,我哪敢不经您同意就往里领啊!这得您发话啊!先回话吧!

    “厨师在门外等候!”

    “行了,叫进来吧!”明中信一挥手。

    不大一会儿,吴掌柜将厨师领了进来。

    还未进门,明中信感觉天空暗了下来,难道天阴了吗?

    明中信抬头望望窗外。

    没阴啊!

    明中信定睛一看,好么,却只见一堆肉挡住了视线,再仔细一看,哦,原来是一个人啊!

    只见他脸又圆又大,一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脸上的肉堆得像“面团”,脖子又粗又短,脖子上的肉一层层,如同浪花一般,此起彼伏。

    “少爷,这就是厨师,也是我的妻侄!”吴掌柜心虚地介绍道。

    终于明白了,明中信心中一阵轻松,毕竟任何一个莫名的威胁总比明着的危险要来得让人心里不安。

    早说嘛,我就不会这么心惊了!

    “这就是你找的厨师?”明中信问道,自动忽略了“妻侄”这两个字。

    毕竟,呆会如果不适合,明中信也不能凑和,还得重选,现在只能装不知道了!

    吴掌柜人精似的,马上明白了明中信的意思。

    “小子,呆会好好表现,争取让少爷看中,你才能前程似锦!”吴掌柜敲打着“胖子厨师”,同时改为暗捧明中信的臭脚,希望明中信嘴下留情。

    小样,你就是拍我的马屁,我也得照章办事,马屁我见多了,明中信不屑道。

    “少东家,让他做几道菜,您尝尝?”吴掌柜道。

    “不用了,福伯,去拿几样剩下的食物和汤,让他试试!”

    福伯应声出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