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东阳评文-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东阳评文

    新人到,求月票,求推荐!谢谢支持!

    哼!几人不再理他,排序出场。

    胡文超望着几人的背影,气得浑身发抖,但也无可奈何。

    出场后明中信与黄举三人组寻一安静茶楼,几人一番对答,喜形于色,皆有信心过此府试。

    “咱们陵县四杰真的一起过了府试?”李玉惊道。

    “那是当然。”王琪臭屁道。

    “好,今天就去明兄府上去庆祝一番。”黄举宣布道。

    “为何去我家,酒楼不行吗?”明中信不愿意了。

    “我们皆寄宿别人处,还是明兄府上清静,当然要去明兄府上了!”黄举赖皮道。

    “你们是想我家的美食了吧?”明中信揭露其险恶用心。

    “顺便而已!”黄举三人组默契地齐声道。

    哈哈哈,几人一阵大笑。

    青春飞扬在空中,惊得鸟儿直冲飞天。

    “好,今日不醉不归!一次让你们喝个够!”明中信豪迈地一挥手道。

    “好!”黄举三人组意气飞扬道。

    旁边的李天义一脸苦相,要知道,他们嘴上说得好,干活的可是自己啊!

    “兄弟,保重!”赵明兴与李玉民拍拍李天义的肩膀痛苦地摇摇头。

    “明兴、玉民,你二人与天义去买菜,今晚备得丰富些!”明中信的话语传来。

    瞬间,赵明兴与李玉民的神情垮了下来。

    “让你们幸灾乐祸!还是咱们一起同甘共苦吧!”李天义上前搂住两人的肩膀道。

    “那还能如何?走吧!”三人相携离去。

    一路之上,上榜落榜,读书人喜笑怒骂者不绝,该高兴的高兴,该痛哭的痛哭,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几人也一阵叹息。

    明中信与黄举三人组相携而归。

    “小月,备茶!”远远地,明中信叫道。

    不想,从房中转出一人来。

    哦,明中信等人吓了一跳。

    定睛一看,原来是李兆先。

    “李兄!”明中信拱手为礼。

    “冒昧来访,还望明哥儿见谅!”李兆先一脸歉意道。

    “无妨,怎么?就你来了,李老呢?”

    “你看,我就说明哥儿欢迎我吧!”李东阳从屋中大步走出。

    “见过李老!”明中信依旧拱手道。

    李东阳暗自点头,这明中信并没有如普通人般知道是位“大人”而卑躬屈膝,还是如此不卑不亢!有前途!

    黄举三人组上前见礼,一一拜见。

    “好了,既然李老大驾光临,正好我们大肆庆祝一番!”明中信一拍手道。

    “庆祝怎么能少得了我呢?”外面又传来一个声音。

    今日可真热闹,都赶一块了,今日又得破费了!明中信心中苦笑。

    声音未落,只见石文义、张采、李玉大步流星地进了院中。

    眼见李东阳站在院中,石文义瞬间石化。

    呀,这位爷怎么也在?

    明中信未予理会石化的石文义,向李东阳道,“李老,请进!”

    李东阳更是不会理会锦衣卫,转身进了屋中。

    “大哥,大哥,怎么了?”张采疑惑地推推石文义。

    “哦!”石文义回过神来,“咱们还是走吧!”

    转身就要出去。

    “大哥,咱们不是听说明哥儿府试考完,为明哥儿庆祝来了吗?”张采不解道。

    “这?”石文义一脸为难。

    “走吧,咱们还得享受一下明府美食呢?上次你享受了,我可还没享受呢!”张采一拉石文义。

    石文义无奈只好跟了进去。

    众人坐定。

    “小友,怎么?府试考得如何?”李东阳问道。

    旁边的小月也在一脸期待地望着明中信。

    “是,第一场、第二场我们四人皆已上榜,而第三场应对试题得心应手,估计可以一起参加院试了。”明中信老老实实回答道。

    小月为之激动、雀跃,手中拿着的茶碗差点打翻。

    旁边李兆先连忙接过。

    “是吗?”李东阳上下打量黄举三人组。

    “觉得案首有望吗?”

    “学生这却不敢妄言!”明中信谦虚道。

    这也就是他觉得有望了!李东阳眼前一亮。

    “那你将所作文章墨写而出,让我们品鉴品鉴!”

    小月连忙准备文房四宝。

    当日,李东阳与鲁子善也仅是在厢房之中观看而已,毕竟府试乃抡才大典,名不正言不顺,如果去强行参与,岂不是给政敌送把柄!

    所以他们呆在厢房,只是在为明中信撑腰而已,防止在府试中有人又针对明中信,同时威慑萧知府不敢不公正对待明中信。

    考完之后,他们也就撤了,不敢打扰萧知府任选贤才。

    第二三场,皆是鲁子善在考场为他撑腰,但也未干预评卷。

    所以,他们也未见过明中信的试卷答案,自然担心明中信的发挥,如今萧知府居然让他上榜,说明明中信文章优异,他们就有些好奇这些文章了。

    旁边的黄举三人组也是一脸渴望,见识见识,比较比较,看有无希望超过明中信。

    当然,后一句是玩笑而已,他们有自知之名,早在兰亭文会、诗词会友之后,就对明中信的文采佩服得五体投地。

    尤其在看过明家刊印的科举技巧用书之后彻底死心了,现在只是想比较比较与明中信到底差在何处?今后好有个动力,争取早日与之比肩。

    明中信也不推辞,上前一挥而就。

    他也想看看李东阳这位辅臣对他的文章有何评价。

    “苍劲有力,笔法细腻,好字!”李东阳望着明中信这一手楷书为之赞叹。

    再看文章内容,破题、承题、起讲、入题、起股、中股、后股、束股一一看来。

    “每四股之中,一反一正,一虚一实,一浅一深,材料翔实,立论精辟,破题透彻,承题承接破题要点,再行补充说明,使论点更加明了,继而层层递进,逻辑清晰,见解独到,只是方严正洁,太过老成持重,缺了一些年青人的锐气!”李东阳开口道。

    “小子受教!”明中信佩服无比,这确实是自己此文的最大弊端,但却不打算改。

    在他看来,八股时文只是一种手段,进入科举官场的进阶方法,并无实质用处,只要考中即可,不用非得做得至大至精,可以传世。

    旁边的黄举三人组却随着李东阳的评价,频频点头。

    说得太正确了,只是自己等八股时文造诣有限,无法说出如此精辟的评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