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宿醉之后-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六十六章 宿醉之后

    明中信今日也大出血,烈酒供足,只有李东阳在吃果酒,却也怡然自得,别有一番情趣。

    至于石文义,刚开始还有些放不开,低声吩咐李玉,让他去安排好警戒,毕竟李阁老在此,如果有哪个不开眼的小毛贼上门袭扰,败了李阁老的兴致,那就不好了!

    烈酒上来后,众人先行上前敬在场年长者李东阳,为其践行。

    而后又对明中信和黄举三人组一番调笑、恭贺,对饮三杯。

    刚开始还很规矩,但喝着喝着,大家就喝疯了。

    一个个放浪形骸,肆意拼酒。

    石文义为老不尊,竞然与黄举三人组称兄道弟,拼酒不断,猜酒划拳,玩了个不亦乐乎。

    张采更是早早就进入了疯狂,疯狂抢菜,疯狂拼酒!

    连李兆先都加入了疯狂抢菜、疯狂拼酒当中。

    李东阳品着果酒,看着这个场面,心中一阵感叹,年轻真好啊!

    唯有明中信在旁陪着他,毕竟,明中信前世加起来都几千岁了,没那份闲情逸致陪他们疯!

    然而,作为东道主,别人哪能容他如此清闲。

    石文义、张采与黄举三人组两拨人马拼着拼着,想起了东道主。

    找上门来,对着明中信就是一阵恭维祝贺之词出口,然后把明中信拉入了拼酒行列。

    一时间,全场觥筹交错,酒气横行,最后一个个皆喝了个二五八万,真正做到了一醉方休!

    哦,明中信捂着自己疼痛的头颅醒转过来。

    却见自己躺在塌上,身上盖着棉被,想必是小月所为。

    而房中却是一片狼藉,石文义、张采、黄举三人组一个个横七竖八躺了一地。

    石文义手中依旧握着酒壶,一双大脚放在了黄举、王琪的脸上,李婷美与李玉两人互抱着,不过是头脚相反的互抱。

    张采的头枕在石文义的肚子之上。

    这份乱啊!

    望着他们的酒醉丑态,明中信为之失笑,坐起身形,揉着双鬓。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小月探头一看。

    “呀,少爷起来了!”惊叫一声,转身出去。

    不大会儿工夫,小月回转而来,手中却端着一份热腾腾的醒酒汤。

    “少爷请喝!”小月将醒酒汤放在明中信手中。

    明中信仰头喝下,将碗递给小月。

    “李老父子呢?”

    “咋晚有人来此将李老父子接走了,您与他们喝多了,李老就未让人打扰与你,悄悄走了。”

    “是吗?那真是失礼了!”

    “对了,忘记问明李老啥时候离开济南府了?”明中信一脸懊悔之色。

    “哦,对了,李老还留下一封书信,说让交给少爷你。”小月一拍脑袋,从袖中取出一封信。

    “是吗?居然留信了,有何事不能当面说的?”明中信疑惑不已。

    明中信将信拆开,打开观瞧。

    “明小友足下:汝才华出众,县试、府试锋芒毕露,才华尽显,虽文名大涨,但你在陵县所作所为皆落于有心人眼中,此事殊不为好事。尤其学堂一事,支撑之说,敏感之极,如入有心人之眼,有心人之耳,则会麻烦非常。今后此事做即可,说就大可不必了。要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望小友今后当稍稍藏身匿变,至要至要!”

    “吾饱阅世态,历宦途风波之险,见尽人心,人心不可测也。今后小友既然希望踏上宦途,今后所遇之事今日就当筹谋。望小友今后遇事,谨慎思虑,三思而行,凡事皆需留有一线,不可急功近利,自断后路。”

    “交浅言深,万望小友不要见怪!李某就此别过,来日再见!对了,此处住宅乃鲁子善之外宅,外人不得而知,你尽可安心住下!”

    最后落款,“东阳字。已未年四月”

    明中信陷入沉思,李老这是在劝诫自己,之前自己的所作所为太过锋芒毕露,动了很多人的利益,今后应稍稍节制。

    一句句话异常中肯,明中信铭感五内,然而,自己需要的是功德,需要的是影响,自然不能放弃扩大影响的机会,只好辜负李老的一番好意了。

    “哎呀!”一声传来。

    明中信望去,却是石文义醒了,毕竟是久经酒场的悍将了,醒得最早。

    “咦!你为何在此?”石文义望着明中信一时没反应过来。

    “大人呐,您这是在我家啊!”明中信翻个白眼。

    “哦!”石文义看看周围,想起来了,昨晚拼酒来着,对了,李阁老呢?

    石文义飞身跃起,向四周打量。

    “咋了?”明中信吓了一跳。

    “李老呢?”

    “这时候才想起李老?晚了?”明中信收好信笺,没好气的道。

    “什么晚了?”石文义紧张地道,难道李阁老出事了?

    但望着气定神闲的明中信又是一阵疑惑,不会啊,如果李阁老出事,明中信应该不会如此悠闲!

    “没事,李老已经走了!”明中信没好气地道。

    “走了?”石文义半晌才反应过来,哦,李阁老已经离开了,这明中信,说话不清不楚,吓了自己一跳。

    大爷,您喝酒喝昏了,好不啦?自己迷糊,居然埋怨我们的主角!那你的升官发财大计就推迟一年半载的吧!作者气愤道。

    “小月,给石兄等人拿些醒酒汤。”明中信吩咐道。

    小月应声出门。

    “这才对嘛,哪有你这般对待客人的?”石文义揉着脑袋坐于一旁。

    不一会儿,众人纷纷醒来。

    一片呻吟之声不绝于耳,纷纷揉着脑袋站起身形,一个个痛苦不堪。

    这就是宿醉的代价了!

    喝过醒酒汤后,用过早膳,众人纷纷告辞。

    明中信偷偷叫过石文义。

    “石兄,中信不便再与李老有所牵扯,还请将此代为送与李老,门外有一辆马车,也请一并送与李老,以解舟车劳顿之乏。”

    明中信挥手之间,赵明兴将一个箱子送上。

    “这是?”石文义一指箱子问道。

    “此乃一些果酒及糕点口腹之物,供李老路上享用。”

    “哦!”石文义心领神会,人家这马屁拍得,真是绝了!

    石文义、张采带着马车、礼物离去。

    今日,乃府试第二场招覆,明中信自不必去应试,在家中小憩,去酒劲,安心绪。

    “明兄,同去看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