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中信用刑-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中信用刑

    “有我这个神医在,怎会如此轻易地让我的人死呢?”明中信苦中作乐,得瑟道。

    “那我明兴兄弟呢,怎会如此装扮?”李玉反应过来,不好意思承认,指着赵明兴赌气道。

    “哦,那是我包的,其实属他的伤势最轻!只是看起来吓人而已!”

    这个乌龙令旁边的黄举三人组为之失笑。

    石文义与张采也是哭笑不得,你哭也得搞清楚状况再哭!这个二货兄弟啊!太不让人省心了!

    相反,明中信却对李玉欣赏不已,这般性情中人的性格,太可爱了!看来这三个小家伙找了一位好大哥啊!

    众人一一落座。

    石文义与张采询问起了经过,他们只是接到响箭示警,就匆匆赶来,尚未来得及搞清楚经过,只是听说明中信遇刺,心急如焚,飞身赶来找明中信,深怕明中信有所闪失,故而对事情经过一无所知。

    王琪立刻绘声绘色地将事情经过一一道来。

    石文义等人心情随着剧情跌宕起伏,听到三位学员居然拼命为明中信挡箭、挡刀、挡拳,心下震惊无比,是什么令他们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舍身?太有勇气了,太难得了!

    就连黄举、李婷美再次回想起来,都为之心惊不已,同时也是感慨,这三位学员的英勇舍身,根本就是本能嘛!否则不可能如此快速反应,冲上去。

    明中信也是听得眼圈通红,越想越加痛恨那刺客,幸亏学员们皆无大碍,否则他百死莫赎!

    众人望向明中信的眼神也是充满了羡慕嫉妒,这家伙,学问好,考得高,就连教授的学员都如此棒,这还让自己等人如何活啊!

    太羡慕了!有如此誓死追随的属下(学员)太幸福了?

    哎,却只听旁边轻哼一声,“头怎么这么痛啊?”

    众人望去,却是李天义正缓缓睁开眼睛。

    李玉扑上前道,“小子,怎么样了?”

    “哦,李大哥啊!嗯,这是哪里?”摸摸自己疼痛无比的脑袋,迷茫地望着陌生的环境,自言自语道。

    李玉待要回答。

    “对了,教习!教习呢?”李天义翻身而起,惊慌失措道。

    看看,这就是待遇,人家一醒过来,找的是他们的教习,枉费自己这么关心他!李玉一阵无语。

    众人也是羡慕地望着明中信,自己要是有这么忠心的人,死而无憾了!

    “不用怕,我在这!”明中信上前扶住他,拍拍肩膀道。

    “哦,教习,您没事吧?”李天义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明中信,松口气道。

    “我没事!”明中信扶着李天义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嗯…嘶…啊…!”李天义说着说着,呲牙咧嘴地双手抱头。

    “好了,你先休息吧!刚醒来,头还痛,过会就好!”明中信扶着他躺下,安慰道。

    “玉民、明兴呢,怎么样了?”李天义抬起头望着明中信道。

    “没关系,他们也无大碍,嗯,那不是!”明中信一抬下巴。

    李天义听了明中信的话,一脸释然,扭头看看旁边的李玉民、赵明兴,安心地笑了。

    这小子,一醒来就关心别人,居然没问自己如何?明中信眼眶一热,差点掉出泪来。

    众人眼中也充满了感动之情。

    石文义招手叫过那位拿令牌的锦衣卫,问道,“那刺客现在何处?”

    “被弟兄们关押在一处僧房!”

    “你看如何处置?”石文义转头向明中信问道。

    “你交给我半个时辰即可!”明中信淡淡道,然而语中的冷意却令在座众位一阵胆寒。

    看来,明中信不会让那刺客好过的!

    “也好!”石文义点头道,“但你不能给我把他弄死!”

    “放心,我不会让他轻易死的!”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阴冷,浑身一股肃杀之气散发而出。

    众人又是打了一阵寒颤。

    “好好养伤,回去了咱们再说其他!”明中信拍拍李天义道。

    “嗯!”李天义双眼放光,急忙点头应道。

    众人却一阵摸不着头脑,就一句话用得着这么激动吗?

    李天义却心中暗喜,暗自盘算道,教习会教给自己什么呢?自己选,还是让教习决定呢?这是个问题!

    望着李天义贱笑连连,众人浑身起了鸡皮疙瘩,难道被打脑袋打疯了?

    不理李天义暗自丫丫,众人百般揣测,明中信随石文义来到了关押刺客的僧房,开始了他的报复之旅。

    蒙面大汉此时面罩已经被取下,豹头环眼,一脸虎须,倒也相貌堂堂,但却被一个刀疤破坏了整体,让人感觉凶恶异常。

    见门打开,大汉不屑地望望来人。

    明中信面无表情,只是呆呆地盯着大汉,上下一阵打量。

    明中信从旁拿过一张椅子,顺势坐下,冷冷地,淡淡说道,“告诉我,你是谁?为何刺杀于我?我会让你少受些痛苦!”

    “人总有一死,大爷活了这么长时间,早就够本了!大不了……”大汉昂着头在那得瑟。

    “够了!”明中信断喝一声。

    “我再问一次,你是谁?为何刺杀于我?”

    被打断话语的大汉不满地望望明中信,却被他眼中那冷意惊着了,这是什么人啊?眼中毫无一丝情感,看自己仿佛看一个死人,

    大汉激灵灵打个冷颤。

    他暗自咬咬牙,“爷是弥勒会的,此来是报复你的!”

    “就这?”一个字一个字从明中信口中蹦出。

    “就这!”

    “你的同党呢?”

    “什么同党?”大汉强自镇定道。

    “不要说你就只是一个人?”明中信望着他,挑挑眉道。

    “就是我一个!有什么冲大爷来!”大汉硬气地道。

    “够义气!”明中信挑挑大姆指道。

    “那当然,出门在外义气为先!”大汉得意洋洋道。

    “就是不知呆会儿你是否还有这底气?”明中信淡淡笑道。

    “不用吓唬爷,爷不是吓大的,有什么招就使出来!”大汉意气风发地道。

    “行!”明中信收敛笑容,站起身形走到大汉面前。

    一伸手,手中出现一把小刀。

    “拿个脸盆来!”明中信冲石文义道。

    “来人,拿个脸盆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