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中信揭密-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中信揭密

    “不用了!”明中信徐徐道,继续下针。

    “我是尊者!”大汉大急,直接抛出了底牌。

    明中信停下,望向大汉。

    “我是弥勒会济南府总坛尊者!”大汉大喜,可算保住这条小命了。

    “是吗?你是尊者?”石文义抢步上前抢话道。

    “不错,如假包换!”大汉傲然道。

    明中信嗤之以鼻,道,“你是尊者?我还是菩萨呢!”

    “你怎会知道,我们弥勒会的高层还有菩萨?”大汉一阵惊疑,接着一喜,“哦,对了,你也是我弥勒会的?”

    明中信哭笑不得,自己哪儿像是弥勒会的,你脑袋秀逗了?

    此时,石文义也看出来了一些端倪,这大汉的话值得商榷。

    一任尊者,弥勒会一府最高头领,会如此不着调么?

    一时间,石文义在旁沉吟不语,且看明中信如何对待于他?

    “不对,不对,如果你是弥勒会的人不会如此对付我的?”大汉陷入了混乱之中。

    石文义与明中信对视一眼,二人更加确定,此人绝不是一府之领袖,当然,明中信是通过养神**查到的,而石文义则是从他的言语中判断出来的。

    “行了,不用猜了,我不是你们的人!你还是享受一下金针过脉吧!”明中信一脸嗜血的表情。

    “不,不,你们不能如此对待我?”大汉连连叫道。

    “行了,别叫了,你得让八字胡师爷来才行!”明中信不耐道。

    “你,你怎么知道?”大汉脸色大变。

    “行了,人家才是真正的尊者,你这个傀儡就不要在这儿得瑟了!”

    “而且这所有的行动皆为那位尊者策划,你只不过是在那儿捡便宜而已,甚至你边那李家小院主人都不如!”

    就连总坛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秘密!他怎会知道?

    大汉一时间竟心丧若死,这下连最后的筹码都没了,

    大汉呆滞地望着明中信,口中喃喃自语道,“你真的是魔鬼,你真的是魔鬼?”

    却不知,刚才明中信早已经运用养神**从他记忆中提取出了该知道的情报。

    “他藏身在锦衣卫所的隔壁那个李家小院中!对吧?”明中信再次补刀道。

    大汉更是打个激灵,恐惧的眼神望向明中信。

    “真的吗?”旁边的石文义心中一阵惊喜,惊乃是明中信是如何知道这般隐秘之事,喜的是这下可有了那尊者的消息。

    “别磨磨唧唧了,快去抓吧,记住,那李家人也是弥勒会中人,万不可放跑了!迟了,我怕他们会跑掉的,注意一个八字胡身材瘦小眼睛小小的师爷,那才是真正的尊者!”明中信正色道。

    石文义应声,冲出房门一番布置,去端掉弥勒会在府城的最后一个窝点。

    “这些隐秘之事,你怎会知道?”大汉震惊得都麻木了,只是机械地询问明中信。

    “行了,我们还是来玩金针过脉这个游戏吧!”说着,明中信直接将手中金针扎入了他的左手中指中。

    “啊!-------”大汉吓得一阵大叫。

    “鬼叫什么,又不痛!”明中信直接给了大汉一个爆栗。

    大汉闻听此言,停止大叫,细细品察身体。

    咦,真没什么感觉啊!难道他是吓唬自己的?

    望着一脸惊喜的大汉,明中信冷冷一笑,现在才是正餐开始!

    却见他伸手轻轻一弹大汉左手中指。

    “啊!---------”一阵惨叫之声传出。

    大汉这声惨叫却不再停遏,皆因明中信这一弹,令得他感觉中指剧痛,如万蚁钻心般痛。

    而且这种疼痛还带有一种痒痒的感觉,心中好似有个声音让他赶紧用手去抓挠中指,然而他却动都无法动一下,这种痒麻肿痛之感太难受了!

    单纯痛的话还能忍受,但再加上痒,这种感觉就不要太酸爽了!

    那种挖心般的痒麻之感,令人心中难耐,浑身不得劲,越痒越想挠,但手却又被绑着,根本抓不到,挠不着,钻心之痒,令他身躯在地上像蛇爬行般一阵蠕动,将左手置于身躯底下,使劲碾压,依旧解除不了麻痒之感。

    这麻痒之感令得大汉龇牙咧嘴,无比难受。

    “怎么?想用手挠?”明中信问道。

    大汉连连点头。

    “求我呀!”

    大汉眨巴眨巴眼睛,露出哀求之色。

    “勉为其难,为你解开绳索,你自己挠吧!”明中信上前为其松绑。

    明中信这儿松了梆,却见大汉迅速抓住左手中指,咔吧一声,折断了!

    然而明中信却未去阻止,只是怔怔地看着他。

    大汉仰天狂笑,我把手指掰断,以痛代痒,看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明中信冷笑一声,静静地望着他。

    却只见大汉的左手中指迅速变白,而后逐渐黑化,以肉眼可见的程度黑化变腐,烂掉了!

    继而,左手中指根处再次发生痒麻疼痛之感。

    什么?难道还未清除?大汉也是位狠人,直接将左手支撑于地,使劲一转身,咔吧一声,左手整个变为了皮肉相连的软鞭。

    “奉劝你一句,这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会令发作过程加速!”明中信摇摇头道。

    随着明中信的话音刚落,却见大汉左手手掌迅速变白、变黑、变青,腐烂!但左臂又开始出现痒麻之状。

    原来是真的,真的无法改善被过脉的结局。

    大汉傻坐起来,呆呆地望着**烂掉的手掌,慢慢变成了木雕肉像!

    “你继续吧!”说着,明中信转身站起走向房门。

    “你不能走!”大汉尽力爬向明中信,嘶哑着声音道,“先告诉我,究竟如何才能让你放过我?”

    “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明中信反问道。

    大汉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没有把他如何啊?到现在他都活蹦乱跳的,无一丝伤痕。

    有什么揭不开的仇恨,令他如此痛恨自己,如此对待自己!

    “你差点将我的人打伤打残,还如此不明所以吗?”明中信提醒道。

    大汉闻听此言,原来如此,那三个小子,依自己的功力,估计至少有一人已经去见了阎王。

    一时间竟心如死灰,这,这命却如何能够赔偿得起的?

    明中信耸耸肩,意思是,你看,你自己都如此认为,还想让我如何饶过你!

    转身向外走去。

    “不要走,不要走!”大汉嘶哑着叫道。

    然而,明中信会理他吗?答案显而易见!

    明中信缓缓步出僧房,却见黄举三人组及各位童生皆等在门外,静候自己醒转!

    此时见明中信出了房门,一时间簇拥而上,将他团团围住。

    “如何,招了吗?幕后主谋究竟是何人?”黄举率先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