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扫兴而归-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七十四章 扫兴而归

    明中信上下打量一下黄举,摇摇头。

    这是怎么了?黄举一时不知所措,哑口无言。

    “到底是何人对你下此毒手?”旁边的王琪急道。

    “呵呵,你们的身板太小,还是不知道的好!”

    黄举反应过来,明中信这是在逗他呢!

    “别玩了,你还是说出来吧!大家群策群力,也许还能帮到你呢?”黄举道。

    “算了,不开玩笑了。告诉你们吧!其实-----”明中信失笑道。

    “啊!------”屋内传来一声哀嚎。

    众人皆是一惊。

    “这是怎么了?”黄举惊异地问道。

    “没关系,我让他痛思已过,想必有所顿悟,感到兴奋而已!”明中信随口胡扯道。

    “说正经的!”王琪道。

    “其实,是我给他上了一点点小小的刑罚而已!”明中信道。

    切,黄举三人组鄙视他道。

    你还会刑罚,别逗了,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你有那么强吗?

    哎,做人难,做一个说真话的人更难啊!明中信心中感叹道。

    “好了,不逗你们了,实际上是石兄动用了一些逼供手段,现在可能感觉到了疼痛,所以才乱叫的!”

    嗷,又一嗓子叫声传来,众人吓了一大跳。

    “看到没有,这就是石兄的手段,太残忍了!”明中信假装打个寒颤。

    这还差不多,众人认可了这种说法。

    明中信心中一阵无奈,说真话你们不信,说假话居然不假思索地就认可了,太没天理了!

    不过,好在大家都信了,明中信也就不再说什么,径直往三位伤员的僧房走去。

    啊!又是一声传来,大家赶紧跟上明中信向僧房走去。

    咦,呀,哈哈--------僧房之中怪叫连连。

    众人不由得打个寒颤!

    这人真的是疯了,石掌柜这是用了什么招啊?把人吓成这样!

    众人心中一致认定,石掌柜的确实得罪不起!

    此时,僧房之中赵明兴、李玉民、李天义皆已醒转,正在谈论着什么,一见明中信进来,皆双目放光,上下打量。

    “这是怎么了?我身上有花吗?”明中信打趣道。

    “教习!”赵明兴与李玉民双眼一红,就要哭出来。

    “好了,教习这不是好好的吗!傻孩子!”明中信上前抚摸着二人的头颅,慈祥地道。

    身后众人一脸怪表情,这场面太违和了。

    要知道明中信也才十五岁,一脸稚气,却扮成老大人状安慰二位更小的小孩,还做慈祥状,太令人喷饭了!

    梆梆梆,三个脑瓜蹦印在三人头上。

    三人摸着头,叫痛不止。尤其是李天义,刚刚头痛有所好转,又被来这么一下,耳边简直是嗡嗡作响。

    “记住,今后遇到这种情况,有多远就给我躲得多远,别往跟前凑,难道教习连自保的本事都没有吗?”明中信厉声喝道。

    众人则一脸懵逼样,还有这样的,别人救了你,你不感谢就够好的了,还埋怨他们,太不近人情了吧!

    然而,更令他们诧异的是,三位学员一脸认错的样子,低着头,惭愧地点头认错。

    这是什么情况?太不合情理了!这情形,让在座各位的认知彻底被颠覆了!

    “知道错了吧?”明中信再次问道,“认错就是你们这样的态度?”

    “是!我们知错了!”三人立刻挺胸抬头,大声喝道。

    众人瞠目结舌地望着这师生三人,真不是常人啊,无法理解?

    此时的众人打死也不再羡慕明中信有此三位拼死相救的学生!这都不是非正常人,自己还是与正常人打交道的好!

    “好,知错的话回去就每日加练一个时辰!”

    瞬间三人苦着脸,向明中信哀求道,“教习,两个时辰好不啦?”

    “半个时辰!”明中信变脸道。

    “好,好,好,就一个时辰,咱不变了!”三人立刻谄笑道。

    “行吧,看在你们表现不错的份上,就还是一个时辰吧!”明中信勉为其难地批准了他们的要求。

    众人又是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明中信只要求他们加练一个时辰,他们自己却要求加练两个时辰,有这样的人吗?

    然而,四人旁若无人的沟通外人是很难理解的!

    但三位学员却清楚,明中信这是在承诺,回去后会每日多教授他们一个时辰技艺,教习教的那可是真本事,自己等人可是占大便宜了!

    当然,外人是不了解内情的!所以就造就了黄举三人组的误会!

    今后好长一段时间,黄举等人对明中信有阴影,与明中信的交往之中总存在疑惑,不敢尽抛一片心。

    明中信上前为他们检查,很是满意他们伤情的恢复,又叮嘱几句注意事项!

    明中信转身看向众人,没想到众人以一种怪异的目光望着自己,不禁看看自己身上是否有什么不对劲?

    没有啊?明中信疑惑不解地望着众人。

    一时间,气氛竟变得尴尬无比。

    “明哥儿,明哥儿!”石文义的声音传来。

    明中信心中一喜,看来那尊者是抓到了,否则石文义声音中不会这般喜悦!

    推门而出,却见石文义意气风发地大步向他走来。

    石文义身后却无绑缚之人,而只是几个锦衣卫便衣和两辆马车。

    难道?明中信心中有了猜想。

    石文义走近前来,先向他眨眨眼,使个眼色,开口道。

    “明哥儿,你让我找来的东西带来了,你看何时上路?”

    “好吧,咱们就此时上路回程吧!”明中信应和道。

    说着,明中信转身向黄举等众童生道,“诸位,今日由于明某的私事致使大家未曾尽兴,实在抱歉!”

    说着,明中信深施一礼。

    “客气了,明兄之事就是我等之事,万不能这般说话!”黄举正色道。

    众人纷纷称是。

    “无论如何,此次算明某欠大家一个人情,日后,明某必有一报!”明中信承诺道。

    黄举眼神一亮,提议道,“那就不如折现如何?”

    明中信为之错愕,折现,这是什么情况?难道黄举想要银钱?

    众童生也是懵逼了,难道黄举傻了不成?

    他居然以那铜臭之物来侮辱自己等人的情操,太可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