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承诺约定-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七十五章 承诺约定

    不应该啊?黄家又不差钱!难道是他本人差钱?

    明中信如是想。

    黄举一看,就知道大家误会自己了!

    微笑开口道,“我说的折现是,回到陵县后,让明中信在名轩阁去请咱们大吃一顿,你们看如何?”

    “好啊!”王琪率先高声应和,李婷美鼓掌支持。

    早就听说名轩阁菜肴美味,以往因囊中羞涩,不敢前去一尝,如今有此机会,岂能放过?

    于是,余者童生尽皆叫好!

    明中信无奈地笑笑,看来大家将他的承诺看得太轻了,这也能够看出,在场之人皆不是那挟恩图报之人,也罢!

    “好了,大家且住!”明中信高声叫道。

    众童生平息鼓躁,静等明中信发言。

    “这样好了,今日暂且如此,大家都回府城吧!回到陵县,咱们共同庆祝通过府试,我来请这个客,但我这个承诺依旧存在,待来日,明某还有一报,如何?”

    “好!”众童生轰然应好。

    “石兄,咱们就此回去吧!你呢?”明中信回身向石文义道。

    “一同回去吧!”石文义点头附议。

    众人一阵忙碌,将三位学员及大汉分别安置在两辆马车之上。

    众人浩浩荡荡回转府城。

    一路之上,众童生纷纷告辞离去,黄举三人组却如牛皮糖般紧跟着明中信回到了小院。

    见到三位重伤若此的三位学员,小月又是一阵大惊小怪。

    就在三位学员以为小月关心他们,感动无比的时候。

    小月冲上前去,对明中信百般盘问检查,最后确认明中信未受伤后,才出了口大气。

    三位学员目瞪口呆,原来人家根本就不是关心自己,而是担心他家少爷呢!

    小月口中还一边检查一边不断埋怨三位学员居然让少爷置身险地,令三位学员心灵受伤无比,自己等人这般重伤她都不关心,还一直埋怨,这让他们上哪说理去?

    小月嘴上虽埋怨三位学员,但却也异常关心他们,一一为他们安排住所,布置病房。

    一番手忙脚乱,终于将三人安置好。

    众人来到前厅坐罢!

    一番寒喧过后,黄举三人组再三追问这刺客究竟是何方神圣?明中信一口咬定就是生意方面的仇家。

    黄举三人组明白,当日在陵县明家履出命案,已经不对,今日更是直接要刺杀明中信这个临时家主,内情一定不简单,然明中信深怕连累他们都不吐口,无奈只好离去!

    石文义在旁志得意满意地望着他们同学情深,再看着明中信一本正经地胡言乱语,微笑着不发一言。

    “好了,别看戏了!说吧,尊者抓到了吗?”

    “当然!由我出马,岂能空手而回!”石文义臭屁道。

    “那你为何还把他带来这儿?”明中信白了他一眼道,“不是应该立刻回锦衣卫所刑讯逼供,赶紧再挖出更高层次的判逆吗?”

    石文义一阵尴尬,不好意思道,“我这不是怕千户大人抢功吗?”

    却原来,这石文义由于是直接从京城外派来的,与本地的千户大人不对付。

    而且千户三番两次地抢夺他所立功劳,但由于级别高过于他,他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上次陵县的功劳更是被抢得几乎只喝了点汤水。

    此次如此大的功劳,岂能再被抢了,为保险起见,所以他将那尊者藏在另一辆马车中带来了这儿!

    不容易啊,干哪一行都不容易!明中信感叹道。

    外面风光无比,内里却争权夺利无所不用其极,明中信深深明白,这就是锦衣卫的生活,也是官场的生活。然而他为了赚取更多的功德,意然决然地要跳进官场这个火坑!

    皆因进入官场,才能掌握更多的权利,运用更多的资源,为更广大的百姓谋利,才能获得更加庞大的功德,这却无论如何也是绕不开的!

    明中信摇摇头,将偏转的念头甩开,再次将注意力回到石文义这儿。

    道尽一番因果,石文义长出一口气,他知道明中信鬼精鬼精的,希望明中信给他建议。

    而且数次明中信不知从何种渠道获取情报,居然对弥勒会了如指掌,一次也就罢了,他却三番两次得到重要情报,这次更是直接就指出大汉乃是冒牌货,这太不可思议了。

    而这次更是见识到了明中信在刑讯方面的独特手段,更是眼馋,希望学到一两手!这不,机会就在眼前,尊者抓到了,估计应该很难,毕竟这是真正的弥勒会高层,要撬开他的嘴,估计很难!

    这次就看明中信能否运用他那独特的刑讯手段,撬开他的嘴,挖出更多的秘密了!

    “你先将那尊者带上来,让我见识一下!”明中信道。

    石文义一招手叫过立大厅门口的锦衣卫,让他们将那二人带上来。

    却见那锦衣卫押着一位八字胡,小眼睛,形态瘦弱,无比猥琐的中年人上来。

    明中信第一眼就感觉,哪儿不对劲,但细想之下,却又无法确定。

    随后就是那大汉,却见他根本无法走路,而是由两个锦衣卫抬了上来。

    那大汉被用布条塞着嘴巴,但却依旧呲牙咧嘴,哀嚎不止,只是被布条塞着,无法喊出声而已,却也被憋得面容狰狞,泪水横流。

    而他那左手左臂更是已经成为了一根枯骨,全无一丝肉感。

    简直令人无法直视。

    “你究竟把那大汉怎么了,居然令他如此!”石文义奇怪道。

    皆因石文义在安置那大汉到马车上时,见到了大汉的这般惨状,连这用惯刑罚的人都心中打鼓。

    “只是一个小小的刑罚而已!谁让他如此对待我的学员的!只是罪有应得罢了!就算将他折磨死又岂能抵得上我一位学员!”明中信轻描淡写地道。

    明中信淡漠的口气中隐含漠视大汉性命的决绝,一时间令石文义心中一寒,看来他还是一个护短之人!

    “我很好奇,他左臂这种情况,会继续漫延吗?”石文义转移话题道。

    “会的,一直到全身干枯,变为干尸为止!”

    想像一下大汉变为干尸的模样,石文义不禁打个寒颤。

    而旁边的尊者与大汉身体不由得颤抖不止,双眼惊惧地望着明中信。

    尤其是大汉简直是看恶魔的眼神,瑟瑟发抖,鼻涕横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