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踏上归途-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七十七章 踏上归途

    感谢书友永远喝不高的推荐票,在此致谢!求推荐、求月票,求订阅!

    当这个问题被提出问及众人时,众人一致同意,认为他极需保护,包括知道他武艺在身的三位学员。

    理由也很强大,他毕竟年仅十五岁,而且,还是文弱书生一枚,手无缚鸡之力,当然需要保护!

    明中信又无法演示武艺来证实自己无需保护,无奈之下,只好由得他们。

    三位学员对李玉的到来,倒是无比欢迎,皆因李玉每日在病塌之前为他们讲述武斗的经验,如何避免更大的伤害,如何以极小的代价取得更大的胜利成果,三人听得是津津有味!

    明中信让小月侍候三位学员,自己就每日与黄举三人组在府城到处转悠,暗自观察府城的各行各业的布置安排及生意的经营状况,同时向跟随间谍头子李玉咨询各家买卖的后台老板。

    一番下来,明中信将府城的买卖了解得七七八八,心中也有了数。

    如此,一日复一日,十余日转眼就过去了!

    期间,明中信抽空,备齐礼物,上兰府去拜见各位舅爷舅舅,各位长辈倒也未为难于他,就是未提及与兰馨儿的婚事,反而就府试之事敲打于他,训诫他要将心思放在学业之上,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争取在院试中一举夺魁。

    明中信当然是百般应是!

    而兰馨儿毕竟是女儿身,未婚之前,不能见面,这让明中信有些遗憾。

    当然,兰景泽未曾露面,他也不想见明中信,心中的疙瘩也是成般难解的。

    而后兰家留明中信在兰府用膳,席间其乐融融,气氛极其一融洽,一时间好似明兰两家冰释前嫌一般,但这就是明兰两家自己心知肚明了。

    兰馨儿倒是在他回来后,暗自来访了几次,而兰家众位长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得她了,毕竟萧家一直未有动静,看来是放弃与兰家联姻了。

    明中信对近段时间萧飒居然销声匿迹,没有再找自己的麻烦,很是奇怪。

    加之他对萧飒也很是感兴趣,故而向李玉打听了一下,却吓了一跳,相比之下,这萧飒才是真正的天才!

    萧飒,今年仅有十六岁。他自幼博览群书,过目不忘,素有神童之称。

    十一岁过县试、府试,并且皆为案首,十二岁过院试,考取秀才。被泰山学院山长看中,坚持要收其为徒,萧飒傲气天生,认为师傅必须经过他这一关,居然考校起山长来,最终为山长所折服,拜其为师,常年在泰山学院修习学业,十三岁那年本想去参加乡试,但山长却认为他还需磨砺,也就拖到现在未参加乡试。去岁才刚回来,见到兰馨儿后惊为天人,立誓要娶她为妻!

    却不料想,兰馨儿与明中信已有婚约,更听说明中信只是一个无法通过童生试的废物,认为明中信根本就配不上兰馨儿,于是才有了之前的种种。

    了解后,明中信更是奇怪,这萧飒既然如此天才,为何在兰馨儿此事上如此执着?真是想不通?

    不过自己马上就要回陵县了,也就不再操心了!

    这日,黄举来向明中信辞行,说是祖父来信,要他回陵县去,积极备考院试,而王琪和李婷美也随后相携而来,准备回陵县。

    明中信稍加思索,也准备回去了,三位学员的伤势也已经稳定了,行动无碍,还是回去休养吧!

    而且自己留在府城也无事可做,回去还能安心备考,何乐而不为呢?

    明中信收拾停当,让李玉叫来石文义,毕竟锦衣卫所太过敏感,不敢前去,怕惹不必要的麻烦。

    石文义到来后,明中信向他辞行,说要与黄举三人组结伴而行,回转陵县。

    石文义有些不舍,但却也无法阻拦,只好为他践行。

    不过,石文义也向明中信通报了一个信息,他即日也将回转京城。

    “这是为何?”明中信诧异无比,随即反应过来,“难道你升官了?”

    石文义微笑不语。

    旁边的张采爆料道,“我大哥被调回京城准备让他负责一个卫所!”

    “老石,恭喜了!”明中信惊喜非常,这确实是好消息,京城总比这穷乡僻壤要好得多吧!

    “本来还答应你说要与你在济南府一起开酒楼赚钱,没想到还未实现,我却又要被调走!”石文义一脸不舍。

    “说什么呢?近日我也看了府城的各项买卖,确实没什么搞头!势力纵横交错,太麻烦了,光应付官面文章就够我受的了,明家不会在府城开设酒楼的!”明中信安慰道。

    “说不定,我会将酒楼开到京城,到时,你可得帮我!”

    “咱兄弟不说二话,只要用得上老兄的,一定会肝脑涂地,在所不辞!”石文义拍胸脯保证道。

    “行,又得不醉无归了!”明中信一阵担心,上几次的不醉无归造就了一些阴影,这些家伙太能喝了,自己又得破酒破财了!

    “当然,这也许是我们在济南府的最后一顿酒菜了,岂能不尽兴而归?”石文义一瞪眼道。

    “好,好,怕了你们了!不过我的酒也不多了,这次就奉陪到底吧!”明中信一脸无奈。

    随即,又是一场大宴,黄举三人组闻风而来,又是一顿拼酒,大家喝了个昏天黑地,暗无天日。

    第二日,明中信备了礼物,亲自到鲁提学府上前去辞行,鲁子善不知是为了避嫌还是对明中信有意见,未曾出面,只是让管家出面,收下礼物,留话鼓励明中信几句了事。

    明中信礼数到了,也就不再计较,回身去了兰家辞行。

    兰家倒是恢复了一些热情,长辈们为明老夫人准备了一些礼物,让明中信为其带回。

    倒是兰馨儿这次并未避嫌,泪眼婆娑地出面与明中信辞别。

    明中信只好暗自给了她一瓶自制驻颜药丸,说明用法,逗得她眉开眼笑,解决了这一情债。

    明中信一行与黄举三人组择日起行,石文义等人又是一番送行,还让李玉率领一队人马专程护送明中信等人。

    这一路可就不再昼夜兼程了,而是天大亮之时才起程,天色一暗就歇息。

    居然用了整整八日才望见陵县城楼。

    终于回来了,明中信望着城楼心中感慨无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