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拜谢县尊-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八十章 拜谢县尊

    见此情状,明有仁哪能不明白明中信这是有些好奇这东西的来历,脸色微红,不好意思地直言道,“此乃你的白板改造,我感觉炭条太污,洗手太过废事,就用漆将木板进行涂刷,而后用石灰块代替炭条,如此写出的字体更加清晰,就改成了石灰块!”

    明中信一脸惊喜,自己为何就想不到用石灰块呢?

    原来自己还是小看了这时代的人,只要给他们个思路,马上就会予以创造改造,真是太有才了!

    经过明有仁解惑,明中信也就不再关心黑板,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这儿还是明家社学。

    明中信一一将府城所见所闻、心得体会向明有仁汇报、请教。

    当然锦衣卫、遇刺之事隐瞒不谈,只谈府试及府城所见。

    明有仁也将自己的记忆与之比照,唏嘘不已,多年未去,府城早已变样,一阵感叹,真是老了!

    拜谢启蒙恩师之后,明中信来到了县衙。

    衙役通禀之后,很快,钱师爷疾步而出。

    “明家主,恭喜恭喜啊!再中案首,可喜可贺啊!”远远地,钱师爷那透着喜气的话语就扑面而来。

    “不敢,不敢,见过钱师爷!”明中信迎上前去拱手道。

    钱师爷近前,上下打量一番明中信,“啧啧啧”一阵赞叹,“真是不一样了,过了府试,大家气度更深厚了!”

    “钱师爷取笑了!”明中信一脸苦笑,这是怎么话说的?许久未见,钱师爷居然有了如此恶趣味!

    钱师爷笑了,“不打趣你了!无论如何,此番回来气质变得非同一般啊!”

    “钱师爷!”

    “好了,好了,县尊大人有请!”见到明中信快急了,钱师爷也不再挖苦于他。

    明中信随钱师爷往里走,福伯提着礼品紧随其后。

    却只见柳知县居然迎出了中堂。

    “见过县尊大人!”明中信受宠若惊,上前施礼道。

    柳知县面含微笑,“明案首驾到,柳某岂能不前来迎接?”

    “不敢当县尊大人如此推崇!”明中信心中更是吃惊,这是怎么了,虽然二人是有共同利益,但也当不起柳知县如此厚待啊?

    “当得,当得!”说着,柳知县居然直接抓住明中信手腕就往里面相让。

    难道是见自己上门送礼?明中信心中犹疑。

    不会吧?知县应该是见过大世面的,不至于如此肤浅吧?

    然而,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自己得当心了!

    在明中信疑神疑鬼中,几人来到后衙正堂。

    “中信此次府试为我陵县增光了!”柳知县满脸堆笑开口道。

    “中信不敢居功。”明中信欠身道。

    “当得,当得!中信此行有三桩大功!”柳知县举起三指道。

    “不知是哪三桩?”钱师爷凑趣道。

    明中信也是疑惑,有三桩大功?姑且听听。

    “中信凭一己之力力压历城童生,让其承认不如我县,令我县童生扬眉吐气!此为其一!这桩大功就足以称为我陵县功臣!”柳知县伸出一指。

    “中信勇夺案首,扬我陵县文名!此为其二!”二指伸出。

    “献出科举用书,提升本届童生实力,致我陵县童生二十余人通过府试,开创前所未有之科举盛况,在济南府独占鳌头,扬陵县声威!此为其三!”三指齐出。

    “中信不敢居功,此乃县尊大人教化之功!”明中信谦逊道。

    “中信当不得谁当得?”柳知县一瞪眼道。

    “不错,不错,明家主居然不知不觉间为陵县教化做了这么多!”钱师爷仿若恍然大悟。

    这主从二人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明中信表面上连连推辞,心中却更是提高了警惕。

    “不管如何,此番中信为陵县立功,不知是否参加八月院试?”

    “学生当然要参加,此前已经蹉跎了不少岁月,今次机会难得,更得力争上游了!”明中信自信满满道。

    “那就好!那就好!不知此次府城之行,与鲁提学是否有所往来?”

    “中信只是与鲁提学见过几面,并未答话!”明中信老老实实道。

    “那此行还算顺利?”

    “有些许波折,但终是迈过了!”想起此行的波折,明中信也有些心有余悸,差点就损兵折将,府试败北啊!

    柳知县轻咳一声。

    钱师爷会意,插话道,“不知府城之行,还与何人结交?”

    至此,明中信终于明白,柳知县这是得到风声,有贵人相助自己,现在试探自己来了!

    谁给他的信呢?考生?还是他在府城也有眼线?他又知道多少?一时间,明中信陷入两难。

    说清楚是李东阳李阁老吧!一是怕柳知县让自己引见。二是怕李阁老今后知道了怪罪自己打着他的名义招摇。

    不说吧!只怕立刻就得罪柳知县了!

    真是左右为难啊!

    算了!豁出去了!

    “此去府城,在大街行走之际,路遇一位老丈病发,稍施援手,令他转危为安,随后就离去了!”明中信顿顿。

    “后来呢?”二人齐声问道。

    “后来,府试之时,与我具保的一名考生居然被人陷害挟带,义愤之下,出面要求彻查,府尊大人却以府试紧要为名不给机会。在此危急关头,鲁提学出面力争,府尊依旧不给机会,最后,所救老丈出面,府尊才松口,给了我揪出凶手的机会,也才能让我们安心科考。”

    二人面面相觑,知府不给提学面子,居然给那老丈面子,这老丈来头不小!

    二人不由大叹明中信好运,路上救人都能遇到贵人,这逆天的运气啊!

    “那老丈究竟是何人?”柳知县急问道。

    “我也不知。”明中信摇摇头。

    柳知县一脸失望之色。

    “不过!”

    明中信的这二字给了他希望。

    柳知县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当时,府尊好像称他为李大人!”明中信装作努力回忆的样子。

    柳知县一脸失望,朝堂之中李姓大人多如牛毛,还是没有线索啊!

    “对了,好像鲁提学称他为座师!”明中信爆出一个猛料!

    “座师?”柳知县无意识地重复道。

    旁边的钱师爷也在努力回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