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赏善罚恶-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八十三章 赏善罚恶

    “明管事,你依法而行,制出调料!”明中信递给明管事一张纸。

    明管事早就听说少东家只要给出纸张,这个行业瞬间就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难道调料也能成为主产业吗?

    带着疑问接过了纸张,低头研究。

    “这些调料必须保密,只能你一人知道!明白吗?”

    明管事连忙抬头应是。

    明中信拍拍手,“好了,大家各司其职尽快将手头事宜办妥,明家得加快步伐了!”

    众人哄然应是。

    有主心骨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众人心满意足地离去。

    明中信心中苦涩,哎,又得加班干苦力了!

    洗把脸,喝碗小月准备的醒酒汤,清醒清醒,干活了!

    端坐于书桌之前,稍稍闭目,来到归元塔中。

    来到功德轮盘,望望悬空的小功德碑。

    咦,好像又长了一些,心中一喜,看来是长了。

    神识延伸,扫在了功德小碑上,只见小碑居然又有了变化。

    给人的感觉好似分为两极,一种春风和煦,一种阴森邪恶。

    不好,这是侵蚀了!

    前世有些法宝也会被邪恶秽气所侵蚀,进而变得邪恶***如同人一般颓废堕落,再无法运用。难道这功德小碑也变得如此了?

    不能,如有邪恶接近,应该会自动激发功德予以进货,岂能让它得逞?

    而且,在自己神识当中,如有邪恶**之气进入,自己会是第一个知道啊!

    定下纷乱繁杂的心神,仔细观察功德小碑。

    却见,正面上方多了“赏善”二字,下面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分为左右两部分。

    下面一行小字“基础功德:98000”。心中一喜,原来只差一步就到十万功德了!自己马上又可以抽奖了!

    然而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还是继续找吧!

    再往下,依旧是几行小字,“明家学堂改制,加功德1000”。

    “科举用书面世,功德无量,加功德1000”。

    ……

    右边书写,“查阅归元书架书籍《……》,功德消耗400”。

    ……

    神识上上下下扫了个遍,但却没有其他变化。

    难道在背面?

    神识移转,来到背面。

    呀,还真的有变化!

    却见小碑背面上方镶嵌着两个字“罚恶”。

    这是何意?明中信不解。

    再往下看,依旧也是分为左右两个部分。

    左边,几行小字镶嵌其上,“惩戒假尊者,功德无量,加功德2000”。

    咦,这是?明中信连忙往下看。

    “惩戒月影,功德无量,加功德1000”。

    ……

    “罚恶即为扬善”六个大字印入脑海,原来这罚恶也能增加功德!这意思就是自己以后可以放手施为,令天下恶人得到应得的下场,那也是积功德,太好了,自己又多了一个积累功德的手段!

    右边却空无一字。

    估计应该是在惩罚恶人之时,过度惩罚后,要消耗功德!以后再试吧!今时今日最重要的是先找到一些技能之书,收集整理成书稿,归入明家书馆,充实教材,先把明家学堂学员培养起来再说!

    明中信带着愉悦的心情,来到了归元塔书库书架处,寻找现实中能够运用的技能之书,现在自己功德充足,再不怕消耗,来吧!尽情的扣除功德吧!

    不提明中信殚精竭力地为明家发展耗费心血。

    境头转到湖广华容东山之下,一座草堂之外。

    “刘老头可真是会享受啊!”李东阳望着青天白云,听着悦耳的鸟叫虫鸣,闻着乡野之间的清香之气,感叹道。

    说着踏步推门进了草堂。

    “见过李大人!”见到进门的李东阳,旁边一位少年上前施礼道。

    “季玮啊!说多少次了,不要这么生份,要叫大父!”李东阳语重心长道。

    “废话,他是我的孙儿,凭什么叫你大父?”旁边床塌之上的一位瘦骨嶙峋的老人插话道。

    “哟,精神蛮好的吗?”李东阳转头望向老人道。

    “你怎来了?”老人一皱眉道,“你不是治丧去了吗?”

    “才听说,你居然辞官离京回乡了,顺便过来看看!”

    “李老头,你有这么好心?”一位老人望着李东阳,高声怒喝道。

    “哟,中气十足,不错嘛!我只是看你这老犟驴饿死没有!”李东阳满脸堆笑,走到近前,上下打量一下老人道,“看来暂时还死不了啊!”

    “你才快死呢!”老人气喘吁吁道,“姓李的,你这是要怎样?划下道来!”。

    “你啊,年纪一大把了,脾气还如此火爆,怎么就改不了呢?”李东阳对老人愤怒神情视若无睹,摇摇头,径直坐于塌边道。

    老头气呼呼地,眼神直盯盯盯着李东阳,仿若要吃了他一般。

    “放心,其实不是我想来的,就是一位小友听说我有个仇人每日食不下咽,就给了我一瓶药,说是也许有用,我就拿来,看看能不能毒死你这条老犟驴。”说着,李东阳从怀中取出瓷瓶,晃晃道。

    “拿走,不要再忽悠我了,你这老家伙会这么好心?大老远跑来给我送药?”一位老人一脸怒气,推开李东阳手中拿的瓷瓶。

    “机会难得,这东西可是千金难求的啊!你这犟驴真不吃啊?”李东阳戏谑道。

    “就是仙丹妙药,只要是你拿来的,我也不吃!”老人扭过头去,不再理睬李东阳。

    “我知道,你这老犟驴是不敢吃吧!我那小友可说了,这药那是见血封喉,一粒毙命。”说着,李东阳从瓷瓶中取出一粒药丸。

    “我会不敢吃,小看我,就是鹤顶红我都不怕,还怕你一粒小小的药丸?”老人闻言,强撑着坐直了身体。

    “那你敢吃吗?”李东阳激将道。

    “谁说我不敢?”老人一伸脖子道。

    “你就是不敢!”

    “我敢!”

    “你不敢!”

    “我就敢!”

    “敢你就吃下去!”

    “废话,你让我吃我就吃?我有那么傻吗?”

    “我还就笑话你了,你就是那么傻!”

    “放屁,没有我老刘不敢的!”

    “敢你就张口!”

    “我就不张!”

    “我就说你不敢嘛!”

    “放------”老人还未说出那个‘屁’字,只见李东阳快速一挥手,药丸飞进了老人口中。

    老人瞬间干呕了一下,咳嗽一声。

    再伸手去抠口中的药丸,然而,已经迟了,药丸入口即化,直入咽喉,抠都抠不出来了。

    “你给我吃了什么?”老人一瞪眼,冲李东阳就嚷嚷。

    “毒药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