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神识疗病-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九十章 神识疗病

    众人皆望着秦奋,看他要如何回复?

    明中信也有些好奇,依秦奋的尿性,绝对不会如刘老的愿的,就看他如何回复了!

    却见秦奋张嘴道,“伯伯,媳妇是什么?”

    刘老听了,气得差点吐血。这小子居然连媳妇是什么都不知道,明中信这是从哪找来的极品?

    而旁边的李东阳差点把肺笑破,这回答真是天才!

    再让你老刘头得瑟,这下傻眼了吧!

    “媳妇,媳妇就是能够给你暖被窝,给你做饭的女人!”刘老如是说。

    “那我自己就会暖被窝,自己就会做饭,我就不需要媳妇了!媳妇没用!”秦奋一脸失望地得出结论,低头不再理会于他。

    这,刘老望着秦奋瞠目结舌,这也太现实了吧,媳妇能用有用没用来衡量吗?

    明中信强忍着笑意冲秦奋道,“你先下去吧!”

    秦奋抬头望望明中信,不发一言,转身走了,留下一脸受伤害的刘老默默舔着伤痛。

    “好了,你们看,秦奋这小子心无杂念,毫无自理能力,根本就没办法去外面生活,他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心中只有一个梦想,做菜!那是他最大的乐趣!所以----”明中信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

    见识了秦奋的这番表现,刘老与李东阳也就死了拉拢他的心思。

    “好了,今日就如此吧!赶了一天的路了,身体乏累,您二老还是先行休息吧!”明中信见二老精神有些萎糜,建议道。

    “也好!今日就这般吧!”李东阳扶起了刘老自去休息。

    一宿无话。

    翌日。

    诸般事宜准备妥当,明中信请刘老宽衣解带,躺卧床塌之上,准备施针治疗。

    明中信进行了清场,只留下坚持要看着的李东阳、李兆先与刘季玮。

    众人心情紧张地在旁边望着明中信与刘老。

    “中信施术期间,万不能打扰,所以请各位见到任何情形都不可发出一丝响动,否则功亏一篑就不好了!万万请注意!”明中信神情严肃地告诫道。

    众人听到此话,心情更加紧张,但却不敢不答应,纷纷点点头。

    明中信也是深吸一口气,闭目运行起养神**去调动神识,使其处在活跃状态。

    本次刘老所得胃肠疾病非比寻常,否则也不会让京城那么多太医大夫束手无策。再加上刘老年事已高,身体严重老化,如果不是之前已经吃了明中信给李东阳的药丸,恐怕都坚持不到这儿,也幸亏之前已经吃过了几粒药丸。

    明中信都为自己之前吩咐李东阳,让他将身体强化的药丸为刘老服用感到庆幸,真是太英明了!

    正是那药丸,使得刘老在来陵县的路上,身体受到药丸滋补,令身体机能有了极大的改善。这就为今日的治疗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本次他将使用实体化的神识,之前虽能够依靠神识使出“”,但那只是一时激发而出,而此次神识实体化是要慢慢延伸进入刘老体内,化作刀片,将他胃肠中的残留在胃肠内壁上的附着毒素予以刮除,并将胃肠上的坏死组织予以切除,同时还需用神识将这些切面进行止血,再将这些毒素引流出来。

    以上只是第一阶段。

    接下来,还需运用神识进入肠胃进行检查,确认各种内脏保持活力,才算完成第二阶段。

    第三阶段则需要运用针炙,激发身体自愈机制,再通过药物,滋补强化身体,这才算完成对刘老的治疗。

    所以此次工程浩大,明中信也无十足把握,自是紧张无比。

    待得想通各个环节,明中信睁开双眼,双手缓缓将手中三根银针扎分别到刘老身上,而后用手依次轻轻捻转。

    旁边的众人心情压抑无比,深吸缓呼,缓解紧张的情绪,望着明中信,不敢发出一丝响动。

    实则,这只是明中信表现出来的假像,唯一有用的就是扎下去的那一针,这针令得刘老意识处于游离状态,类似于麻醉药般,令他感觉不到疼痛。

    而后明中信的神识直接入到胃肠之中,搜寻着那些坏死的组织,随后直接运用神识封闭住坏死组织的根部,缓缓将神识实体化,悄无声息地将其割下,每割一下,都得注意是否出血,有出血得及时进行封闭处理,再用神识深入坏死组织之内,将其分解。

    明中信长出一口气,最难的终于过去了。

    用手探探刘老脉搏,转头向众人点点头,意思是一切顺利,第一关过了。

    之前,明中信就向他们解释说是此次需要四关,得一关一关过,第一关最难最危险,只要过去,余下的治疗也会越来越简单。

    众人见第一关过了,低声欢呼一下,继续紧张地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转头将注意力集中于刘老身上。

    随后,又取出一根银针,扎在刘老身上,继续失捻转。

    神识再度进入,将坏死组织引导进入各脉之内,向下缓缓移动,在移动过程中,明中信不时运用神识清理着内壁上的毒素,融入分解的坏组织当中,逐渐地将其慢慢从刘老的毛孔当中分别排出。

    终于,毒素排净。明中信抬头伸伸困顿的脖颈。向众人显示第二阶段完成。

    而后继续,神识详细探察身体各部位,一寸寸一分分,终于确认再无遗患。

    明中信直起腰杆,挥手去除银针。示意第三阶段完结。

    明中信精神有些注意力太过集中,身体晃了一晃,差点跌倒在地。

    众人大惊,季玮一把扶住了明中信。

    明中信转头向季玮说了声“谢谢”。

    这令得季玮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自己那么对待明中信,现在人家为自己大父治病,只为自己扶他一把,居然向自己道谢,相比之下,自己是何等的无容人之量,一瞬间心中感到无比的无地自容。

    然而众人此时注意力皆在明中信与刘老身上,无人察觉到他的小心思。

    而明中信也安慰大家道,无妨,他只是一时疲累而已。

    他明白这是神识运用过渡之状,皆因为是第一次如此运用神识,无谓的消耗是必然的,所以才会如此,今后再次运用就不会如此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