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士商皆惊-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九十八章 士商皆惊

    感谢小尹无聊就看书的打赏推荐!

    皆因,县衙那种威严的气氛,会令人感觉有些压抑,而人在压抑之下,自然就会产生抵触情绪,导致本应谈妥的事,一个不慎,鸡飞蛋打一场空。

    所以明中信建议柳知县在名轩阁宴请这些士绅大户,相信名轩阁的菜肴给这些士绅大户的感觉是愉悦的,先放松他们的警惕,之后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礼,自然会水到渠成。

    柳知县对此大加赞赏,所以定在了名轩阁。

    在众人品铭等待的时间,士绅大户陆续到来,皆被请到了三楼就座。

    “朱兄,早来了?”一个肥胖的胖子向朱员外施礼道。

    “贾兄,也不迟啊!”朱员外皮笑肉不笑地道。

    “哟,这不是韩兄吗?多日未见,甚是想念啊!”

    “哟,你还没死哪?”

    作为陵县的大户们,自然皆是熟悉的,也是免不了要有这样那样的利益纠葛,恩怨情仇,跟底过节,此时相互客套,唇枪舌剑一番,也是很有必要的。

    “喂,黄老到了!”

    “黄老怎么也来了?”人们纷纷相互打听。

    所问之人尽皆摇头,表示不知。

    众人转头再问,问遍全场,却无人知晓,他因何而来。

    蹬蹬蹬,一阵楼梯之声响起。

    却见黄沮领着三人组步入三楼,旁边陪着两位中年人。

    “黄老安好!”

    “黄老,多日不见,这厢有礼了!”

    一时之间,问安之声不绝于耳。

    柳知县听到声音传来,黄老到了,也不敢托大,立刻迎出了阁主房。

    毕竟黄老可是陵县士绅的代表,德高望重,士绅们皆以他马首是瞻,更何况还是泰山书院的副山长。

    如此身份,柳知县有诸般事宜需向他请教,这时岂敢怠慢。

    “见过黄老!”柳知县躬身向黄老施礼道。

    “岂敢当县尊大人此礼!”黄老连忙回礼。

    “见过县尊大人!”两位中年人向柳知县施礼道。

    “王、李二位家主有礼了。”柳知县站直身形,并未如对待黄沮般多礼,只是礼貌地施了一礼。

    却原来,这是王、李两家家主当面,明中信之前并未见过两位,此时在旁深深打量,却见王家主浓眉大眼、身形高挑,李家主剑眉虎目、身形稍矮,然举手之间皆是一派儒雅之态。

    几人一番寒喧,推让之后一一落座。

    明中信与黄举三人组点头示意,并未多言。

    毕竟今日这种场合,黄举三人组可没有他明家代家主一般的身份,只是跟屁虫,来此见识见识的!

    明中信作为本次府案首,更是明家代家主,自然有资格与黄老等人坐在一起。

    明中远则作为名轩阁的东家,陪伺一旁。

    而黄举三人组却只好自己去寻找座位。

    众人也纷纷上前拜见柳知县及黄老。

    一番吵杂过后,众人安然落座。

    “今日请大家前来,是有一件事情要通报一下。”钱师爷站起身形向大家道。

    众人纷纷侧耳聆听,他们也很奇怪,平白无故,不过年不过节,为何县尊大人要请他们,虽然来的时候已经猜测到可能是要募捐,但是依什么名目呢?

    这却不得而知,只是在请柬上说,今日在名轩阁招待众人,请众人光临。

    众人皆是一头雾水。

    钱师爷环视大家一番,抛出了一玫重榜炸弹。

    “河南江北行省发生瘟疫!”

    瞬间,整个三楼炸了。

    “什么,发生瘟疫了?”

    “瘟疫?我没听错吧?”

    “怎么会呢?”

    ……

    一时之间,现场吵杂无比。

    “好了,大家不要吵了!”钱师爷维持秩序道。

    随着钱师爷的安抚,慢慢地三楼再度安静下来。

    但众人还是一脸惊讶之色。

    钱师爷轻咳一声,他心中也是忐忑,不知大家知道瘟疫有可能传来这儿的话,是否还能淡定如常。

    在万众期待之下,钱师爷又发话了。

    “这场瘟疫是在二月份爆发的,如今已经有所控制。”

    “那就好,那就好!”众人吐了一口气,纷纷点头,心中却埋怨钱师爷,你不要大喘气好不啦,一次把话尽数说完,真是吓死宝宝了!

    “但是,河南去岁黄河决堤,粮食颗粒无收,而灾民众多,万般无奈之下,河南江北行省发来公文,要求周边各省分流灾民,以作应对。”钱师爷瞬间又破坏了他们刚刚平复的心情。

    “什么?周边各省,那不是也包括咱们山东行省?”有人惊恐。

    “无妨,咱们济南府前面不还有两个府隔着吗,不会到咱们这儿的!”有人心存侥幸。

    更多的人则继续看着钱师爷,听他把话说完。

    钱师爷望望众人,心中紧张,这宣布的差事真不是人干的,压力太大了!

    “山东布政使司有令,山东各府做好准备迎接灾民!”

    众人一阵哗然,这是要济南府也准备的意思。

    然而,更震慑的是,钱师爷竟然又宣布道。

    “济南府萧知府日前亲临陵县,要求县尊大人做好迎接灾民的准备。”

    这信息,太爆了。

    众人一阵懵圈。

    “这是说,陵县也会迎来灾民?”有人向周围寻找确认。

    有人一脸呆滞,有人一脸懵样,有人若有所思。

    形形色色,各种表情,但皆是震惊无比。

    看来,瘟疫、灾民这两个敏感词语真的是令人心惊、心寒啊!

    黄沮刚开始也是

    “大家不用惊慌,本县已经制定了章程,只等灾民到来,执行即可,不会影响陵县百姓的。”柳知县站起身形,安抚道。

    众人一听也就不再吵嚷,静静听取柳知县的话语。

    柳知县满意地望望大家,继续道。

    “而今,最重要的是做好准备,章程中已经有所安排,现在大家先看看。”

    旁边钱师爷向站立的吴阁主一使眼色,吴阁主会意,一挥手。

    却见伙计们手举托盘,一本本小册子被他们递到了在场众人的手中。

    柳知县缓缓坐下,冲黄沮等士绅道,“其中有所遗漏的话,还请黄老前辈指正。”

    黄沮点头应是,低头看起了章程。

    三楼之中鸦雀无人声,只余翻书之声。

    慢慢地,楼中的气氛居然有所缓和,众人惊慌的脸色居然平静了下来,甚至有人还流露出了笑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