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灾民忽到-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零四章 灾民忽到

    刘老激动异常,飞身上前一把抓住明中信。

    “明哥儿,你有防范瘟疫之法?”

    “不错。”

    想当年,刘老整治水患疏通河道之时,最头痛的就是灾后瘟疫之事,想当年,因水患、瘟疫,眼睁睁看着感染瘟疫、异常无助的百姓被隔离烧死,心痛无比,但却无丝毫办法。那种痛心,那种无奈,那种无助,至今午夜想起都得被惊醒。

    如今明中信居然有防范瘟疫之法,他岂能还安然稳坐?自然得问个明白。

    明中信微微一笑,冲福伯一摆手,“去拿两份书册,给二老。”

    转头望向刘老,“中信不敢欺骗刘老,请观后自知。”

    见此,刘老也不好再说什么,坐回原位等候福伯取来书册。

    李东阳明白刘老的心情,心情复杂地拍拍刘老肩背,以示安慰。

    “吴阁主,秦奋带领学员们,可曾学会马铃薯粥的制作之法?”

    “各种方法皆已学会。”

    马铃薯?这是何物?二老一阵惊奇,这明中信究竟还有什么招数没有表露,东西、方法、手段真可谓是层出不穷啊!

    如果被在座之人知道他们的心声,一定会说,就这?对于少东家不断翻新的花样招数,我们都惊奇得已经麻木了。

    “所有人员各自领一份书册,皆去学习防范瘟疫之法,随时待命!”

    众人哄然应是。

    “另外,你们可将此法教予家人朋友,就说乃是听说书先生讲的尽量不要让他们起疑心。估计这两日,县衙就会发布公告,告知百姓详情。”明中信嘱咐道。

    “明家主,明家主!”一阵大呼小叫传来。

    满座皆是愕然。

    李刘二老也是奇怪,论说这明府精英皆已在此,还有谁敢在此喧哗。

    明中信却心中有数,这是钱师爷,依着他那稳妥的性子,应该不会如此失态,这应该是有事了。

    啪一声,房门被推开,钱师爷走了进来。

    房贵在后一脸焦急地跟着。

    “少爷,钱师爷一路冲进来,我拦不住。”房贵脸色煞白地解释道。

    “无妨,你下去吧!”明中信见此情形,哪还不明白,自己告诉房贵今日概不见客,要求他一定要拦住所有客人,如今钱师爷肯定不听,冲了进来,房贵岂能拦住!

    望着房中众人,钱师爷一阵尴尬,但想及这件重要之事,还是得冲进来,也就无所谓了。

    “明家主,大事不好,灾民居然提前到了,县尊大人要求你马上过府议事。”

    在座众人心中一惊,灾民到了!

    正在看防范瘟疫书册的李刘二老更是一惊。

    这下可麻烦了!百姓们还不知道此事,心中毫无准备,如果猛然听到灾民来袭,因心中惧怕瘟疫,造成恐慌,大量出逃,那可是大祸一场啊!

    明中信顾不得其他,直接安排道。

    “诸位,此前安排尽数作废,我现在重新安排。”

    众人知道事情紧急,此前的安排已经来不及徐徐实施了,皆竖起耳朵听命。

    “王森,你马上骑马去田里组织佃农及其家眷到明家农庄躲避,将农庄大门紧闭,除在座人等叫门谁都不许进。”

    王森飞身而去。

    “师先生,你马上去布店,尽可能多地购置布匹,越多越好,越粗越好,随后再去购置竹杆,越多越好,再购置烧火木材,交给吴阁主,让他运送到农庄去。不要怕花钱,快去。”

    “吴阁主,你叫上秦奋,带上伙计、学员,随师先生去。”

    师逸房、吴阁主应命而去。

    “族兄,你去找到族叔将社学封闭,社学学子尽数安抚好,绝不可让社学乱起来,而后回去加印防范瘟疫图册,而后让伙计们整装待命。”

    明中远应是而去。

    这几日明有仁正在社学安排招人事宜,所以今日未曾前来。

    “福伯,你马上让伙计们自己去将书册送去士绅大户家,你则去找到明家族老,让他们出面安抚明家族人,皆待在家中,不可出门,切记,就说是老夫人吩咐的,如果不听,族规伺候!”

    “另,安排通知后,迅速回明府,组织人员将学堂内粮食装车,随时准备出动。”

    福伯应是而去。

    “明管事,你回粮铺,组织伙计们护住粮铺,如果有人强行买粮,给我打出去,打死不论,一切后果自有我承担,绝不能从明家粮铺流出一粒粮食。”

    明管事一阵瞠目结舌,有那么严重嘛?

    “听到没有?”明中信怒目圆睁,厉声喝道。

    看着明中信冷然的眼神,明管事打了一个激灵,看来少东家是来真的,干吧!随即应命而去。

    “陆先生,请你立刻招集说书之人,现在情况紧急,只好一切从简了,迅速学习书册,准备上街现场说书。”

    陆明远点头起身而去。

    “孙副宗主,请你安排教习、助教、学员一应等人集中待命,我另有安排。让武堂学员备齐器械,护卫粮食。”

    孙宇点头而去。

    “李管事,你且去组织工匠,随时待命!”

    李管事应声而去。

    “李老,刘老,二位请约束好随从,呆在府中,切不可出府。”明中信转身,神情肃然地望着二老道。

    刚才,听到钱师爷传来消息,明中信立刻进行安排。

    正在看书册的二老皆已被明中信的雷厉风行吓着了,此时正呆呆望着明中信安排,心中惊叹。

    明中信得知消息后,居然反应如此之快,看他的部署,二人心中才明白,明中信对如何应付灾民的到来,心中早已有底,因而才能如此有条不紊,纹丝不乱地进行统筹安排。

    看他对明府各人的明确分工,众人各司其职,各尽其用,每人的职司、作用估计会被他充分利用,让人不由得惊叹啊!这还是十五岁的少年吗?

    估计陈年老吏也无如此才干啊!

    钱师爷更是傻在一旁,自己就是传来一个消息,而且灾民还远在陵县边境,明中信不用反应这么大吧?

    “不,我二人随你同去,既然遇上了,岂能袖手旁观!”李东阳与刘老回过神来,向明中信道。

    明中信深知李东阳作为一朝阁老,而刘老身份也不简单,二人遇到此事,绝不可能乖乖呆在家中等候消息,所以也不强求。

    只是他的目光望向钱师爷,毕竟是他来相请,且看他如何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