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知府要粮-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零七章 知府要粮

    “各位可以让府内人员学习此法,到时可以在施粥附近帮灾民搭建帐蓬。既省了事,还为县衙分担了工作量。”

    众人心中一动,是啊,学会此法,在帮灾民的时候岂不是多了一个招揽手段。

    而现今正值六月,正是炎热之时,此帐蓬通风凉爽,可以先让灾民在其中过暑,另外灾民决定行止,是否在陵县定居后,再为他们建设房屋。

    这样,既省了建设房屋的费用,还落了好,真是一举两得。

    当然,县衙搭建帐蓬只是权宜之计,应急之用。现在县衙就得花费银钱在郊外建设房屋安置灾民,此乃是县衙的职责所在。

    “书册之中,还有一些防治瘟疫的方法,请大家遵照执行。”柳知县一脸肃然道。

    “唐教官,你且带领一队衙役收集一些生石灰,并将其运至各个施粥之处。”

    唐逸之躬身应是。

    “赵县丞、明家主、黄会长!”柳知县叫道。

    “下官在!”

    “在!”

    “在!”

    三人站起应是。

    “此乃先期实行的步骤措施,你们切记要遵照而行!”柳知县分别递过来三本书册。

    赵县丞皱皱眉头,为何此次赈灾与以往皆是不同,这柳知县究竟在搞什么鬼?

    明中信与黄沮可不敢置疑柳知县,更何况他们二人皆心中清楚,此乃是明中信的手笔,只能接过书册,低头应是。

    “赵县丞,有何疑虑?”柳知县见赵县丞为难,问道。

    赵县丞待要说话,却只听大堂外传来一声。

    “萧知府到!”

    “什么?”柳知县神情明显一滞,他怎么来了?

    然而,官大一级压死人,柳知县连忙站起身形,迎向外面,众官吏、士绅、大户也纷纷站起身形,紧随其后,向外行去。

    李东阳、刘老面面相觑,如此关头,他不在府城安置灾民,到这里干什么?

    先看看再说,二老悄悄躲在众人背后,跟了出来。

    却见萧知府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直奔公案之后。

    待萧知府坐定之后。

    “见过知府大人!”柳知县率领众人行礼道。

    “啪!”萧知府拿起惊堂木拍在公案之上。

    众人皆是一惊,这是怎么了?

    “柳知县!”萧知府怒喝道。

    “下官在!”柳知县心下也是一惊,这是怎么了?

    “你究竟还将我这上官放不放在眼中?”

    “下官不敢!”柳知县躬身低头道。

    “不敢?你是真的不敢吗?本官前几日亲临,让你为迎接灾民做准备,你这几日到底干什么了?灾民都快到县城了,你居然还在此聚会?”

    “启禀大人,本县正在此地安排迎接灾民之事,安排好后,马上动身前去迎接灾民!”

    “是吗?那你这几日就没有安排事宜?”萧知府阴沉着脸道。

    “不敢,本县本来已经安排妥当,但灾民忽至,措手不及,得重新安排。”柳知县偷眼望向他道,心中腹诽,要不是你搞个突然袭击,本县岂会如此背动?

    “灾民忽至?你难道就没考虑过灾民忽至这种情形吗?天灾**得等你全都安置好再发生吗?愚蠢!”

    “下官知错!下官知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遇到如此强词夺理的上官,柳知县也只好认栽。

    “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好!”萧知府语气有所缓和,“不知陵县筹备了多少粮食?可够此次赈灾之用?”

    “初期我县已有十万斤,后绪还在筹备,应该够用了!”

    众人一阵愕然,不是四十万斤吗?柳知县这是要闹哪样?

    然而众位官吏及士绅们却心知肚明,不能说全啊,如果说得太多,上官要问你借你怎么办,不还又怎么办?十万这个数量刚刚好,到时还可以分批再说又筹集了十万斤、二十万斤、三十万斤,那时就是沉甸甸的政绩了!

    “什么?十万斤?”萧知府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什么时候陵县如此富有了,这才几日,居然已经筹备了十万斤粮食。

    “你确定?”

    “下官敢以人头担保,已经筹备齐,正准备往城外运送,准备施粥!”柳知县肯定道。

    萧知府一时无语,赈灾最主要的就是粮食,只要粮食足够,灾民自然不会再行找事,自己也找不到借口整治这柳知县。

    “不知柳知县还能筹到多少粮食?”萧知府低声道。

    “估计还能有个五万斤左右吧?”柳知县警惕地望望萧知府。

    “此次只给陵县分了六千余灾民,你看,能否抽调一些粮食去府城赈济灾民?”萧知府问道。

    看,来了吧!众官吏士绅心中一阵得瑟。

    禽兽!所有的大户们皆心中骂道。这是要我们的血汗钱啊!不过这十万斤粮食可不是自己的,又有些幸灾乐祸,望着是明中信,心中腹诽,让你得瑟,傻眼了吧,这下算是为府城捐了粮,太可怜了!

    明中信却面不改色心不跳,眼含笑意地望着萧知府,他才不担心呢!。

    在场的可还有两位大佬看着呢!先让你得瑟得瑟,你现在越得瑟以后死得越惨。

    “六千人?”柳知县吃了一惊,这可太多了。要知道,济南府可是有州四县二十六,算下来,如果一个县有六千人,那济南府可是有十八万人呢!更何况,府城肯定去的更多。

    难道萧知府在阴自己?别的县没这么多?不想那么多了,现在先应付眼前的事吧!

    而且,看着是十万粮食对六千人,但这六千人可都是一张张嘴啊,每天都得消耗粮食,就算用稀粥对付,那十万斤粮食也吃不了多少天啊?

    “就算这十万斤粮食也只是够这六千人几日用的了,更何况陵县只是个小县城,再度筹集,可就难了!”柳知县一脸为难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不给是吧?”萧知府神色瞬间冷了下来。

    “不敢,不敢!既然萧知府开了口,下官岂能拨回!”柳知县一咬牙,一跺脚,“下官为大人抽调一万斤粮食。”

    “一万斤?你打发叫花子呢?”萧知府眼睛一瞪,“说吧!究竟给府城多少?”

    “要不,一万五千斤?”柳知县看看萧知府脸色。

    “哼!”萧知府重重地鼻音响起。

    柳知县再咬咬牙,看看明中信,有明中信在,不会愁粮的。就多给他点只当破财免灾了。

    “萧大人,属下抽调两万斤粮食!”柳知县哭丧着脸道。

    “嗯,看在灾民的份上,我就不再勉强你了!”萧知府一脸的勉为其难,终于点头了。

    柳知县咬咬嘴唇,表现出一脸心痛的样子。实则,心中无比庆幸,幸亏说少了,否则还不得再被剥层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