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知府训诫-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零九章 知府训诫

    柳知县抬头望向萧知府,该要点什么呢?

    萧知府焦急道,“不行吗?或者我可以借用一些时日,到时他教会我府上的厨师,即可回转你这儿。”

    “可以啊!”柳知县回答道。

    “可以什么?”萧知府还未反应过来,一脸呆滞。

    “我说,府尊大人尽管带走厨师。”柳知县笑道。

    什么?萧知府瞬间懵了,就这么简单?

    他却不知,县衙厨师也是跟着明家厨师学的,萧知府带走厨师,自己可以再找厨师去明家学习,到时自己还用愁吗?

    自己真可谓是有明在手,厨师我有。有明中信在,什么都会有的!

    “行,那就一言为定!”反应过来的萧知府深怕柳知县反悔,立马落定。

    两人击掌而定。至于厨师是否愿意跟随萧知府回府城,对于特权阶级的他们来说,那是问题吗?

    “陵县筹集的十万斤粮食皆是此物吗?”萧知府和颜悦色地问道。

    “正是!”

    “此马铃薯你从何处购买的?我怎不知济南府还有如此粮食?”萧知府好奇问道。

    “此乃是我县大户初次试种,最近正好成熟。”柳知县一脸骄傲地回答道。

    “是吗?那这是何时种的?”萧知府吃了一惊,居然是陵县自种,这可太新鲜了,自己可从未听说过此种作物,从哪传来的?

    “此物可一年种植两次。二月底三月份初拖播种,六七月份收割。九月份十月份播种,十二月底收割。”

    “嗯,太好了,如此美味,值得推广!”萧知府双眼泛光,如果动作的好了,这岂不是自己的政绩?

    “你整理整理材料,报上来,我们对此作物,应该在全府大力推广,让广大百姓受益!同时,也要奖励种植此种作物的大户,此等楷模我们应大力表彰!”萧知府吩咐道。

    “是!下官一定照办!”柳知县心中愁肠百结。

    望着萧知府在那眉飞色舞,又是表彰,又是推广,如果萧知府知道这马铃薯是明中信种的,不知会不会气得吐血。

    就在柳知县不知如何向他解释之时。

    “对了,此物售价到底多少?”萧知府问道。

    “没有售价,皆因此物还未售卖,就碰上灾民将至,所以那位大户直接捐赠给本县用于赈灾。”

    “什么?这十万斤马铃薯都是捐赠的?”萧知府大惊。

    “不错!此大户慷慨无比,但本县岂能白要,灾民安置后会想办法给予他一定的补偿。”柳知县也是唏嘘不已,明中信的捐赠确实让他心中感慨。

    “真乃好男儿!”萧知府赞道。

    柳知县心中一喜,正要借此机会,将明中信推出,看能否化解二人的恩怨。

    没想到,萧知府话锋一转,一脸笑容地问道,“不知今年的府案首明中信是否在此?”

    坏了,这是要找事啊!柳知县心中咯噔一下,待要搪塞。

    “学生在此!”明中信站起身形道。

    萧知府抬头望向明中信,却见明中信远远地坐于最靠近大门的地方。

    “柳知县,你就是如此对待我们府的优秀士子的?”萧知府脸色一沉道。

    “学生不敢,只是这明中信来得迟了,所以才坐在门旁。”柳知县口中虽解释,但心中却疑惑不已,这二人不应该是见面就掐,见面就打吗?萧知府怎会如此和气?还为他撑腰!

    “明家主,你上前来,府尊要提点于你!”柳知县挥手道。

    明中信走上前来。

    “明案首,慢怠了啊!”萧知府和颜悦色道。

    “不敢,学生在此赈灾时刻迟到,实属不该!”明中信平静地道。

    他明白,萧知府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但他却心中无惧,你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自己接着就是。

    “无妨,不知此次赈灾明案首准备捐赠多少啊?”萧知府一脸笑意道。

    “不敢劳动大人问话,学生捐赠了一千匹布。”明中信回答道。

    “还有吗?”萧知府问道。

    “没了!”

    “一千匹布?”萧知府再次确认。

    “不错!”明中信淡定地回答。

    李东阳、刘老也是一惊,依平时明中信的为人,不应该会如此吝啬啊!

    一千匹布对于别人来说是多了,但对于明中信来说,有名轩阁与书坊,那可是日进斗金的所在啊!捐一千匹布确实有些寒酸了!不由得二人心中对明中信有了看法。

    “柳知县,那大户捐了多少?”萧知府平静地问道。

    “捐了十万斤马铃薯。不过那人正是-------”柳知县待要解释。

    “够了!”萧知府制止了柳知县的解释,“明中信,听说你家还有个叫什么名轩阁的酒楼,日进斗金,一座书坊也是收获颇丰,你家应该富裕温实吧?”

    “实情如此!学生不敢否认!”明中信老老实实道。

    “作为一个读书人,应该学过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吧?心怀家国天下这是一个读书人最基本的道德,而你作为一府之案首,在赈灾这般重要时刻,居然只捐了一千匹布。”萧知府义愤填膺道。

    李刘二老齐齐点头,说得对,敲打一下也好,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对今后的官场仕途之路有好处。

    然而,在场官吏、士绅、大户皆眼神诡异地望向萧知府。

    “萧知府,你误会了!”柳知县解释道。

    “慢着,柳知县,我知道你与明中信私交甚好,但这是读书人的道德问题,请你不要感情用事,偏袒于他。”

    得,还是别说了,就这么一句话,噎得柳知县没办法继续说了,再说可就和明中信成了一丘之貉了!

    “如此作为,连本府都为你感到惭愧,人家一个商贾之人都捐了十万斤粮食,可你呢?一千匹布,你也好意思!本府真心后悔居然点你为案首,如此下去,本府拼着不要这顶乌纱帽,也要向上官请求绝了你的科举之路!”萧知府指着明中信鼻子训了个痛痛快快。

    停下来的萧知府,从心底一直酸爽到脑顶心,这般训人,真是太爽了!

    “府尊大人,您说完了?”明中信弱弱地问道。

    “怎么,你还嫌本府训得不够?好好回去反省一番,另外再增加捐赠,不得再为济南府读书人丢脸了!”萧知府语重心长地道。

    看,本官多有范,软硬兼施,敲打安抚,运用自如,这就是本官的为官之道啊!岂能不令陵县士绅大户折服?

    “府尊大人,不知有句话当讲不当讲?”柳知县毅然决然上前道。

    “讲!”萧知府还处在意淫当中,脱口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