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打脸知府-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一十章 打脸知府

    在座众人瞅着萧知府,一副看好戏的样子,都在心中窃笑,看你呆会怎么下台?

    他们期待地望着柳知县,快说啊,快说啊!

    这些坏人!唯恐天下不乱,都想看萧知府的笑话。

    “实则,那捐赠大户乃是,乃是-----”柳知县心中为难,吱吱唔唔,依旧无法说出口。

    “有什么话尽管说,如此吱唔,岂是我大明官吏!”萧知府从意淫中回过神来,望着柳知县,不悦道。

    柳知县望着萧知府那张脸,不知为何,居然突然产生一种要抽他的感觉。

    心下叹道,这可是你让我说的,别怪我啊!

    “那捐赠大户乃是明家。”柳知县豁出去了,快速说道。

    但却也给萧知府留了几分面子。

    萧知府一脸的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我说,那捐赠大户乃是明家。”柳知县高声说道。

    “你再说一遍!”萧知府懵逼了。

    “捐赠大户乃是明家。”柳知县想反正怎么说都要得罪萧知府,也就不在乎了。

    萧知府一张白脸瞬间变红,再变蓝,最后成为了紫色。

    “哪个明家?”萧知府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也许此明家非彼明家呢?

    柳知县一脸无语,你还听不明白吗?我说明家,那是给你留面子,让你不那么明着丢脸,你这样较真,真的好吗?

    然而,他却无法阻止一个丧心病狂,还抱着一丝希望的人。

    “说,是哪个明家?”萧知府吼道。

    这是你要我说的啊,这是你要我说的啊!

    柳知县心中一阵无奈,然而却不得不说。

    “这捐赠大户是明家,也就是明中信担任家主的明家!”

    “你,你------”萧知府指着柳知县一阵吱唔。

    他再度转头望向明中信,歇斯底里地问道,“你就是那个捐赠大户?”

    “不错。”明中信面无表情地望着萧知府道。

    萧知府一脸呆滞,望着明中信想要说什么,却又无从说起。

    再抬头望向在座众人,众人虽面无表情,但他却仿佛感觉到众人一张张脸瞬间变大,扑向自己,而且都带着讥笑、嘲讽的笑容,是那般的可恶。

    而且这些讥笑、嘲讽在自己脑袋周围旋转着、旋转着,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一瞬间,他仿佛感觉到,这个世界真是充满了深深的恶意!

    而一旁的李东阳与刘老也是一脸懵样,捐赠大户居然就是明中信!这太不可思议了!

    虽然自己两人对明中信的质疑、不满未曾说出口,然而,彼此却心中清楚对方确实对明中信有所质疑,这却是不可否认的!

    此时,他们的脸面却无比滚烫!太丢人了,识人不明啊!

    自己两人居然犯了如此大的失误,枉自己在官场混了一辈子,居然没有想到,依明中信此前表现出的性子,还有刚才来之前的种种安排,岂是那种不顾百姓,自扫门前雪的吝啬之人!

    现场是如此的安静,众人也是诡异地皆不开口,而柳知县正在纠结如此让萧知府下台,官吏们也是面面相觑,对此局面无能为力。

    不提二老心中的懊悔,众人看戏的立场,官吏们的纠结,单说坐于公案之后的萧知府,此时的他如坐针毡,总感觉众人在讥笑于他,看看站在近前的柳知县,他心中恨意忽生,这家伙早说清楚,自己就不用丢这么大的人了。

    如果他早说捐赠大户是明中信,自己也不会不明就里地针对明中信,想想那番教训明中信的话语,简直想撞死当场,一方面打压人家,一方面又表彰人家,如此错事居然是自己做的!

    想必,当时明中信及在场知情人,在心中定然耻笑于他。

    想及当时他还要表彰推广捐赠十万斤粮食的大户,赞扬明中信是陵县此次赈灾的楷模啊!真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丢了人还想人家推广,真是贱啊!

    想想造成这一切的柳知县,萧知府心中怨毒无比。

    此时的他已经不再那么的恨明中信,怨恨转向了柳知县,小子,你给我挖坑,还推我下去,咱们走着瞧,今后别落在我手中,否则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他却不想,当时他正在享受那种教训人的酸爽感觉,人家柳知县几次三番想要提醒于他,他却数次阻止了,这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的典型啊!

    不行,得找个借口离去,不能继续在此丢人了!萧知府心中下定决心。

    “啊,那个,柳知县啊!”

    “下官在!”柳知县连忙上前应道。

    “你可得将此次赈灾事宜办好啊!”萧知府没话找话道。

    “是,下官一定竭尽全力办好此事。”

    突然间,萧知府没话了,下面要说什么呢?一时间,萧知府好似得了智障般,居然脑子一片空白。

    萧知府、柳知县二人面面相觑,居然没话了!二人相视苦笑。

    “县尊大人,王掌柜的将布匹送过来了!”此时钱师爷进来禀报道。

    来得正好!

    这打破僵局的人终于出现了!

    一时间,萧知府、柳知县二人心中对钱师爷简直感激涕零啊!

    “好,既然柳知县有事,本府也就不再打扰了,而且本府还得去别的县去检查一下赈灾进度,就不在此阻碍柳知县赈灾了!”萧知府居然找到了话题,越说越顺,说着站起身形就向外走。

    “府尊大人事务繁忙,下官也就不留大人了,在此恭送府尊大人!”柳知县机灵地接道。

    二人终于默契了一把。

    萧知府如逃命般,直接冲出县衙而去,连一向重视的架子都不再摆了。

    望着抱头鼠窜的萧知府,众人一脸愕然!

    柳知县更是目瞪口呆,原来萧知府还有一手遁术绝技,如此灵敏快速的动作简直太令他意外了!

    回过神来后,想及萧知府的狼狈模样,越想越好笑,最后,柳知县居然在大堂之上放声大笑,众人也放开了早已快憋坏的喉咙,放声大笑,实在是太可乐了,从未见过一府之尊如此狼狈,今日可是大开眼界啊!

    明中信也不禁为之莞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