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惊悉奸谋-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章 惊悉奸谋

    “少爷?!----”小兰一阵惊惧,双手紧紧抓住明中信衣袖。

    “别怕,有少爷在!”明中信拍拍小兰的小手。

    也许是明中信语中的镇定感染了小兰,小兰松开了双手。

    明中信掀起后帘,望向来路。

    此时,福伯却已站立在马车后面,望向来路。

    三人一阵沉默。

    那些杂乱的声音却越来越近了。

    片刻后,人影出现在道路上——来者,果然是一个女子,一个年纪轻轻,身段儿异常健美窈窕的少女。

    更近了,嗯,那少女穿的是一袭淡黄色的紧身衣裙,由于那袭紧身衣裙,便更加显露出她身材的玲珑透剔婀娜多姿。

    而且,她那张脸蛋儿亦竟美得如此慑人心魄!瓜子型的面庞水汪汪的丹风眼儿,双眼皮,灵巧的小鼻子,红艳艳的樱唇儿,尤其那白嫩细致的皮肤,宛似吹弹得破,好美,好秀丽!

    “呀,是兰家二小姐!”小兰一阵惊叫,声音中却也带着一番喜悦。

    “不错,是二小姐!”福伯也进一步肯定。

    “兰家二小姐”,可不正是自己的未婚妻吗?!明中信一阵犹疑。记忆中,兰家二小姐对退婚一事并不知情,一直对以前的“自己”脉脉含情,对“自己”多有照顾。

    明中信起身挑帘下了车,立于车旁,小兰随之下车,立于一旁。

    眨眼间,少女来到近前,飞身下马,望着立身山道的明中信,一脸惊喜。

    “明哥,你好了?”

    “嗯!”明中信不知关系如何,用鼻音回答道。

    “是的,二小姐,少爷不只好了,还替老夫人医治了-----”小兰越俎代庖地回答。

    “什么,老夫人怎么了?为何需要医治?---”二小姐上前一把抓住小兰,惊叫道。

    “这------”小兰望向明中信。

    “祖母只是劳累过渡,并无大碍,正在车中歇息,待回到家中,再找医者诊疗安养就好!”明中信回应。

    “哦---”二小姐明显松了一口气。“那我看看老姑母!”

    “不用了,祖母现在需要静养!”明中信想及祖母在娘家的冷遇以及自己的受辱,冷冷道。

    “二小姐,因何事追至此处?”福伯显然不想让二小姐难堪,在旁打打岔。

    “这------”二小姐看了看福伯与小兰,继而望向明中信。

    “都是自己人,有何事明说吧!”明中信冷冷道。

    “哦-----”二小姐一阵难为情,枉作小人了!

    福伯与小兰背转身形,向远处走了几步。

    “说吧!我们还得赶路,祖母的病耽误不得!”

    “那-----”

    “哼,不想说,算了!”明中信转身要上车。

    “别啊!”二小姐急切道,“我说!”

    “信哥-------你,你,你能放弃这次童生试吗?”二小姐小心翼翼地望着明中信的脸色。

    “童生试!”识海深处传来一阵震荡,“呀!----”一阵头痛袭来,好强大的怨念!明中信一阵心悸。

    同时,一幕幕往事浮现于脑际。

    “小书呆,咱们来打个赌,今年你指定还考不上童生,不然你把二妹的婚约退掉,敢吗?”一张趾高气扬、极其讨厌的脸庞出现在脑际。

    “你,你--------”明中信一脸的气愤,手指哆哆嗦嗦指向眼前一脸骄傲的小书生。

    “咋样,不敢吗?呵呵,就知道你是个窝囊废!算了------”小书生摇着头转身就待走。

    “站住,士可杀,不可辱!我---我---我答应你了!”

    “好!”小书生立马转身,“有骨气,来-----击掌为誓!”

    啪-----啪-----啪!三声!

    另一副场景出现在脑际。

    “小书呆------受死!”

    待回身时,“佟”一记闷棍打在头上,继而,一群人围殴而上,明中信一阵天眩地转,回归了黑暗。

    再一副场景呈现。

    恍惚间。

    一座客房中,床前一位医者正在为明中信把脉,老夫人立于床前,两位老者站立一旁。

    只听得医者道,“老夫人,令孙无碍,但还得休养,至于何时醒转,却还得服用药物,看造化吧!”

    “大哥,你们就是如此对待我家信儿吗?好歹,他是你们女婿啊!”老夫人气急败坏地声音。

    “我兰家的孙女婿必须是顶天立地的男儿,功名至少也得是举人才行。你看他,肩不能抬,手不能提,学不成名,一味死读书,十四岁了,童生试考了多少次,都考不上,一无是处。我看还是退-------------”一个暗哑的声音小觑之情溢于言表。

    “二弟--------待童生试完了再说!”另一位清郎的声音喝道。

    “好啊,你们------,我错看你们了!好,我走!”老夫人喝道,“福伯,备车,抬上少爷,我们走-----”

    “童生试?有那么难考吗?!”明中信一阵疑惑,怎么都围绕着童生试?

    “信哥,信哥-----”二小姐的声音传来。

    “哦!---”明中信反应过来,抬头望向二小姐。

    “放弃,好吗?”二小姐一脸希寄地望着明中信。

    “为什么?”明中信念及记忆中的图像,冷笑道。

    “我是为你好啊!!你放弃,好吗?”二小姐急切道。

    “你也希望我与你解除婚约?”明中信声音更冷。

    “我----”望着明中信眼中的冷意,二小姐一时语塞。

    “你走吧!”明中信回转身形,“小兰,我们走。”

    “信哥-----”

    “少爷!----”小兰一阵难为。

    “走!”明中信一脸冷意。

    “我哥与你的赌约是个骗局,你恐怕-----”

    “什么?----”明中信停下脚步。“骗----局!”

    “二叔不想让你考上童生,为保万无一失,我二叔同提学官已经打了招呼,说你不学无术,多次童生试不能通过。这次你会孤注一掷,用歪门邪道以保证通过童生试,提学官答应童生试时要专门盯死你!”这时,二小姐显然已经豁出去了。“另外,还让我哥专门刺激你打赌童生试不过的话主动退婚!”

    “那袭击我的事情呢?”明中信问道。

    “那只是我的堂兄弟们的恶作剧吧了!你要搞清楚,童生试才是要紧!”

    看来自己先得把童生试搞定才行。

    “妹妹!”明中信一个长躬到地,“中信在此谢过!”

    “别这样,你要及早打算啊!”

    “别担心,我一定会通过童生试的!”明中信胸有成竹地道。“妹妹,还有何事”

    “信哥,你有方法了?”

    “呵呵,车到山前必有路!”明中信成竹在胸地道。“妹妹,没事请回吧!别让舅爷、舅父担心!”

    二小姐惊诧地看着有些陌生的明中信,人还是那个人,但精气神却截然不同,气质与眼神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被打醒了。”像解释又像自言自语。“以后我再不会让老祖母操心,我会让她安心地颐养天年!”

    “好!那我去了啊?-------”二小姐探究地望向明中信。

    “妹妹慢走!”

    “对了,还有,你要小心你的童生试资格,好像已经有人要釜底抽薪,做套取消你的资格!”

    “你要小心,驾!----”二小姐恋恋不舍地催马向来路奔去。

    明中信望着二小姐的背影若有所思。

    “少爷,我们还得赶路!”福伯上前小心提醒道。

    “好,小兰,上车我们走。”说着,明中信携小兰上车,一行四人向前行去。

    “小兰,到底因何老夫人娘家如此待我?”

    “少爷,因为天灾不断,土地欠收,老夫人仁慈,不忍佃户生活艰难,灾年都免了他们的租子,地租只够维持土地运转。而我们明家的生意也逢灾年,日益不大好做,老夫人日益年迈,精力不胜以往,再加上日常吃喝用度,花销巨大。这倒也不算什么,毕竟还有您进学,准备参加科举,有朝一日金榜题名,咱家一定会风生水起。却不料,近日生意亏了一大笔银子,生活、生意都陷入艰难。去岁老夫人娘家因海运扩张生意,借了明家不少银子,至今未还,所以老夫人到娘家催债,舅老爷们却找借口推托,不想还债,却不想您被兰家小辈欺侮,老夫人一气之下回转家中,就变成了如今这模样。”小兰言词闪烁地看看明中信,明中信显然看在眼中,难道还有隐情?!

    “还有呢?”

    “我听说,听说------”小兰吱吱唔唔道。

    “说!”

    “咱们明家生意生活日益难熬,您几次童生考试都未通过,舅老爷们心思就变了,态度对老夫人也逐渐冷淡。我听说兰家二小姐,也就是您的未婚妻被知府公子看上,已经上门求亲。这次也是老夫人听到信,心中着急,想看看舅爷家的态度,却不想这次舅老爷们态度大变,估计是想毁婚,却怕遭人耻笑,就让兰家大少爷出面给您下套,您又被欺侮,事情就变成这样了!”小兰啪啪啪喷完,心虚地望着明中信。“不过,兰家二小姐态度却未改变,您也看到了!”

    “好了,休息吧,回家再说!”明中信与小兰都闭目养神。

    不知不觉间,小兰陷入了梦乡。

    明中信却思绪繁杂,陷入思索。

    毁婚事小,大丈夫何患无妻!但祖母为何中毒?为何兰家为何如此决绝?

    这一切皆迷雾重重,有待自己去一桩桩、一件件解决!

    祖母暂时不会醒转,而自己也将要面临新的考验了!

    先不管了,还是先查查自己的身体,到底是穿越、重生,还是夺舍?

    丹田,虚弱无力,一片混沌,无一丝真元!

    识海,凝神入定,神识被锁,无法进入!

    **,手不能提,肩不能抬,无肌肉、无力量!

    整体而言,正是一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之书呆样!一个典型古代弱书生!

    对了,彩色圈印,这是何物?

    擦不掉,洗不了!

    凝神观之

    “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