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分配佳酿-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十章 分配佳酿

    大火熊熊燃烧。

    只听得葫芦中逐渐传来酒液翻滚的声音,想必已经沸腾了吧!

    嘀嗒嘀嗒,木盆中传来一声声水滴之声,众人面面相觑,从未听说过酒加热后会变成水!

    但随之飘来一股诱人的酒香!

    这是我刚才拿来的酒吗?味道怎会如此浓郁!

    而此时的明中远、师逸房和吴掌柜却口水直流,一看就是酒鬼!

    三人磨蹭着上前看木盆中的琼浆玉液。

    明中信好笑地望着三人。

    待铁管不再滴酒液,明中信手中垫着布包抓住铁葫芦把手,取掉木塞,将其中的水份倒掉,重新加一些酒液,继续烧制。

    二位工匠至此,已经全部明白了,原来这就是一个提纯糟酒的器物!也为少东家的奇思妙想所叹服!

    想及少爷还有几张制作图纸,二人心中不由得火热万分。

    如饥渴的恶狼般转头望向李管事。

    见此情形,李管事当然明了二人在想什么,想及刚才受的惩罚,再加上少东家阴狠的眼神,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决不能再做出有违少东家命令的不轨行为,否则后果难料啊!想及此,李管事抱紧贴身带头的图纸,坚定地望向二位工匠。

    望着李管事坚定的神情,工匠们觉得现在肯定没戏了,等以后有机会再欣赏少东家的杰作吧!

    不就是图纸嘛!千万别忘了,你总靠我们来制作吧,早晚我们能见到!哼!

    不表三人的勾心斗角,单说明中信。

    待得几坛酒全部蒸馏后,再将木盆中的酒液重新倒入铁葫芦,重复蒸馏几次后,他用手醮了一点放入口中尝尝,嗯,还行,大约五六十度的样子。

    明中远、师逸房、吴掌柜迫不及待地上前用手醮点酒尝尝,呸,好辣,好刺激!

    “哈哈,这酒还没处理过,不能喝的!”明中信幸灾乐祸地笑道。

    还得处理,众人一阵哗然。

    明中信叫过福伯,与他一阵耳语,福伯转身而去。

    “各位,你们先去书房等候,我去去就来!”明中信说完,吩咐仆役将木盆端进偏房,把仆役撵出房后,关闭房门再不出声。

    众人一阵无语,这么香的酒,少东家不会自己吃独食吧!

    当然,众人也就是腹诽一下,实则都明白,明中信肯定有独门秘法进行处理,肯定要背着自己等人,毕竟人多嘴杂,难保不会泄密!

    “走吧,等着吧!看他搞什么鬼?”明中远带头进了书房。

    书房中,众人坐立不安,尤其是师逸房及吴掌柜,二人不时从窗口望望偏房,希望早点品尝到少东家调制的好酒。

    然而偏房房门紧闭,仍旧无声。

    不多时,福伯回转,却见他自己抱着一个箱子进了偏房。

    众人直愣着耳朵听,然而偏房中依旧无法听到任何声响。

    过了一会,房门大开。

    明中信一脸兴奋地走出房门,福伯紧随其后,怀中抱着木盆直奔书房而来。

    终于来了,见到偏房房门一开,师逸房与吴掌柜破门而出,直奔福伯而去。

    二人近前,待要用手醮着品尝好酒,却发现明中信递给他们一人一把汤匙。

    未及道谢,二人早已将汤匙伸进了木盆。

    二人举起汤匙,用嗅觉去仔细体味酒的清香,一看二人就是资深酒鬼了!

    二人同时闭上眼睛,仔细感觉酒的香味,一脸的陶醉,仿佛置身仙境一般。

    而后,二人万分不舍地将汤匙放入口中,仔细用味蕾去感受酒的醇厚。

    喉咙涌动,二人不舍地吞下了这汤匙酒。

    瞬间,二人满面通红,齐齐张大嘴巴,往呼气。

    让你们装逼!

    福伯强忍着笑,看着两个**。心里却在佩服少爷,少爷早已料到会有酒鬼抢先品尝,其实木盆中依旧是未处理的酒,不过只剩几汤匙了,就是专门为他们这些酒鬼准备的!没想到还真有不知死活往枪口上撞的!

    少爷早已经拿着勾兑好的一壶酒去和中远少爷享用去了!

    此时,房中,明中远喝完一杯酒后,只觉口感柔又有陈味,一脸享受的样子,巴巴地望着明中信,要求给予优待,让他带点回去。

    至于李管事和二位工匠,早已被他无视,难道他们敢与自己抢吗?吓死他们!明家人就是这么自信!

    明中信刚要将剩下的酒给予族兄。

    “少爷!”福伯的声音赶到,“我那位老友也是好酒之人,如果有此佳酿,应该多几成胜算!”

    明中信迅速将酒抱入怀中。

    明中远一脸幽怨地望着福伯。

    “好了,”明中信好笑地望着族兄,没想到一向稳重的族兄在佳酿面前如此不堪。“兄长如果想喝,待会儿,我帮你多弄点。”

    “一言为定!”明中远马上坐直身形,伸出右掌,要与明中信敲定此事。“以后也得供应!”

    明中信好笑地与族兄击掌盟誓!

    “我也要!”

    “我也要!”

    沉醉二人组及时跟上,强烈要求与明中远一个待遇。

    但明中信却不予理睬,“福伯,你先去办理那件事去吧!”

    福伯转身而去。

    “李管事,你与这二位再将这些东西做出几套,先去将酒楼的厨房改装一番。具体事宜,与吴掌柜联系!”四人纷纷应是!

    “还有,。顺便实验一下,再把风箱的风嘴做成与铁桶下面那个小口差不多大小,以后蒸馏的时候可以鼓风,将蒸馏过程加快一些,实验一下,如此可行否?!”

    “再有,你们从府上取一些陈年老酒,蒸馏一些,用小壶装上,送到我府上。”

    “给族兄先送四壶,师先生、吴掌柜每人各送两壶!族兄,你看如此可好!”明中信询问明中远。

    “甚好甚好!”明中远满足地说,没听到嘛,先送四壶,也就是以后还有,后面那两个小子可没这个待遇!

    至于师先生和吴掌柜,二人却不敢有何异议,毕竟这是由少东家亲自动手进行处理的,有这两壶也就不错了,至于和明中远相比,也不看看人家是什么身份,少东家兄长,这有得比吗?!

    因此,二人也很满足,起码二人享受到了。

    “至于那些图纸?-----你们好好研究一下,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内做出来!做出来后第一时间告诉我,注意保密!”最后,明中信严厉地看了李管事一眼。

    李管事打了一个冷颤,连忙应是。

    三人先行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