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劝慰老夫人-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一十五章 劝慰老夫人

    然而,良久良久,小丫依旧紧闭双目,无所动静。

    半天了,都未有丝毫动静,大夫也要绝望了。

    只见小丫手指微微动了一下,众人惊呼不已,然而细看之下,却好似发生幻觉,小丫依旧在那儿一动不动。

    大夫抬头惨然道,“老夫尽力了,没办法!没办法!”

    此时,柳知县、马典吏、钱师爷走了也走了过来。

    “如何了?”柳知县望着大夫,问道。

    “这小女孩的身体简直是太糟糕了,长期的饥寒交迫,骨瘦如柴,五脏俱衰,现在也只是吊着一口气,虽喂食了馍馍,但依旧半死不活,吊着命,老朽也只好尽人事听天命了。”

    大夫苦笑着,摇头叹息着。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柳知县望着地上躺着的骨瘦如柴的小丫问道。

    大夫只是摇头叹气。

    “大人,也许那位有办法!”钱师爷附在柳知县耳边道。

    对啊,怎么将那小家伙忘记了!柳知县眼前一亮。

    “快,将小女孩送上马车,送往明家!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们给我治!一定要治好,否则我会好好治他的见死不救之罪!”柳知县吩咐道。

    衙役们迅速行动,慢慢将小女孩抬上一辆马车。

    “你也跟着去,如果路上小女孩死了,本官会追究你的责任!”柳知县一指大夫道。

    在场众人一阵瞠目结舌,这都要死了,还折腾,难道柳知县也得了失心疯?

    尤其是大夫,更是震惊,明明自己都说已经救无可救,只是吊着命,为何县尊大人要命令明家治疗,难道明家家中有神医?没听说啊!

    但医者父母心,既然柳知县说明府能治,那就去吧!他自然没什么意见,正好去见识一番自己都治不好的五脏俱衰。

    然而,钱师爷却心知肚明,县尊大人这是对明中信有信心,想当初石文义那般严重的伤势,都能够治好,这只不过是饥寒之症,说不定明中信还真有可能治好!

    钱师爷暗暗吩咐衙役道,“你们现在直接去明家农庄,找明中信!”

    “他母亲呢?”

    “已经得了失心疯了,早治也许能够好吧!”大夫望着被衙役绑着的女人道。

    “哦,那就算了,你们两个跟着去一个,照顾好小女孩,过后,本官自有重赏。去给她领几个馍馍,路上吃。”柳知县看看那位母亲,摇头叹息一声,直接指着两位女子道,后面那句是对衙役说的。

    救人如救火,一位衙役、一位大夫、一位女灾民加上小丫坐着一辆马车直奔明家农庄。

    明中信现在依旧不知道,一个棘手问题即将来到他的面前。

    而此时的他,正在明家焦头烂额,安抚明老夫人,根本就无从到农庄布局规划,迎接灾民!

    随着县衙公布灾民将来的消息传开,陵县城彻底炸开了锅,家家户户紧闭门户,除购买必须的物品外,根本不敢外出,街上一片萧条。

    明老夫人也被这个消息震惊了,拉着明中信根本就不让他出城,这次,老夫人异常固执,明中信一番解释说得嘴唇都干裂了都不行,就是不允许明中信出城。

    本来明中信就怕老夫人担心,吩咐府内众人将灾民来临的消息封锁,不让人们告诉老夫人,尤其对小兰再三嘱咐不得告诉老夫人。

    但今日动静太大,老夫人万分疑惑,强逼着小兰招供。

    大惊之下,岂能让明中信身临险境?只是用手抓着明中信,绝不放手。

    即使明中信再三保证,凭自己的医术,绝不会有事,那也无济于事。

    总之,老夫人坚决不让明中信这颗明家独苗去那般危险的地方。

    万般无奈之下,明中信只好委托福伯前去农庄安排,而李东阳、刘老只好留在府中陪他劝导老夫人。

    “少爷,少爷!”福伯冲进了老夫人房中。

    “什么事?”明中信等人大惊,福伯不是在农庄安排迎接灾民事宜吗,怎会回来?

    “知县大人将一位濒死病人送来了农庄,让您治疗,可您不在,我们只好将她带回县城,没想到县城封闭,只准出不准进,虽然我们说了病人是县尊大人吩咐送来的,而且还有衙役做证,但守城的大人却不准将病人放入县城,只是让我回来通知您一声,要不出城治疗,要不让病人在城外等死!”福伯快速将事情说了个明白。

    众人纷纷将目光看向了老夫人。

    “真的?不是你们联合起来骗我吧?”老夫人用怀疑的眼神在福伯、明中信身上转来转去。

    “老夫人,阿福什么时候骗过您了,这是真的!”福伯连忙辨白道。

    “大母,这是真的,您不信我,难道连福伯都不信了吗?您明明知道,福伯就算骗我,也不会骗您的!”明中信在旁敲边鼓道。

    “更何况,救人如救火,您没听福伯说吗,是濒死啊!您就放我去吧!”

    “对了,那病人不会是得了瘟疫吧?”老夫人突然警醒道,一脸惊恐地望着福伯。

    “不是,不是!”福伯连忙否认道。

    “你怎么知道不是?”老夫人听了,稍稍缓和一下紧张的神经。

    “老夫人,就是县城的大夫诊断治疗之后,才能保持濒死状态,否则这小女孩早就一命归西了!”福伯回答道。

    “小女孩?”明显,老夫人注重的是这三个字。

    “不错,这个小女孩仅有六七岁,大夫说是一路之上,饥寒交迫,五脏俱损,生机不再!现在只是吊着一条命,随时可能死去!还是县尊大人要求送来明府,让少爷治疗的!”福伯解释道。

    “而且,县尊大人说了,治不好的话,唯少爷是问!”福伯补充道。

    “县城那么多大夫,为何要我家中信去救?”老夫人口气明显有些松动。

    “现在县城所有的大夫皆随柳知县去迎接灾民,那些大夫诊断的,都无法治好!”

    “那么些大夫都治不好,咱家中信就能治好了?县尊大人这是强词夺理嘛!”老夫人一阵埋怨。

    “大母,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是一个小女孩,让我去吧!”明中信求道。

    老夫人一脸为难,前面是小女孩一条命,后面是孙儿一条命,好难抉择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