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小丫醒转-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一十七章 小丫醒转

    人们没有注意,与此同时,明中信睁开了双眼。

    却见小丫手指在微微动弹,随之,眼睑也在抖动。

    慢慢的,小丫睁开了双眼,但眼神却是迷糊的。

    “小丫醒了,小丫醒了!”跟随而来的女子喜极掩嘴而泣,眼泪滚滚而下。

    小丫眼神渐渐清明,环视一周,瞬间变得极其惊恐。

    待要动身躲避,却没想到根本无法动弹。

    一时间,小丫眼神极度惊恐,嘴巴颤动着,眼睛居然流出了眼泪。

    嘴唇微微抖动,弱弱的说了几个字,但大家皆未听清。

    女子见状,连忙将脸伸到小丫面前,用手轻拍小丫道,“小丫别怕,别怕,这是大夫,正在给你治病。”

    见到女子,小丫明显稍稍止住了心慌,但依旧一脸戒备。

    “别怕,别怕!”女子轻拍着小丫,安抚于她。

    而后,慢慢将耳朵伸到小丫嘴旁,只听得,“娘亲,娘亲!”

    女子一时间手足无措,竟无法回答。

    “不要慌,小女孩说什么了?”明中信一拍女子,一道神识扫过,稍稍平复一下女子的情绪。

    女子感觉一股凉意竟从脑部经过,瞬间心慌居然消失了。

    看看明中信,居然感觉心中更加平静,结结巴巴道,“小丫要娘亲!”

    “小丫,你们已经到了陵县,你母亲饿晕过去了,在一个地方,呆会,我们就过去找她。”

    说来也怪,随着明中信的话语,小丫居然相信了,眨眨眼睛,看看明中信,露出了一丝笑意。

    旁边的大夫此时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在他理解当中,小丫五脏俱损,只余一气,根本无法救治,就算有通天手段也无法救治。

    来此,只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却未想到小丫居然醒转!

    而且,明中信只是用一枚丹药就将小丫救活过来,这情形真真是,太过玄幻了!

    不可能的,自己是不会信的,自己倒宁愿相信,小丫这不过是回光反照罢了!

    想到这里,他扑上前去,一把抓住了小丫的手腕。

    然而,一只手将他的手打开。

    呀,疼痛无比,怒极,抬眼观瞧,却正是明中信。

    “你待怎样?”他怒目而视。

    “你又待怎样?”明中信针锋相对道。

    望着明中信锋芒毕露的眼神,他被打的激愤渐渐平复下来,继而心中不甘道。

    “我就是诊断一下,小丫是否是回光反照?”

    “什么?小丫是回光反照?”女子瞬间崩溃了,刚刚亲眼见证的小丫醒转居然是回光反照,多可怕的四个字。

    大喜之后的大悲,最是让人难以接受,跌坐于地上,呆若木鸡。

    明中信恶狠狠瞪了大夫一眼,在病人及家属面前居然直陈是回光反照,真不知他这以多年大夫是怎么当的!

    大夫望一眼明中信的眼神,只觉得那眼神中的寒冽冷意令他惊恐成状。

    继而一想,就觉得自己居然犯了医者大忌,一时间悔恨交加!

    觉得自己真是罪该万死,在嫉妒之心的推动下,自己居然犯下了如此大的错误,愧对死去的师傅啊!

    一时间,陷入了自责当中,不觉间,仿佛感觉自己处在森罗地狱一般,周身寒彻入骨,万千怨魂直冲他冲来,一瞬间跌坐在地,瑟瑟发抖。

    明中信并未注意到他,也未想到此时居然无巧不巧地,大夫居然被心魔所侵。

    他上前轻拍女子肩膀,以示安慰,同时,神识也在慢慢探向女子,深恐惊动了女子,神识带着一丝丝暖意,包裹向女子识海。

    灾后之人,最忌大喜大悲,本已濒临崩溃的心灵,发生如此大的波动,不疯都是好的!

    在明中信神识的一丝丝渗透之下,渐渐地,女子仿佛回过神来,茫茫然望望明中信。

    明中信深深望了她一眼,将一丝暖意从眼神中深入女子的识海,将女子波动的悲喜之心平复了下来。

    女子慢慢回过神来,回想到了大夫的话语,一想到小丫命不久矣,悲自心中来,居然嚎啕大哭起来,仿佛将她自己与小丫的凄惨经历一次哭个够一般!

    明中信却深吐一口气,还好,抢救及时,将女子的魂招了回来,否则,喜悲交加之下,悲从心中来,会让她疯狂而死。

    现在女子哭了出来,起码不会疯,但身体就无法避免地要受到一些损伤了。

    一想到此,就恨不得将那毫无操守的大夫碎尸万段。

    如今神识强大的他,岂能分不清楚那大夫是因何才如此口无遮拦的!

    如果只是心惊于他丹药的功效,一时不慎,他也绝不会怪罪于他,但他却只是因一时嫉妒心作怪,就做出如此损人不利已的事情,太可恨了!

    然而,当他转向大夫之时,却见他居然一脸惊恐万状,眼神也将陷入疯狂之中,不由一阵心惊,这家伙居然自己就陷入了心魔?太不可思议了!

    他却未曾料到,正是他当时那一眼神,不经意间用上了刚从小丫身上撤回来的神识。

    好巧不巧,大夫正好与他当时的眼神对上,他当时心中有一丝恨意,居然将此恨意连同神识一起钻进了大夫的识海,虽只是小小恨意,但却包含着一丝线前世从尸山血海中冲出的恨意,这就令得大夫如入地狱,再加上自责,勾动大夫小小的心魔简直不要太简单了!

    然而,此时的明中信可不知道这些!

    他只知道,如果他把大夫弄疯了,柳知县一定会暴跳如雷,不说大夫是他派来的,单说此时的陵县急需大夫,来为灾民服务,更是陵县人在爆发瘟疫时生存的保障。

    而他却将这保障中的一小块废掉了,那可不是小事啊!

    算了,看在他已经承受惩罚的份上,就饶过他这一遭吧!

    估计女子还得哭一会儿,先治疗大夫吧!

    明中信不情不愿地来到大夫近前,扶起依旧在瑟瑟发抖的大夫。

    神识直接冲进了大夫识海。

    他可不像对待女子、小丫般温柔,谁让这大夫净给他添乱来着。

    这灾民到来就够糟心的了,还遇上小丫这么棘手的病症,更可气的是,作为大夫居然犯如此忌讳,犯忌讳也无所谓,却令得女子差点发疯,令得他的工作量进一步增加。

    最好笑的是,大夫居然自己又中了心魔,自己还不得不救他,这让自己上哪儿说理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