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二老释疑-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二十章 二老释疑

    “是吗?”明中信心中一喜,还真是!自己正头痛此处的治病之所没有一个有经验的帮手,这真是天赐良医啊!

    而且,自己的那个计划也需要帮手,现在培养培养感情,到时相求,也就简单了!

    “你就随我在此地为灾民诊治吧!”

    “好!老朽就随神医学习一番!”大夫也是暗暗窍喜,虽知县并未明言,自己回官府施粥之所也是可以的。

    但在听取了明中信的理论之后,极想见识一下,他临场治疗手段,此时真是如愿以偿了!

    二位各怀私心,一拍即合,大夫也就顺理成章地留了下来。

    明中信转向二老,“李老、刘老,怠慢二位了!”

    “无妨,正事要紧!”李东阳道。

    “谢李老体谅!”明中信躬身致谢,之后一伸手指向远处。

    “诸位请看!”

    众人顺指望去,却见远处是一个农庄,正炊烟袅袅。

    众人依旧一头雾水。

    “那处,乃是明家农庄,才是真正的施粥之所,此处仅只是安排灾民住宿之所!”明中信解释道。

    “那这是?”刘老一指布棚问道。

    “三角形布棚乃是灾民临时居所,为防互相传染,所以才如此小,只能一人安住。四方形布棚乃是洗澡去病源之所,洗澡水中皆有硫华,与皮肤接接触,能够使皮肤软化,同时杀死蚊虫病源的作用!”

    停顿一下,明中信继续解释。

    “黑烟滚滚处,乃是烧掉灾民随身不重要的物品处,这些物品有可能带有病源,存在潜在传染的危险。至于无法烧掉的物品,我们会领着灾民用消毒药水进行消毒,杀死蚊虫病源,杜绝传染之源。此乃防范瘟疫传染的首要手段。”

    旁边的刘老频频点头,若有所思。

    “那接下来呢?”李东阳问道。

    “为灾民全身洁净,令他们换上刚做的粗布衣裳之后,才是正式进入赈灾程序。后续的事宜更加繁琐,这里就不一一说明了,只待大家今后一一验证。”明中信做了一个总结。

    “少爷,已经安排好了!”福伯来到明中信身前回禀道。

    “都各就各位了吗?”

    “尽数到位,就等少爷前来主持!”

    明中信点点头,表示满意。

    “好,二老请!”

    几人相携来到了农庄前。

    却见农庄门前熙熙攘攘,人头攒动。

    细看之下,却是井然有序,农庄正门处,正是施粥之所,不时从农庄内抬出一个热气腾腾的大锅,为灾民施粥。

    大锅后站着两位佃农,一人取碗,一人盛粥,正在发放粥汤。

    而旁边站着两排十二三岁的少年,手握木刀,目光炯炯地盯着前面排队领粥的灾民。

    而在正门左侧,则入着几张案几,案几之后坐着一位读书人模样人,正在写写画画登记着不知什么,而灾民在案几前排号着一长溜队伍,登记完的灾民兴高采烈地拿着一个木牌过去施粥之地排队取粥。

    而后面的灾民们虽目光殷切地望着盛放热粥的大锅,但却依旧井然有序地排着队,皆是先行登记后才过去取粥。

    “咦,这些灾民如此听话?”刘老一脸惊奇之色。

    他是赈过灾,施过粥的,深知饥饿的灾民是如何凶狠可怕,如何的无法无天。尤其是灾民们在刚到一处施粥之所,如果一不如意,就会掀起哄抢风暴。最起码也是脏话连连,催促着施粥之人。

    而今天这些刚到的灾民居然知道井然有序地排队,太稀奇了!

    “不错,比我想象中要好很多!”明中信点头称许。

    “少爷哎,你可不知道,这群灾民被押送来此,巡检司军士、衙役刚走,就吵闹起来要求马上施粥。我劝他们先行洗澡换衣,皆是不听,说什么都比不上填饱肚子重要,一定要先行喝粥,再行洗澡换衣。怎么解释都不听!甚至有几个还鼓动大家要进入农庄抢粮,幸亏武堂学员及庄丁们都在,一顿棍棒过后,将带头闹事者拿下,才将场面控制住。”福伯苦笑一声,诉苦道。

    “是吗?灾民竟如此猖狂?”明中信为之一惊。

    “哎,甚至比这严重的都有,你这儿还算是好的,看上去是女子居多,所以比较温和,如果男子居多的话,串联之下,可能会闹得更凶!”作为过来人的刘老在旁叹道。

    李东阳也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不错,官府送来的灾民中正是女人居多,如果真是男子居多的话,估计学员仆役们也根本就镇不住场子,场面很可能就压不下来了!”旁边的福伯一脸心有余悸地道。

    看来自己把赈灾看得太简单了!以为有了疫病消毒防范措施,可以杜绝瘟疫横行!有了吃食可以令灾民们安心!有了成熟细致的安排,可以更好地将灾民安置!

    实际情况却非是如此!

    “就这,现场还是乱成了一锅粥,最后,大家苦口婆心地一一为灾民解释如此做的用意,灾民们才慢慢按安排作事。就这还是不情不愿地。可真是费了老劲了。”福伯继续道。

    看来,自己之前确实想得有些简单了!毕竟自己从未经历过这些,只是知道一些防范瘟疫的理论,却忽略了人心这一重要因素。一切事情中,人心就是最大的变数!明中信心中警惕,这次是一次教训,今后得思虑得更加周全才是!

    “不管如何,事情终究未出,看来,我们得重新商讨一下后续的安全措施了!”明中信道。

    “李老、刘老,少不得要借助您二位的随从护卫了!”明中信向二老道,他本以为自己的人手充足,用不着别人,而且还不想将二老牵扯进来,致使二老的安全受到威胁,但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如今为防万一,还真不得不借助二老的力量了!

    而且二老的安全也很重要,在此灾民环绕的农庄中,万一灾民爆动,如果二老有所损伤,自己可真的是百死难赎了!

    “尽管用,给,你拿此令牌回明府调集他们过来!”说着,李东阳、刘老递过两个令牌。

    明中信也不客气,接过令牌,直接递给福伯,“你去招集,快去快回!”

    福伯应声而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