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烧粮后患-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二十四章 烧粮后患

    明中信望着柳知县,欲哭无泪,您不知具体情况,请不要这么无知好不好!

    真不知该如何向柳知县解释?

    马铃薯是可以烤着吃的,甚至马铃薯烤过的香味更浓更香。一把火,不只不会烧坏马铃薯,还直接给灾民们做了一餐,免除了人家浪费火种了!

    而且,马铃薯烤过之后发出的香味,可是这时代人所没见识过的,就算灾民们没见过,但架不住他们饿啊,如此香味的东西,有的灾民就算死,估计也会先尝尝的。

    而只要他们尝过,那是不会忘记那般美味的味道的!

    最可怕的是,灾民们从中尝过马铃薯的滋味之后,无法忘怀,循迹而来,继续来此抢劫粮食,那可就真的坏了!

    想到此,明中信轻咳一声,就要发话。

    却没想到,柳知县根本就不让他把话说出口。

    “明家主,你看--------这粮食也被抢了,能否----能否------再行筹备一批,送往府城。”柳知县不好意思地望着明中信道。

    明中信苦笑不已,“大人,您也知道,学生已经将这马铃薯尽数捐献了出来,再去筹集,那也得等马铃薯再长出来啊!”

    柳知县也知道实情,明中信真的是没了马铃薯,但却抱着万一的心情,想让明中信再行出一把力。

    本来,赈灾粮食是可以用其他粮食代替的,毕竟任何粮食都能够赈灾,只要把答应捐赠的数量对上,能够吃上热粥,灾民们也就谢天谢地了!

    但关键是萧知府却是亲口品尝过的,而且萧知府可是将厨师都要走了,就是为了以后经常能够品尝到马铃薯的美味。

    现在,却告诉他,马铃薯没了,换成其他粮食了,这岂不是让那萧知府有了发飙的机会吗?

    从赈灾粮食中再取两万斤马铃薯倒也不是不行,但此时的马铃薯皆已到了赈灾场所,如果从赈灾场所中直接取用,灾民会让吗?灾民会以为他们这是不准备施粥赈灾了,到时民怨一起,再有人暗中串联,群起而攻,那可是会出大事的!

    所以,柳知县也是万不得已,希望明中信这儿还有存粮,应一下急!

    此时得知明中信也没存粮,只好另行再想办法。

    望着一脸失望遥柳知县,明中信斟酌着,如何提醒他,灾民们有可能会来陵县这一猜测。

    “实在不行的话,只好向灾民明言,再用其他粮食换取马铃薯了!”柳知县叹道。

    但他深知人的本性,如果说马铃薯未曾进入施粥之所,直接送往府城,这毫无问题,但明明进了灾民的嘴里的粮食,却要用其他粮食换取,灾民们只会认为这些其他粮食本来就是他们的,马铃薯也是他们的,只是当官的想要贪没这些好吃的粮食,才以此为借口,抢夺他们的粮食。

    再经有心人鼓动,灾民爆起,那可不是好玩的。

    想到此,柳知县一阵头痛,该怎么办呢?

    “县尊大人,学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明中信终于下定决心,有准备总比没准备强吧!要不然,遭殃的可是百姓啊!

    “嗯,你说!”柳知县回过神来,见明中信开口,以为明中信有了办法,心中一喜。

    “实则,实则-----”明中信话到嘴边有些难以启齿。

    “有何话说,尽管说!”柳知县鼓励道。

    “县尊大人,实则那马铃薯烧不掉!”明中信一横心道。

    “毁不掉?为什么?”柳知县懵了,还有毁不掉的粮食?

    其实他听差了,是烧不掉,而不是毁不掉,一字之差可是天壤之别。

    “王主簿烧粮,这个主意做差了!”

    “我烧粮差了,哪差了?”王主簿一脸不愤地叫嚣道。

    “好了,自己做差事还有理了!听明家主说。”柳知县一脸不耐烦地冲着王主簿吼道。

    “有什么差的,都是毁粮,我烧掉怎么了?”王主簿惧怕地闭嘴,但心中不愤只好小心嘀咕道。

    “王主簿原谅则个,您这毁粮的主意无疑很好,但这马铃薯有独特的特性,这烧马铃薯可真的不是个好主意!”明中信解释道。

    “为何呢?有什么区别?”柳知县疑惑道。

    “马铃薯不同于麦草、杂粮,无法用烧毁掉,烧马铃薯,其实只会让它更加诱人。”

    柳知县细细思量,不错,有几次厨师用烤的办法做的马铃薯确实很好吃。

    想一想,自己都觉得好吃,那饥肠辘辘灾民们呢?

    “其实,如果王主簿不烧粮,现在的灾民可能还不知道马铃薯如何能吃,这马铃薯干啃着吃的话可是太硬太涩,也许灾民们试吃之后,会将马铃薯扔于一旁,不予理会,咱们还有机会取回来。”

    “但王主簿这一烧,却将马铃薯烤熟了,香气逼人,好吃无比,如果灾民们食用了,那可就让他们迷恋这种滋味,到时循着王主簿退兵的痕迹,直奔陵县而来,咱们陵县可就大祸临头了!”明中信一口气说完,看着柳知县,该说的已经说了,就看你怎么办?

    听到此话的柳知县更加震惊,这就是说王主簿这个笨蛋等于是将爆动的灾民引来了陵县,这,这,这可如何是好?

    想到此,柳知县狠狠瞪了王主簿一眼,要不是看在你小子是我小舅子的份上,老子现在就刮了你。

    王主簿明显也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缩起头颅当起了驼鸟。

    “县尊大人,现在还请示下,接下来咱们该如何办?得提前预防啊,否则爆动的灾民们来到,那可是一场灾难啊!”明中信劝道。

    现在可不是怨天尤人的时候,得提早预防啊!

    柳知县清醒过来,难道要将城外的所有人员粮食尽数撤回城中吗?

    如此的话,灾民怎么办?

    如果陵县人尽皆撤回县城,灾民们会不会以为自己放弃了他们,再与爆动的灾民们联合起来一起发动爆乱,那自己可就是逼迫他们爆乱的罪魁祸首,到时别说上峰不会放过他,连自己都得一辈子受良心谴责!

    该怎么办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