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蛛丝马迹-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二十五章 蛛丝马迹

    旁边的李东阳、刘老对视一眼,默契地一言不发,静观其变,且看这柳知县如何应对?

    起初,柳知县并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但现在经明中信提醒,深刻明白了形势的严竣性,爆动的灾民可都是暴民,如果这些暴民攻来陵县,数量少则罢了,如果数量繁多,绝非陵县这小小的县城能够抵挡的。

    对于这些暴民来说,暴动初期,他们迫切需要的不是金银钱财,最需要的就是粮食,而自己这里有如此好吃的马铃薯,还如此耐饥,那可是香馍馍,绝对会吸引暴民们前来。

    自己该如何应对如此危局呢?

    “县尊大人,当务之急是要将巡检司及衙役组织起来,先行警戒,再行商议如何退敌之策!”看着陷入沉思的柳知县,明中信提醒道。

    “不错,应该先行进行防御布置,具体再行与大家一同商议!”柳知县清醒过来。

    “钱师爷,你先去请巡检司武大人、赵典吏、县丞等一应人等,再将士绅大户当家人请来,就说本县有重要事情相商。”柳知县恢复了精明强干的一面。

    钱师爷应声而去。

    不错,还算清醒的快,如果一直处在自责、惧怕的心绪当中,只怕陵县就真的要完了!此时确是应该请全体同仁及士绅大户前来商议,此项应对还算中规中矩,二老在旁点头。

    “大人,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说不当说?”明中信说道。

    “你且说!”

    “我想请护送粮食前往府城的军士、衙役详细说明一下灾民们具体真实的情状。”明中信直视柳知县道。

    “哦。”柳知县低头沉吟。

    看来明中信是不信任王主簿,想要知道灾民的具体情况,而且自己也知道,小舅子肯定未说实话,依他的德性,只怕是见到灾民冲过来的样子,就吓懵了,只顾逃跑了,岂能还与灾民们英勇激斗,别开玩笑了!

    “明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没说清楚吗?为何还要让军士衙役们前来说清楚?”王主簿不愿意了。

    他再傻也知道,明中信显然未尽信自己的话,所以才请军士衙役前来问话。

    “王主簿,我只是想再问一些具体细节,并不存在不信任王主簿的意思,万望王主簿不要有所芥蒂才好!”明中信不慌不忙解释道。

    “闭嘴!你那猪脑子岂能知晓明家主的意图?不要再丢人现眼了!”柳知县一脸嫌弃道。

    “是!”王主簿悻悻然应声不再说话。

    “去,叫几个机灵点的军士和衙役来。”柳知县恨铁不成钢的吩咐道。

    王主簿不情不愿地站起身形走向大堂。

    柳知县望着王主簿的背影心中叹道,一点眼力见都没有,现在好歹还能照顾于他,不会让他吃什么亏,等自己不在了,他如何在这人吃人的官场里混?

    须臾,王主簿回转,身后紧跟着两位军士,三位衙役。

    “明家主有些事要问询于你们,你们当认真细致地回答,万不可怠慢!”柳知县吩咐道。

    “是!”军士、衙役齐声应是,转头望着明中信,等待他的问话。

    “明家主,你来问吧!”柳知县转向明中信。

    “那学生就不客气了!”

    “你!上前一步。”明中信一指一位衙役道。

    “是!”衙役上前一步,躬身一脸谄媚地望着明中信。

    他深知明中信乃是县尊大人的学生,而且还是关系特别好的那种,现在明中信问话,尤其还是当着县尊大人的面,自己肯定不能怠慢,得如实回答。

    “那些灾民们是否拿有武器?”明中信问道。

    “有!”

    “是什么武器?”

    衙役仔细思考后,“那些灾民们手中持有一些镰刀、斧头,还有------刀!对,就是刀!”

    “刀?”明中信心中一惊,灾民怎会有刀?

    柳知县也是一脸震惊。

    “你确定是刀?军用钢刀?”

    旁边一位军士插言道,“不错,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是军械!”

    “有多少?你可知晓。”明中信问道。

    “最少,最少有几十把吧?”军士迟疑着说道。

    衙役确定道,“不错,好像真有几十把的样子!”

    “不错。”

    “确实!”

    “对!”

    几位军士、衙役纷纷证实。

    事情大条了!柳知县与明中信对望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惊诧之情。

    二老也是对望一眼,心中骇然。

    要知道,军械可是大明朝一直管制的东西,普通百姓岂能拥有,更何况还是灾民,他们从何处拿来的?而且这批灾民皆是从河南江北行省被各级官府护送过来的,即使有也被每任官府收缴了,怎会有灾民拿着军械?

    难道?众人想到一个骇人听闻的事实,相顾骇然。

    “你们看到他们是有组织的,也就是有头领吗?而且行动是否一致整齐?还是杂乱无章的?”明中信最先反应过来,一口气问道。

    “好似有头领,而且我们一跑,他们就不再追,此时回忆起来,好似他们只是想要这些粮食,而非想要我们的命,如果他们继续追杀,我想,我们是回不来的。”军士边回忆边说道,刚开始有些结结巴巴,最后越说越顺,好似情景就在眼前。

    “那你们就没想过用武器吓跑他们?”趁军士想起来,明中信赶紧问道。

    “刚开始,我们也是想吓跑他们,然而,上前恐吓灾民的兄弟们,被一阵围殴,居然大败而回,而且武器也被夺去,现在想来,确实有些不对劲,灾民可无此本事!”

    “对打的有多少人?”

    “大约有十几个吧?”军士道,“不错,确实是十几个灾民,不至二十个。一对一我们败了!”军士有些惭愧道。

    “一对一?居然是我们完败,而且还是十几个皆一败涂地!是吗?”明中信再次确认。

    “不错!”军士头越来越低,这真的是不好意思!自己是训练有素的军士,却被一批灾民一对一击败,确实说不过去。

    然而,明中信、柳知县、李东阳、刘老却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这批灾民绝非普通的灾民!几人坚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