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抽丝剥茧-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二十六章 抽丝剥茧

    因普通灾民长途跋涉来到山东行省济南府,早已无一丝一毫的力气,岂能还将训练有素的军士击败,岂是普通灾民那么简单?

    但他们是什么人呢?这就颇费思量了!

    “后来呢?”柳知县插话追问道。

    “后来,我们一拥而上,利用手中的兵器优势将这伙灾民赶走,不想却从林中冲出一大群身带锄头、斧头、军械的灾民,一番争斗过后,我们大败而回,灾民们趁势追赶我们,不得已,王主簿下令烧粮,浓烟起后,我们就逃跑了!”

    “哼!”旁边的王主簿冷哼一声。

    “不对,是撤退了!”军士马上改口。

    “他们到底有多少人?”明中信未理会王主簿,继续问道。

    “大约,大约有几百人吧?看上去乌乌央乌央一片!”军士不确定道。

    几百人?那就不是灾民了,萧知府可是将县对县分配的灾民,每县至少有几千人,只有几百人,难道真的是有人假扮灾民?

    “你们听到灾民们说话了吗?”

    “有!”旁边的衙役肯定道。

    “那是什么地方的口音,能否听出来?”明中信心中一喜,终于有线索了!

    “追啊,杀啊!就这些,口音好似就是咱山东济南府的!”衙役回想道。

    灾民居然说的话居然是济南府口音,这就值得玩味了!

    “不,也有河南江北行省的口音,只是很少而已!”军士反驳道。

    “对了,好似还听到有一个人叫八哥,挺怪的!”旁边另一位军士道。

    “叫八哥的人,这是什么名字?难道是其中有一人是八哥,排行第八?”柳知县皱眉思索道。

    八哥?明中信心中一动。

    “是八嘎,还是八哥?”明中信问道。

    另一位军士一边努力回忆,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八哥,八嘎,八哥,八嘎。”

    眼前一亮,对,叫喊道,“是八嘎!是八嘎!”

    明中信、李东阳、刘老脸色一变,心中齐齐一震,坏了!这下可真的坏了!

    没想到,居然有倭寇参与其中,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如果只是单纯的灾民爆乱,只需进行招安即可,相信饥寒交迫的灾民们,只是想要一个能吃饱饭,穿暖衣,住暖屋的境遇,应该不难对付。但现在联系上了倭寇,这些强盗可不会考虑接受招安,相应的,他们收集粮食,应该是有大的动作,绝非只是抢粮这么简单!

    但他们是什么目的呢?又为何会与灾民搅在一起?

    难道他们有共同的目标?

    一时间,李东阳与刘老也是糊涂了。

    明中信却心中有一个猜想,但却不敢在此说出。

    柳知县见明中信仿佛明白了什么,好奇地问道,“明家主,这却是什么意思?”

    “此八嘎,乃是倭寇的专用名词,骂人的话,骂别人是笨蛋、白痴、糊涂之意。”明中信解释道。

    “是吗?原来不是名字和排行啊!”柳知县喃喃自语道,突然,眼睛睁大,叫道,“倭寇?”

    “是啊!”明中信应道,大爷,您现在才反应过来啊!太迟钝了吧!

    “倭寇来袭?”柳知县瞪大眼睛看向明中信。

    “不错,倭寇可能来袭!”明中信无奈地给他个肯定的回答。

    王主簿及旁边的军士和衙役则一脸的不名所以,倭寇?这是多么遥远的词语,怎会与灾民联系起来?而且,倭寇不只是东海沿岸,在海上劫掠的吗?怎会到内陆来进行抢劫?

    普通的军士衙役可不了解倭寇的凶残,但作为一方父母的柳知县虽也无从见过倭寇,但从别的同僚处可是听到过,所以才如此震惊,而一旁的二老就更不用说了!

    这下,事态级别可就升级了!

    这些倭寇来自何方?去向何处?目的何在?这一切的一切都令在座几人心中忐忑。

    “还有需要问的吗?”看到明中信只是低头沉吟,却不再问,柳知县开口道。

    “没有了!”明中信缓缓摇摇头。

    “你们先下去吧!将嘴管好,不得多言!”柳知县厉声道。

    军士衙役应声称是,退了下去。

    柳知县望望旁边坐着的王主簿,看他那样子,坐没坐像,站没站像,刚才还有军士衙役在,倒也还算规矩,现在人家一走,直接摊坐在椅子之上,这形象,真是太可气了!

    越想越气,但想及家中那位领导,柳知县强压下火气。

    “你也退下吧!呆会我叫你,你再出来!”

    “为什么?”王主簿委屈地道。

    “还说为什么?粮食被劫如此大的事,你以为劫就劫了?”柳知县的火气瞬间爆发了出来,“更何况还可能招惹来如此棘手的劫匪!你让陵县百姓如何应对?你让我如何应对?要不是你是我小舅子,我现在就打死你!”

    柳知县越说越气,顺手拿起桌上茶杯扔向王主簿。

    “呀!”王主簿躲过茶杯,逃命般跑进了后堂。

    “县尊大人息怒,王主簿也不是有意的,灾民们如此,肯定是有预谋的,不能怪王主簿!”明中信劝道。

    柳知县逐渐平复下心绪,望向明中信。

    莫名的,一股情绪涌上心头,这明中信心思还真是细密,他居然通过问话,找寻线索,抽丝剥茧,发现如此惊人的事实,这份心思,这份才华,这份天赋,不做刑名真是太可惜了!

    “县尊大人,叫我们回来有何贵干?”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

    却正是县衙的一干官吏,赶了回来,当然,有一些官吏被留在了赈灾现场主持赈灾,毕竟赈灾可不能儿戏,此时消息不确定,怎么都得先将赈灾之事先行办好。

    “都坐下吧,再等等商会之人。”柳知县示意道。

    众官吏落座,皆是喜笑颜开,此次赈灾真是顺利,钱粮到齐,秩序井然,分工明确,干得舒心,做得称心,自是心情大好!

    柳知县苦涩地看着兴高采烈的众人,心中暗道,呆会儿你们可别怨我,这晴天霹雳会将你们震醒的!

    不一会儿,黄沮等商会成员也尽数到齐。

    皆望着柳知县,等待他的吩咐。

    “诸位,各项赈灾事宜可还顺利。”柳知县轻咳一声,做个开场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