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魂识相逢-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十二章 魂识相逢

    明中信盘坐闭目运转神识。

    却只觉得“轰”一声,神识瞬间进入识海,铺天盖地地延伸开来,在识海中自由地翱翔,这种充盈的感觉,让他感觉仿佛再次回到了前世,那肆无忌惮的感觉,那掌控一切的感觉,再次充满自己的胸膛,那无视一切的实力仿佛再次回到了自己身上!好爽!好过瘾!

    然而,爽的感觉过后,为何感觉心中空空荡荡,好似自己一无所有般。

    对了,那巍峨的归元塔呢?那金字大匾呢?那书阁呢?

    神识翻转腾挪,远近瞬移。

    然而,识海中,一无所有,没有归元塔,更没有书阁,更没有书架!

    明中信如疯了般,到处寻找,却无法找到!

    终于他无助地停在了当地。前世那独处时与影相随,孤寂无助的感觉,再次回归了自身。

    那种感觉让他难受得想吐!

    不,我不要这种感觉,你滚远点,滚远点!

    神识瞬间回归,明中信双手托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仿佛那深深的寂寞正在紧紧地抓着他的喉咙,让他出不上气来!

    良久,终于理智回归了!

    刚才那是自己的神识吗?

    难道我已经渡劫成功,刚才只不过是南柯一梦,根本没有大母,没有福伯,没有明家,没有烦恼,一切只不过是自己渡劫的心魔吗?

    也对,怪不得居然能够看到功德碑!如果不是心魔,如何会这般清晰地看到功德碑!一定是天劫,一定是九九雷劫,产生的幻象!

    对了,明中信一阵欣喜,自己应该已经战胜心魔,否则自己如何能够意识到这是心魔,那么打碎功德碑,我就将渡过雷劫,成就仙人之躯!

    想到这,明中信念头通达,运转自己的霸道阴诡诀,决定给予功德碑至强一击。

    然而,身体却无反应,功法不对?笑话,这套功法自己修炼了上千年,如何能够搞错!

    现实是残酷的,神识无误,功法不行,难道这功德碑运用蛮力无法打破,只能运用神识攻击才行?

    “冰魂剑魄!”想到就做,明中信运用自己最强神识攻击!

    只见随着明中信的断喝,无形的剑雨铺天盖地射向了功德碑,功德碑一阵紫光闪烁,剑雨化作了无形,全无影响。

    功德碑依旧毫发无损,仍旧在不远处耸立,是那么的真实!

    明中信瞠目结舌,望着前方的功德碑一阵无语!

    然而,功德碑再次连闪,明中信神识一阵震荡,一丝丝紫气从明中信身上抽出,飘向了功德碑!

    “这,这不是自己的功德吗?”明中信不可置信地望着这些紫气。

    “陈无恨擅自攻击功德碑,抽取神识所有功德以作补偿!”功德碑上自动显现。

    “不会吧?这难道真的是”明中信一脸地不可思议。

    这真的是功德碑,这真的是陈无恨,也就是明中信的前世。

    神识一阵眩晕,好似过渡使用一般,不再如先前那么晶莹通透。

    半天后,明中信缓过神来。

    不对,这里并非自己渡劫所在,而是不知名的空间!

    那这是何处呢?

    自己又为何能够进到这里!

    明中信不解地挠挠头。不对,自己的手怎么会如此大呢?

    刚才以为还在渡劫,如今却不会那么想!

    “镜像术!”明中信发动了神识小手段,却只见镜中出现一个四方大脸、浓眉大眼、鼻直口阔、满头白发的粗犷中年男子,正是前世的面貌!

    “呀!”这是,这不就是我前世的模样吗?

    难道自己真的神经错乱了?

    到底发生了何事?

    明中信呆立当场。

    回过神来,明中信心道。不管如何,得知道这是何处?才能想办法离开!

    走上前去,明中信仔细观察功德碑。

    半晌,功德碑全无反应。

    再半晌,功德碑依旧无反应。

    明中信抬手摸向功德碑,手触功德碑的一刹那。

    哗,一道紫光闪过。

    只见功德碑上显现,陈无恨,男,于地球历某年某月某日功参造化,化身渡劫,但因其杀戮盈天,功德为负,天道激发九九雷劫,本应灰飞烟灭,但因其前世为九世善人,天道给其一线生机,**、神识、灵魂三体分离,各有因缘,待功德圆满,三体合一之时,才能成就圣人。

    不会吧!自己竟然能够成就圣人,原来还有这样的机会,真是天不灭吾啊!明中信一阵惊喜,但想及目前处境,也是一阵无语。

    原来,自己真的渡劫身死。这个空间存在的是自己前世的灵魂,怪不得自己能够运用神识,因灵魂才是承载神识的最佳载体,那么,我的肉身哪去了?明中信一阵头痛。不过万幸,灵魂找到了,自己的实力将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这里,就得普及一下常识了:人体分为**、灵魂、神识三者,**承载后两者,而灵魂承载神识,神识又分别指挥**与灵魂,三者相辅相承,缺一不可。灵魂并没有意识,有意识的只是神识,凡人身死只是神识灭亡而已,黑白无常只是将灵魂带走,地狱中孟婆汤让灵魂喝的只是一碗热姜汤,因为奈河桥上寒气太重,孟婆职责所在,怕灵魂分崩离析,才给灵魂喝的孟婆汤,而并不是人们所说的孟婆汤能够使人将前世遗忘。特此申明!予以纠正!

    而原明中信的情况是,神识本来就弱,因而从小浑浑噩噩,被人击中头部,神识破灭,被陈无恨的神识乘虚而入,夺取了**、灵魂,因神识与**、灵魂契合度不高,所以陈无恨的神通不能施展,功法难以修炼。

    自己该如何离开呢?这是摆在面前的难题!

    不过,应该与功德碑有关!也与这具魂体有关!

    左看右看,功德碑上也没有什么线索。

    那线索就在魂体上!

    明中信仔细观察魂体,却只见魂体如同正常身体般,无一丝一毫的不同。

    对了,颜色!

    魂体的颜色与周围格格不入,周围是一片紫色,但魂体却无一丝紫意。

    这是为何?

    联想到刚才攻击功德碑时,功德碑宣布的抽取神识所有的功德,注意,是神识所有,而不是陈无恨,陈无恨就是指魂体,也就是说是抽取明中信的功德,而不是抽取陈无恨的功德。

    这就说得通了,这具魂体并无一丝功德,要想离开,只能是神识抽离,而不能魂体、神识齐出!

    可怜自己刚刚相认,却又要分离!

    但现在神识所有的功德都被抽取,神识也是无一丝一毫功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