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首度攻城-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三十六章 首度攻城

    抬眼望去,却见那仅有的一匹马飞驰而来,冲向他的劫匪啊啊惨叫,翻身栽倒,却见他绕过劫匪尸体,直奔城下而来。

    嗖嗖两声两支利箭飞上城头,柳知县、武大人吓了一跳,矮身躲箭,难道这也是贼人?只为的射杀柳知县?

    “明家主向县尊大人问好,见信即知!”城下马上之人喊道。

    柳知县、武大人此时才知,却是明中信前来飞箭传书。

    “快快,将箭书拿来。”柳知县吩咐道。

    二人面面相觑,本以为明中信所说相互引援只是一个不可实现的梦,没想到还未与劫匪短兵相接,就承了明中信这么大一个情,真是世事无常啊!

    城外,千数号人喊杀不断,围向了骏马。

    然而,人的两条腿岂能与骏马的四条腿相比,骏马如风般,冲出了他们的包围圈,与几匹骏马会合而去,众劫匪终究只能望着骏马的背影兴叹。

    “八嘎,查,顺着马匹的脚印查出这是哪个家伙破坏了我等的大计!我要将他碎尸万段!”为首官吏恨得心中滴血,目露凶光,狠狠一跺脚,恶狠狠道。

    几个人飞身而去。

    城头之上,柳知县展开箭书。

    “县尊大人台鉴:学生派出斥候打听到劫匪已经前来,但却化身官吏灾民,估计是要赚取城门,万望大人小心!”

    柳知县、武大人对视一眼,分明见到了彼此眼中的惊奇,这明中信难道还知兵?否则怎会自己等人未曾探到的信息,他能够打听到?

    无论如何,此番还真得感谢明中信这及时雨啊!

    想及此,二人就是一身冷汗,皆因下令开城的是二人,如果陵县有所闪失,二人将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万幸啊万幸!

    “另,中信在农庄已布下天罗地网,那些劫匪如果来农庄报复,中信自信会让他们有来无回,只望大人到时,不可因救中信而轻举妄动,驰援中信!令县城空虚!再有,中信认为城中只怕另有奸细,乃是陵县本地人,还有可能是士绅大户中人,而粮食储藏之所只怕已经泄露,万望大人小心为上!中信敬上”

    柳知县、武大人为之骇然,难道士绅大户中真有劫匪同伙?这可不是小事,明中信因何断定呢?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粮食万不能出事。

    “武大人,你在此守城,本县再去安排一番。”柳知县心中忐忑。

    “是,下官必誓死守城!”武大人豪迈道。

    柳知县点点头,待要转身而去。

    “瞿瞿-------瞿瞿”一阵哨声响起,远处一阵尘烟滚滚,却见一队骑兵出现,总有几百人之多。

    柳知县寻声望去,嚯,吓了一跳,这,这也太多了吧!

    待这些人来到近前,嚯,柳知县、武大人看得目瞪口呆,却见这些人皆手持弓箭,还身背弓箭,队伍之中居然还有撞城车!显然是有备而来。

    这,这是要攻城的节奏啊!

    “武大人,我再去调派人手,前来助你。”说着,柳知县转身疾步而行。

    武大人也是皱眉不已,这些劫匪从何处找来如此多的军械工具,看来这群劫匪所图甚大的猜想居然还小了,只怕真的与那谋逆之事有关!

    一想到此,武大人吓了一跳,谋逆?一时间,武大人再不敢往下想。

    还是应付好眼前的状况再说吧!

    却见两股劫匪会合一处,军械工具分派下来,居然人手一份军械弓箭,这是要逆天啊!

    武大人深知,此战只怕真的不好打了啊!劫匪准备如此充分,一副不攻破城池誓不罢休的样子。

    然而,却见城下劫匪居然分成两派,提前来的与随后来的好似发生了争执,两群人面红耳赤,推推嚷嚷。

    这是怎么了?临阵之前,居然发生状况,太不把我陵县军士放在眼中了吧!

    然而,最终提前来的一派选择了妥协。

    却见后来的一派领头人坐于马上,整顿劫匪,形成一字长蛇阵,手中长刀一挥,众劫匪齐声喊杀,护送着攻城车冲向城门。

    武大人冷静地望着劫匪,口中道,“众兄弟,待我喊杀再行动!”

    是!众军士齐声喊道。

    却见劫匪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已经接近城门**米。

    “弟兄们,让劫匪攻破城门的话,咱们的妻儿老小可就要遭受凌辱而死了,是汉子的给我杀!”武大人大声喊道。

    “杀!”众军士齐声喊杀。

    却只见滚木擂石齐齐滚下,城下劫匪惨叫连连。

    然劫匪们居然悍不畏死,继续向前。

    “嗖嗖嗖”

    武大人凭经验大声叫道,“兄弟们,爬下!”

    然而,依旧有军士未反应过来,一瞬间,噗噗噗噗噗,被射成了一只刺猬。

    却原来城外劫匪居然用弓箭攻打城头。

    “妈妈呀!”此时一阵哭声传来,武大人随声望去,却见几个年轻的军士缩于一团,高声哭叫。

    一时间,众军士皆心中一阵害怕,士气居然为之一挫。

    武大人牙一咬,飞身扑向那几个年轻军士。

    几个年轻军士抬头惊恐地望向武大人。

    却见武大人口中念道,“兄弟们,对不住了!”

    噗噗噗,武大人手中挥动钢刀,一举砍杀了这三个军士,三个军士依旧眼露惊容,仿佛在问,为什么杀我?

    “乱军心者,杀!”武大人威风凛凛地站立城头喊道。

    一瞬间,军士们为之惊恐,但这次的惊恐却是为军法所吓,谁都不知道,平时待军士如手足的武大人居然对兄弟们手不容情。

    上吧!军士们瞬间恢复了勇气,冲上城头,继续战斗。

    “咚,咚”一阵响声传来,却是攻城车终于进了城门洞,正在冲击城门。

    武大人来到内城沿,向下喊道,“弟兄们,用沙袋堆满城门洞,让他们的攻城车无用武之地!”

    是!城下高声应是。

    城头弓箭飞舞,武大人与众军士居然无法探头。

    “弟兄们,将滚油泼下!”武大人吩咐道。

    军士们哄然应是。

    唰唰唰,之声不绝于耳,一股股油烟在城头升起。

    城下一片惨叫之声,啊,啊,啊!

    武大人来回奔跑,指挥着战斗。

    “呜呜呜”一阵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