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一触即发-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一触即发

    二人打眼望去,却见庞文彪已经整好了队伍,军士、衙役、灾民泾渭分明。

    庄丁们抬出了几个大箱子,放于门口。

    “报,劫匪已经离此只有五里地了!”一位军士斥候从外面飞奔进来报信道。

    众人为之哗然,惊惧之色溢于言表。

    庞文彪望向明中信,众人也皆望向了明中信。

    却见明中信淡然一笑,开口道。

    “大约有多少人马?”

    “大约几百号人!”军士回答道。

    “再探!”明中信淡定地吩咐道。

    “得令!”军士转身而去。

    明中信转向大家,环视一圈道。

    “看,劫匪就要来了,大家很害怕吗?”

    众人面面相觑,此时问这个问题有意思吗?

    “不知大家信不信,我也害怕!”

    瞬间,在场众人皆无言,实则是都惊呆了,你害怕还让我们和你在一起?你是嫌命长吗?

    钱师爷则无语地望向明中信。

    大爷,你就是害怕也不能说出来啊!大家可把你当主心骨了,你都害怕,让我们怎么办?

    明中信笑笑,“但是,害怕就能解决劫匪吗?”

    “大家心中明白,不能!但我们就在此地,就算害怕也已无济于事,投降倒是条路!”

    这下,钱师爷眼神一乱,心中大喊,大爷,这话你能说吗?

    他倒不是害怕劫匪,而是害怕此言刺激到灾民,让灾民生出投降之意,到时内部一乱,明家农庄不攻自破,谁都落不了好!

    他万分惊慌地望向灾民。但诡异的是,灾民们只是看着明中信,眼中居然未曾有其他情绪。这是什么情况?哀莫大于心死?

    “不瞒大家,我刚刚接到消息,县城内的赈灾粮食被劫匪们烧了!”

    一时间,众灾民一阵哗然,脸色大变。

    但其中有灾民一脸不信,怀疑地眼神望着明中信。

    包括钱师爷也是一脸疑问。

    “也就是说,现在陵县赈灾只剩下此处农庄中的粮食了,如果这也被劫匪烧掉,咱们就真的是山穷水尽了!”

    “但是!”明中信话锋一转,一脸肃然道,“我们辛辛苦苦来此是为了什么?”

    “活下去!”灾民中有人应声道。

    “不错,活下去,但现在劫匪来此烧粮了,粮食要是被烧了,我们能活下去吗?”

    “不能!”众人齐声道。

    “烧了粮食,就是彻底绝了我们的生路。那么,我们能答应吗?”

    “不能!”

    “所以请大家将这些念头统统扔掉,无论如何,要拼死保护好这些粮食!”

    “是!”一时间,群情沸腾,士气高昂。

    明中信这些言语是要激起灾民们同仇敌忾之心,共御劫匪。

    “好,现在我来分配任务!”明中信乘热打铁,“现在为大家发放武器。”

    明中信示意庄丁打开箱子,却只见箱中尽是把把小弩弓。

    “此乃小弩,内中装有五支小箭,仅有五次机会,可连续射出,大家领取后,在各自的位置站好,只要见有劫匪冲进来,你们按此处即可发射。”明中信为大家一一演示。

    “钱师爷,你带领衙役们在内与灾民一起防范漏网劫匪。”

    “当然,我们会在外围堵截劫匪,尽量不让劫匪冲进来,你们只是对付漏网之鱼而已。”

    “庞队长,你们也每人领取一把,咱们出去一同阻击劫匪。”

    一番安排之后,明中信与庞队长带领军士庄丁来到庄外树林中。

    “还未到吗?”在来明农农庄的路上,一队人马静悄悄埋头赶路,领头一位矮个小胖一脸不耐烦道。

    “启禀二当家,马上就到了!”旁边一位贼眉鼠眼的瘦小汉子上前回道。

    “你确定就是这条路?”

    “不错,小的一路循迹而来,绝错不了!”

    “可知到底是何人?”

    “此乃县城明家农庄!也是此次捐粮大户,而且庄内还在施粥!不知为何,此次并未随知县进城?”

    “什么跟底?”

    “明家一家乃是陵县士绅之家,明家小少爷近日更是参加府试得了府试案首,城内日进斗金的名轩阁就是明家产业!”

    “咦,这么有钱?”

    “不错,此次说不定您还能大赚一笔。”

    “嗯,到时少不了你的好处!”

    “谢二当家!”瘦小汉子打千道。

    “不过,这明家真的有那么多粮食?”

    “千真万确!而且在这农庄之中,未曾运回县城。”

    “那这明家农庄护卫力量如何?”

    “城中传信,明家农庄现在有二十几个军士,十几个衙役,一千余灾民,再有就是几十个庄丁吧!”

    “那就是说明家农庄就是纸糊的了,一捅就破?”

    “确实,只要您出手,那就是摧枯拉朽!”

    矮胖子志得意满地微微一笑,转身吼道,“加把劲,前面有肉吃,有酒喝,有钱拿!”

    队伍齐声应好。

    明中信与军士们来到树林中。

    “教习,您来了!”赵明兴带着学员们向明中信行礼。

    “战时一切简化,怎么样,还没到吗?”

    “嗯,前面的斥候来报说只有两里地了!”

    “劫匪来了!”却见一位军士飞奔而来。

    “全员戒备!”

    一时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明中信打眼观瞧,却见远处一阵尘烟滚过,一队人马急赶而来。

    众人屏气凝神,望着劫匪。

    “二当家的,到了!”瘦小汉子满脸兴奋。

    “你,去探一探!”二当家的一指树林,冲一位劫匪道。

    “是!”劫匪甲屁颠屁颠地向树林跑来。

    这匪首还真是谨慎啊?明中信一挥手,大家隐蔽!

    那劫匪甲直入树林,庞文彪等人矮身隐入树后躲避着他。

    劫匪甲详详细细地进行搜索,逐渐地他接近了众人藏身之所,庞文彪等人已经准备好暴起杀人。

    然而,明中信却一脸淡定,举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

    众人万分不解,却不得不听少东家的话,愤愤然收起了心思,但却也未放松,而是身体紧绷,准备随时出手。

    劫匪甲渐渐到了近前,众人心中一阵紧张。

    然而劫匪甲不知为何,明明庞文彪等人就在身前,但他居然对近在眼前的他们视若无睹,转向了其他方向继续搜索。

    众人讶异地望望明中信,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劫匪有目如盲?但少东家又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