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学堂开班(一)-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十五章 学堂开班(一)

    “什么?”

    “明中信已经清醒,而且还正在与一干人等把酒言欢!”

    “是,密月查探后,未敢轻举妄动,”

    “看来,时机未到,让密月继续打探,看究竟是何原因明中信能够昏而复醒?尤其要探明明中信下步将如何盘活生意!”

    密星领旨而去。

    不知不觉间,明府的一场危机安然消散!

    不表明中信等一夜狂欢,众人皆醉。

    翌日。

    “啊!”明中信一阵头痛,坐起身形。

    “少爷,请用!”一个柔弱的声音传来。

    “这是何物?”

    “糖茶,给少爷解酒。”

    明中信接过一饮而尽,将空碗递过去。

    微微抬头望去,却见一个双环髻,眉目秀丽,一身白色的百褶短裙的小丫环站在塌前。

    却只见她脸上略带一丝羞涩,皓首微微低着,怯怯地望着明中信。

    “小月,告诉你多少次了,胆子大点,少爷又不会吃人,不要再像个小媳妇一样,好像我每天欺负你一般!”

    “是,少爷!”小月依旧是那一副怯怯的模样。

    “唉!”明中信望着小月一阵无语,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由你吧!”明中信终于放弃了改造小月的念头。

    小月是老夫人在市集买来的,因随父亲来本地卖艺,父亲病重身死,小月只好卖身葬父,正好经过的老夫人见此情形,心中一软,就买下了她。

    老夫人当初看她可怜,只是想帮帮她,待她葬父后,将卖身契还给了她,还给她一些银两,让她回乡投奔亲友。

    谁料想,这丫头脾气倔,主意正,坚决不走,说已经卖身,就一定要履行契约,不能让人说她不知感恩。

    老夫人再三劝说,但这丫头是个死心眼,一心要还债,债不清,她就不会走!

    最后,没办法,老夫人只好收她回府,看她乖巧,就让她来服伺明中信。

    前几日,因事关机密,明中信借口打发她去伺候老夫人去了,今日估计是事过境迁,老夫人不放心孙儿将她派了回来。

    “老夫人可起来了?”

    “已经用过早膳!”小月怯怯地回答。

    “气色可还好!”

    “嗯,脸色红润,声若洪钟!”

    “哦,原来你会开玩笑啊!”明中信惊奇地看着她。

    小月一阵脸红,低头不语。

    明中信望着她,摇摇头,还是如此!本性难移啊!

    边穿衣边问道,“福伯呢?”

    “好似去了学堂那边!”

    有个帮手就是好啊!昨日福伯喝了不少,与老友相见,一时喝多,两人互相攻击诋毁,一阵拼酒,是最先倒下的。今日,却早早起来办事,怪不得老夫人如此放心交给自己用!真是得用啊!

    “陆先生呢?”

    “还在休憩!”

    明中信会心一笑,陆明远虽酒量过人,但昨晚他挑战众人,岂能不被喝趴下!

    不过众人都喝了个过瘾。

    自己不也喝得烂醉,想想,多少年了,自己都没有像这样喝醉过,前世一心报仇,报仇后一心修炼,哪能如现在般这么悠闲!

    想及此,明中信不由一阵唏嘘!

    这样的日子还会有的!想到这,明中信心中一阵舒坦,日子还长着呢!

    还得把眼前这个难关度过去才行啊!

    学堂开班后如何传道授业呢?

    自己一个人教?那岂不得把自己累死。

    师先生,可以教天班,有什么问题,可以与自己商量!

    地班?可以让工坊匠人、秦奋将基本的技能教授学员,不过秦奋那平和的性子,不会是好教习,只能让吴掌柜在旁提点。待学员们学会基本技能后,自己再传授一些独门技艺,这样地班也解决了!

    玄班?不能局限在玄班,应该全体学员都要学习,就是不能成为高手,也可以强身健体,玄班中坚可以自己单独辅导,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心腹侍卫保卫明府!

    至于黄班?也得自己费心,将集约型管理根植于他们的头脑中,自己还得在教授的同时,带领学员进行实践,让其尽快上手。这里的工作量最大!不过好在还有王管事,让他帮自己,应该能轻松很多!

    如此一看,除了天班自己少费点心外,其他三个班都得自己亲自上阵。自己的工作量不小啊!

    看来得尽快培养自己的心腹班底了!

    得招集这人员商议了!

    未到学堂。

    “朝起早,夜眠迟,老易至,惜此时”

    一阵琅琅的读书声传来。

    学堂门边上站立着两个仆役,躬身请安,明中信摆手示意。

    迈步进入学堂,却见空无一人。

    转过学堂,走到侧门,

    侧门边上将站立两个仆役。

    他们向明中信躬身请安,明中信摆摆手,走过侧门,来到一个小院。

    抬头望去,只见学员们正井然有序地端坐于大堂之内,手持小册,背诵着堂规。

    秦奋那庞大的身躯,无比显眼。一眼就印入了明中信眼帘。

    秦奋身后,王管事也混在学员们中间,正一本正经地读着堂规。

    不错,二人进入状态很快嘛!

    明中信强忍着笑意抬头观瞧,小院正房匾额之上书写“学堂”两个大字。

    左偏房匾额之上书写“技堂”,右偏房匾额之上书写“农堂”。

    “学堂”正对面房间匾额之上书写“武堂”两个大字。

    而天字号房、地字号房、人字号房总称为“卧堂”。

    这两个小院正是明府学堂真正的全貌。

    “少爷!”正在学堂监督的福伯上前见礼。

    “哦,布置得不错!”明中信点头称赞。

    “是少爷吩咐得好!”福伯连忙推辞。

    “好就是好,别跟我争!”

    “这”

    “好了,咱们别互相吹捧了!别跟我来虚的,以后说真话,不用藏着掖着。咱们学堂要禀承说真话办真事的学风,不可学那套伪夫子的作派。”

    明中信仔细盯着福伯脸一阵观瞧。

    福伯摸摸脸庞,“少爷,可是有黑渍污垢?”

    “不是,我就是看看,你昨晚喝了那么多,为啥一点迹象都没有!”

    福伯哭笑不得,回道,“小人会一些武艺,有一些技巧可以醒酒!”

    “哦!”明中信懊悔得拍拍自己的脑袋,自己怎么忘了,可以作弊的!

    亏死了,昨晚真的太傻了,居然傻到和众人进行拼酒!

    懊悔已经来不及了,下次注意,下次注意!明中信心中给自己下达指令。

    好了,不说这些了!明中信停止自残。

    “去请师先生、李管事、吴掌柜那两位工匠来武堂议事!对了,还有记得把王管事和秦奋也叫来。”

    福伯一愣,请工匠、王管事、秦奋为何?

    虽有疑问,但他还是应声而去。

    未久,众人皆到。然而,却一个个手捧头颅,面色刹白,一副酒醉未醒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