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师爷来助-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三十一章 师爷来助

    “我吗?”明中信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对啊,就是你!”

    哟,火气挺大啊!

    “为什么是我呢?”明中信疑惑不已。

    “县尊大人让我来此协助于你!”

    “协助我,协助什么?”明中信可是彻底摸不着头脑了。

    “你不是要留在明家农庄,继续施粥吗?”

    “是啊!”

    “县尊大人不放心,让我在此协助你与巡检司军士沟通,深怕你一人压不住这些兵痞,另县尊还为你派了一些衙役前来,也让我帮你管理。”

    哦,明中信心中感念,这柳知县可真是贴心人啊!

    “这,这,学生怎么当得起县尊如此厚待啊?居然还为自己考虑这么多!真是太令学生感动了!”说着明中信抬袖擦拭并不存在的眼泪。

    “得了,别假惺惺了!”钱师爷一语拆穿明中信的表演。

    “呵呵,您看出来了!”明中信一脸尴尬。

    “行了,你要感谢就当面去感谢,别在这儿表演。我呢?无缘无故被你牵累,要在此陪你担惊受怕,你就没点表示?”钱师爷希冀地望着明中信。

    “钱师爷如此仗义,中信岂能没点表示!不过,这得回县城后,现在中信身无分文,哪去给您?”明中信一摊手,表示无奈。

    “得了,谁要你那分文?”钱师爷一脸嫌弃样。

    “不要别的,就那药膳,还有明府的好菜肴好菜品到时让我吃个够就好!”

    “就这?”明中信一脸惊讶,要求这么简单?

    “就这!”钱师爷肯定道。

    “好,好,回城就办。”明中信一口答应,同时也长出一口气,一脸的如释重负。

    钱师爷看着明中信的表情,不情愿了。

    “你那是什么表情?看不起我吗?还是庆幸我宰你宰得不狠?”

    “哪有,哪有,就这些我都心痛不已了!”明中信连忙否认道。

    “行了,不开玩笑了,说正事!”钱师爷一本正经道。

    明中信也收起了脸上笑意,“怎么?有什么正事?”

    “你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那些劫匪真有那么好对付?你怎能接这个烫手的山芋?”钱师爷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指指这些灾民。

    “原来您是说这啊!”明中信恍然大悟,同时,心中一股暖意流过。

    看来,钱师爷真的是为自己担心了!前来此地,估计是钱师爷自己要求的!否则依钱师爷与柳知县的关系,岂能自己前来,派个官吏前来协助自己即可,最多严厉吩咐几句而已!

    “谢过钱师爷!”明中信一躬到地。

    “别来这套虚的!”钱师爷举手打了明中信一下,他清楚,明中信这个机灵鬼知道了他的心意。

    明中信站直身形不再纠缠于此,恩情记在心中即可,不必说出来,暗下决心,这份情谊今后必有所报。

    “相信钱师爷知道中信的志愿,中信不愿成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想要撑起一片天空,必得经过千般历练,万般磨砺。这次,中信就想要借此来锤炼一番。”

    “这可是玩命!”

    “哼,玩命?那也是看,玩谁的命?”明中信一脸自信。

    钱师爷叹息一声,知道劝不了他。此番,就陪他玩一把吧!

    “好了,别臭屁了,要想玩命那也得做好准备吧!你准备如何安排?”

    明中信神秘一笑,“保密!现在还不能透露,待这儿的灾民走了之后再行安排。”

    “德性!”钱师爷一脸不屑,但心中松了口气,看来这明中信还真有所准备,那就看静观其变吧!

    垮垮垮,一阵整齐的声音传来,一队军士冲钱师爷和明中信跑来。

    “巡检司座下第七小队队长庞文彪带领小队成员前来报到!”领头军士直接来到钱师爷面前举手为礼道。

    “好,好,这位是明家主,今后,你们就听从他的命令。”钱师爷介绍道。

    “是!”庞文彪转身面向明中信。

    一时间,竟呆住了,就这十几岁的少年,今后一段时间自己竟要听从他的命令?这得多不靠谱啊?

    然而,武大人的命令还不得不听,来之前武大人说了,要来此地找钱师爷报到,一定得听从他的命令,而今钱师爷居然让他们听从这小娃娃的命令!

    这,这!庞文彪一时间居然进退失炬。

    “庞队长,今后还望多多指教!”明中信主动示好道。

    他心中苦恼,看,这庞队长因自己的年龄纠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看来,自己的年龄真的是个问题,但这年龄又不能迅速提升,真是苦恼啊!

    “哦,哦!”庞文彪居然无言以对。

    “好了,庞队长,不要小看明家主,他可是咱们济南府的府案首,而且还执掌明家,今后与他相处时间长了,你就释然了!”

    “当然,当然。”庞文彪满头大汗,连连点头。

    “庞队长,你现在领军士们维持秩序,稍后会有安排。”明中信插言道。

    “是!”庞文彪应是后离去。

    “明家主,你这年龄可真是个短板啊!”钱师爷戏谑道。

    “短板?不见得吧!你没见那庞队长在我面前冷汗直冒吗?那是被我的气势所吓的!而且,县尊大人还如此器重于我!将安置灾民如此重大的事情让我做!真是没办法,谁让咱年龄虽小,却总干大事呢!真是苦恼啊!”明中信摇头叹道。

    “装模作样!德性!”钱师爷对此嗤之以鼻。

    “确实,德才兼备,性格沉稳,这就是明中信的优点啊!”明中信自屁道。

    哎,这人脸皮怎会如此厚呢?我以前怎没发现?钱师爷望着明中信目瞪口呆。

    “好了,钱师爷,不打击你了!此次只有你来吗?谁领这些灾民去往县城?”明中信收敛心神,问道。

    “哦,王主簿也来了,县尊大人让他戴罪立功,这不,就让他安排灾民入城事宜!”钱师爷翻个白眼,回道,“那不是王主簿吗?”

    明中信抬眼观瞧,却见王主簿正在人群当中指手划脚清点灾民。

    哟,还真是!看他那尽职尽责的样子,还真是与之前有天壤之别!

    “真是不同了啊!”明中信叹道。

    “狗能改得了吃屎吗?”钱师爷不屑道。

    咦,看来这钱师爷与王主簿之间有故事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