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抗匪动员-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三十二章 抗匪动员

    明中信虽想听听钱师爷与王主簿的八卦,但现在却非合适的时机,想想也就罢了!

    “钱师爷,不知此次县尊大人给我送来多少灾民?”

    “你猜?”钱师爷冲明中信眨眨眼,调皮了一把。

    明中信未想到钱师爷还有此童心,一时间竟呆若木鸡。

    “咳,咳!”钱师爷见吓着了明中信,也觉得自己的举动为之轻浮,不自禁干咳两声。

    “哦,县尊为防止灾民拖累于你,也怕你此处无法容纳太多灾民,仅为你派遣了一千余人。”

    “一千余人?”明中信暂时没回过神来,口中无意识地重复钱师爷说的数字。

    “这一千余人皆是拖家带口之人,其家眷已经被安置于县城内,你倒不必担心他们倒戈相向。”

    嗯,还是柳知县想得周到,如果这些男性灾民中有那光棍,只怕劫匪来临,会生异心,这倒是柳知县的体贴之处!这份情心领了!明中信终于回过神来,瞬间就了解了柳知县的用意。

    “你准备如何安置这些灾民?总不至于皆安置在庄内吧?”钱师爷问道。

    “这些灾民的身份资料有吗?”明中信反问道。

    “就知道你要这些!”钱师爷得意洋洋地从袖中取出一摞纸张,“给,早已为你准备好了!”

    “多谢!”明中信大喜,钱师爷真是考虑得太周到了!有了这些资料,就可以因材用人,省了自己好多事。

    明中信接过纸张,翻看一遍,实则神识一扫,资料直接记于脑海。

    “资料给你了,你准备如何安置他们?”钱师爷再次问道。

    “你猜?”明中信神秘一笑。

    又来这套,钱师爷看着明中信气不打一处来,算了,由他吧!

    钱师爷不再理会明中信,转而去协助王主簿安排灾民离去。

    明中信略带歉意地望着钱师爷的背影,不是他不想告诉钱师爷,实则是他不想骗钱师爷,毕竟有好多手段涉及到自己的秘密,明中信无法明言。

    在劫匪到来的威胁之下,官府的效率还是蛮高的,不一会儿,王主簿就已将灾民整合完毕,衙役们分列两旁,押送着灾民就要离去。

    “明家主,那儿有俩母女要留下,说是你同意的!”王主簿过来低声道。

    “不错,那小女孩还得治疗,没办法,还望王主簿高抬贵手!”明中信低声回道。

    “是吗?”王主簿话音托长。

    “拜托了!”明中信顺手将一物塞入王主簿手中。

    王主簿用手一捏,瞬间笑容满面,“哦,既然明家主相求,王某岂能不同意,否则就是不近人情了!好,王某就担这份责任了!”

    “多谢,多谢!”

    王主簿转身面去。

    “你何必如此?”钱师爷一脸怪责道。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你真当他占了便宜了?”明中信笑笑。

    钱师爷疑惑地望着明中信,难道明中信不是给了王主簿银子吗?这明中信今日怎么如此古怪?

    明中信暗自偷笑,不错,明中信确实是给了王主簿银子,不过这银子的来路可就有待商榷了!

    “钱师爷,下面就是咱们该当布置防御的时候了。请将你带来的人及灾民招集到庄前,我有话说!”明中信向钱师爷道。

    钱师爷点头而去。

    “孙副宗主,你带领各位明家人现在就回城,不得稍作停留,拜托了!”明中信回到庄中向孙宇嘱咐道。

    “少东家保重,孙某去了!”孙宇深知,此时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唯有把自己手头的事情办好办扎实,就算为明中信争取一分钟都是有可能救命的时间,也就不再说二话,一抱拳,带领明家人离去。

    离去的明家人,望着自己留下的亲人恋恋不舍而去。

    留下的众人也是有些伤感,此次分别还不知能否再见面,尽皆黯然神伤,士气低落。

    “好了,不要再伤感了,我会带领你们安危回归县城的!”明中信安慰道,但这也是给自己下的命令,一定得带这些明家儿郎安然无恙回归明府。

    众人虽依旧有些伤感,但前段时间明中信的言出必行,行必成功给了他们信心,也就不再纠结,哄然叫好,士气有所回升。

    钱师爷也带着军士、衙役、灾民来到近前。

    “现在想必大家已经知道,附近各县皆有信来报,说劫匪将各县运往府城准备赈灾的粮食尽数劫走,而今劫匪将至陵县,为的是抢夺粮食!”明中信面向灾民道。

    这倒是,刚才知县大人已经向他们讲明情况。

    灾民们无动于衷,抢也是抢陵县的,与我何干。

    “但大家不知道的是,他们不是为了温饱,而是为了烧粮!”明中信提高声音道。

    “什么?烧粮?”灾民们一阵惊讶,这倒是新鲜,哪有抢粮之后烧粮的,这是疯了吧?

    “大家别不信,各县被抢粮食尽数被烧,而且我们得到消息,这些劫匪还将到县城来抢粮,而且依旧是为的烧粮,还是烧咱们的赈灾之粮?”

    瞬间,灾民们炸锅了,烧赈灾之粮?那可不正是灾民的口粮吗?如果烧掉,咱们妻儿父母如何生活?

    “如此断人生路,你们能忍吗?”明中信声嘶力竭吼道。

    “不能!”一时间,灾民们群情激愤,这赈灾之粮却是自己的切身利益,绝不能忍,绝不能袖手旁观!

    “不错,我们万不能忍!那我们要如何呢?”

    “干他!”一个声音突起。

    不错,干他!灾民们瞬间像是找到了发泄的切口。

    “干他!”

    “干他!”一个个声音响起,连成一片。

    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齐。

    旁边的钱师爷一阵骇然,明中信如此鼓动人心,真的好吗?

    明中信举起手,半晌,灾民们平静下来,但依旧一脸激愤之色,愤愤然望着明中信,仿佛是明中信要抢他们的粮,烧他们的粮!

    “既然要干他,我等就必须同心协力,才能保住自己的粮食、家园,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现在我一一安排了!”明中信整理一下思路,转为肃然道。

    “不错!我等应齐心协力共御劫匪!”到此地步,钱师爷也只好支持明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