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各方忧虑-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三十四章 各方忧虑

    “老夫人,孙副宗主带领一批学员回来了,我得去看看,您歇着吧!”福伯言道。

    “好,你去吧!”老夫人应道。

    望着福伯的背影,老夫人自语道,“阿福一定有事瞒着我!”

    “小莲,你知道是什么吗?”老夫人突然问道。

    “不知道啊!”小莲连忙接话道。

    “是吗?连你都不知道,看来事儿小不了!你去打听打听去!”

    “是!”小莲逃似地跑出了房门。

    “咦,这小莲近日怎么慌慌张张,神神叨叨的,这小丫头不会又闯什么祸了吧?”老夫人皱眉道,“难道有心上人了?看来得好好审审这丫头了,不能让她被人骗了!”

    “孙先生,少爷究竟如何了?”福伯抓着孙宇的袖口问道。

    “福伯啊,少东家的事我真不知道,我在少东家安排布置之前就被赶了回来,还带回来如此多的人,总得安排吧!”孙宇都被福伯问了无数遍了,福伯却锲而不舍依旧拉着他问。

    “不行的话,你派人去打听打听!”

    废话,我要是能派人打听用得着问你吗?你不知道,你们回来后,城门紧闭,没有县尊大人的命令,百姓官吏皆不得出城。诚心的吧你?福伯白了孙宇一眼。

    对呀,城门关了。孙宇也反应过来。

    但自己真的不知道啊,少东家又没有跟自己明言,要如何布置防御劫匪,自己如何与福伯说?难道瞎编乱造?孙宇也是无奈。

    福伯呆立当场,半晌无语。去明家农庄吧,这边老夫人放心不下,在此吧,又担心少爷,真是两头为难啊!

    相对而言,少爷那边更需要自己,但少爷严厉告诫过自己,要把老夫人照顾好!否则,就将自己赶出家门!这怎么话说的?少爷居然威胁自己!以前可不这样啊!

    但少爷威严日盛,自己当时居然被吓着了,听从了他的命令!

    想自己当日也是一方豪雄,怎会如此胆小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管家,管家!”一个怯怯的声音响起。

    “哦,是小莲啊!”福伯回头一看,“你有什么事?”

    “老夫人让我出来打听咱府上出了什么大事?”

    唉,还是先应付老夫人吧!福伯定定心神。

    “你就说,灾民与庄丁起了冲突,少爷将庄丁们遣送回府,暂避风头!”福伯思索片刻道。

    “那少爷呢?”

    “你就说少爷没事,当时正好去与柳知县谈事,回来时事情已经被孙先生他们摆平了!”

    “好的!”小莲嘴里喃喃自语,将这番说词背了两遍,回转身形返回禀报老夫人。

    得,还是在此应付老夫人吧!真心心累啊!还不如上战场与那般劫匪拼个你死我活来得痛快!福伯望着小莲的背影一阵感慨。

    “高,实在是高!”旁边的孙宇没想到福伯居然如此能扯,一脸的崇拜样。

    “孙先生,您就别刺激我了,少爷这交待的是什么事啊?”福伯一脸苦笑道。

    “得,我也不好过啊,你看,这一大摊子事呢!咱俩是同病相连啊!”孙宇也是无奈的苦笑道。

    “对了,那李老与刘老呢?”福伯问道。

    “我哪知道,我刚回来就安排这些事,没见到啊!”孙宇看看周围,也是奇怪道。

    “嗯!”福伯点点头,心中腹诽,这两老头,看病的时候有他俩,如今明府有事,也不见他们出来招呼,太可气了!

    此时的李东阳与刘老在干什么呢?

    二人正躲在房中,探讨明中信。

    “老李头,你说,明中信真的能渡过此次难关?”刘老一脸疑问。

    “你说呢?”李东阳一脸的高深莫测。

    “别卖关子了,就见不得你这样,什么中都装作尽在掌握,太恶心人了!”刘老一脸嫌弃道。

    李东阳但笑不语。

    “你说,要是没咱们的后手,他明中信真的能自己渡过?”刘老一脸不相信。

    李东阳仍旧不理会于他。

    “老李头,我可告诉你,再不说的话,我可就出城去和明中信一起呆在农庄了!”

    “别急嘛!小事,小事而已!”李东阳连忙拦着。

    “其实,我也没把握明中信可以渡过此次难关,但我心中就是有那种直觉,感觉他真的不需要我们帮助就能渡过,所以你也别问我,我真的不知道,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我就是相信!”

    “真的?不骗我?”刘老一脸的不相信,直觉,鬼才信呢?

    李东阳苦笑,就知道这老家伙不相信,但自己心中就是如此的笃定,明中信一定能创造奇迹,一定能渡过此次难关!连他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静观其变吧!”

    “不过,我估计现在整个明府上下,一定骂死咱俩了,说咱俩忘恩负义,背信弃义,见死不救,等等等等!”刘老无奈道。

    “这么大年纪了,你连这点委屈都承受不住了?”李东阳一脸戏谑。

    “倒也不是,就是有些心塞!还有,真的担心明小子那儿能否应付得来。”

    “担心也没办法!就咱俩糟老头子,去农庄那还不是送菜,等等,再等等,要相信本地知县的能力,一定能坚持到援兵到来的!”李东阳安慰道。

    “那还能有什么办法?等呗!”刘老往床上一躺,朝天陷入呆滞。

    李东阳摇摇头,老刘头心中是真的难受啊!干看着明中信陷入绝境,无法帮忙,依他的脾气,如果明中信有个三长两短,估计他这辈子都无法再展观颜了!

    想及此,李东阳也陷入了呆滞!

    “明家主,县尊大人送来信了。”钱师爷一脸凝重地走进农庄大堂。

    明中信从钱师爷手中接过信,低头观瞧。

    “还真的要来!”口中喃喃自语。

    “千真万确啊!我的爷啊!您究竟要如何应对?快急死我了!”钱师爷望着一脸平静的明中信,跳着脚吼道。

    “兵来剑挡,水来土掩,这不还没到吗?更何况庞队长的斥候不还没回来,说明劫匪一时半会儿还到不了!”明中信一脸淡定道。

    得,自己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算了,我还是伐我的树去吧!钱师爷转身出去。

    来吧,看看自己前世的手段是否还有用?明中信口中自语道。